如果可以,那天我就是晚回一天,也不摸黑回去了。

  05年的清明那天晚上10点左右,我下了火车,去老同学家借了一辆旧摩托车,就朝家里赶去了,临走的时候,老同学还给我开玩笑说:“都这点了,路上操心点啊,别让那东西上了身!”

  我自然也是晓得,他让我操心的东西是什么,毕竟今个是清明节,说点不好听的,这大大小小的路口,到处都是画得圆圈圈,指不定有多少脏东西呢,老同学也是挽留过我的,说都这么晚了,不行就在他家凑合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回,我说不行,本身今天一大早就上坟的,没赶上,明天咋着也得起早去啊,今晚必须得回家。

  我那年在北京打工,按照原先的计划,我前一天就应该赶回来的,说来也可笑,当初买火车票的时候,算错了日期,打算买清明前一天的票,结果买成了当天的了,当我发现买错的时候,已经晚了。

  再说我骑着这摩托,顺着市府路一路往东,到了郊区后,路上的车辆就少多了,行人更是少得可怜,路边还时不时的能看见快熄灭的火苗,那是人家烧完纸钱留下的,风一吹,那灰烬都能钻到人鼻孔里,闻着就有一股子死人味,渗人得不行。

  到了三岔路口,我就朝着南山的方向开去,村子在山脚下,回去最快也得30分钟,我这心也打这时候悬了起来,因为这段路上别说行人了,就连车灯,都瞅不见一个,四周黑漆漆的,我也不敢乱看,眼睛就死死盯着前面,心里也想起了以前听过的种种鬼故事和关于清明节的事,吓得我干脆把油门踩到底,那轰轰作响的声音,也能给我壮壮胆不是。

  又过了五分钟差不多,就该下坡了,这个坡很长,也很陡,下去后,还有个更高的爬坡等着我呢,坡的最底下是个石桥,桥底下是个河,小时候就听人说过这河里淹死过女孩,每到了清明节上坟的时候,就有人在桥上头哭。

  想到这,我不知道是吓得,还是风大,给我眼泪都吹出来了,身子也不自主的抖了下,寻思着还是赶紧回吧。

  因为坡比较长,往下开的速度特别快,我也有那个习惯,就是这时候把档给空了,火也给熄了,让车自己往下溜,溜到坡底的时候速度依然还是很快,而且还会往前溜很长一截呢,可问题也就这时候出现了,等速度明显慢了的时候,我按了按电打火,居然死活打不着了。

  到了三岔路口,我就朝着南山的方向开去,村子在山脚下,回去最快也得30分钟,我这心也打这时候悬了起来,因为这段路上别说行人了,就连车灯,都瞅不见一个,四周黑漆漆的,我也不敢乱看,眼睛就死死盯着前面,心里也想起了以前听过的种种鬼故事和关于清明节的事,吓得我干脆把油门踩到底,那轰轰作响的声音,也能给我壮壮胆不是。

  又过了五分钟差不多,就该下坡了,这个坡很长,也很陡,下去后,还有个更高的爬坡等着我呢,坡的最底下是个石桥,桥底下是个河,小时候就听人说过这河里淹死过女孩,每到了清明节上坟的时候,就有人在桥上头哭。

  想到这,我不知道是吓得,还是风大,给我眼泪都吹出来了,身子也不自主的抖了下,寻思着还是赶紧回吧。

  因为坡比较长,往下开的速度特别快,我也有那个习惯,就是这时候把档给空了,火也给熄了,让车自己往下溜,溜到坡底的时候速度依然还是很快,而且还会往前溜很长一截呢,可问题也就这时候出现了,等速度明显慢了的时候,我按了按电打火,居然死活打不着了。

  而我家里人也开始打听,那个水渠外面的坟头是谁家的,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打听出个所以然来,吃晚饭的时候,我爸突然一拍大腿,说:“这脑子,坟是谁的坟咱不知道,那片地我知道啊,那是栓娃家的地,他肯定知道地里埋的是谁!”

  我妈一听,眉头稍微疏开了点,说:“那你赶紧去栓娃家瞅瞅,问问是谁家的坟啊?”

  我爸听了,脸色有点变化,难为情的说:“这天都黑了,栓娃又不是咱们村的,明天早上再去吧,再说了,咱就是问出是谁家的,又能咋样,还是等明天吧,顺便问完了去找刘瞎子看看!”

  我也明白,我父亲心里也没底,怕了,毕竟家里出了这么个邪门的事,在我们这边还有个说法,前三后四,说是清明节的前三天和后四天,尽量别晚上出门。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就出去了,并没带我,吃过早上饭,我就去了院子的西北角,看那条黑狗去了。

  这黑狗看上去挺凶猛的,但是并不乱咬人,唯独对动物特别残忍,之前就听说,老马家的黑狗,见狗就咬,不管公母,咬住了还不松口,死在这黑狗嘴下的狗,就有好多条,真是没想到这玩意也能辟邪。

  给黑狗扔了点吃的,我家院门就被人推开了,是我叔叔,我对他其实是挺厌烦的,四十多岁的人了,现在还是个光棍,可以说年轻的时候不务正业,现在年纪大了,一事无成,脑子里成天不知道想些什么,有点钱就去买彩票,这样的男人,能娶到媳妇就怪了。

  “你爸呢?”我叔叔看了我一眼,问。

  “出门了!”我说,然后起身往屋子里走,不喜欢和他多说话!

  “哦,你爸回来跟他说声,去我那边一趟,我找着媳妇了!”我叔叔说着,转身就要走。

  我赶紧把他吆喝住,有点不相信的说:“啥?你找着媳妇了?哪的人啊,咋找到的?”

  我叔叔可能觉得我不信,脸上的表情很是得意,对着外面吼了句,说:“进来吧,没事!”

  话音一落,就见一个女人进来了,这女人穿着一件灰色的衣服,很脏,蓬头垢面的,见了我显得很害怕,好像我能吃了她一样。

  同时,院子里的那条黑狗,也猛然狂吠了起来,吓得那女的赶紧又跑了出去!

  这条狗是不认生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乱叫的,这时候叫的这么欢实,加上这两天的怪事频频,让我感觉这个女的不对头,赶紧就把我叔叔拉到一边,小声说:“叔,你这女人从哪闹的啊,这两天我家里的事你也知道的,别撞了邪啊!”

  我叔叔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摆手,凑到我耳边,说:“从桃园那背回来的!”

  “桃园?山上的桃园?”我问,想起这个桃园,我就想起了桃园西北角落的那个坟头了。

  我们这附近,就山脚那有个桃园,是外村人种的,小时候经常去那偷桃子吃,在桃园的西北角,有个坟头,不过是在桃园里面的,坟头上面长了颗槐树,枝干长得特别古怪,七扭八拐的就长上了墙头,只要我们能上了墙,就能很轻易的从那下去,从而进了桃园里面偷桃子吃。

  忘了是哪年了,发生了件事,村里凡是去那偷桃子的人,回来吃了桃子后,都会拉肚子,而且有人说晚上上厕所,拉出来的都是桃核,可吓人了,自打那以后,基本没人去桃园了。

  叔叔点点头,说是的,就是山上那桃园!

  不过我能看出来,叔叔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有点慌张,他有什么瞒着我。

  “叔,你老实跟我说啊,我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我这两天碰到的那事,老邪门了,人家刘瞎子说指定弄不好有大祸呢,你可别给家里添乱啊,仔细跟我说说,这人你是咋背回来的!”我继续问。

  叔叔被我的话说得脸色有点难看了,往大门口看了一眼,然后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我跟你说了,你到时候可得替你叔叔我多说点好话啊,叔叔我这情况,你也知道,四十多了,还没媳妇,这不老天爷可怜我,给我送来个女人,你可得帮帮叔叔啊,不能断后啊,给我生个一儿半女的,我也就扔了她了,这有问题,要她没什么大用!”叔叔说着,用手指了指脑子,意思是说那女的脑袋有问题。

  我们这附近,就山脚那有个桃园,是外村人种的,小时候经常去那偷桃子吃,在桃园的西北角,有个坟头,不过是在桃园里面的,坟头上面长了颗槐树,枝干长得特别古怪,七扭八拐的就长上了墙头,只要我们能上了墙,就能很轻易的从那下去,从而进了桃园里面偷桃子吃。 忘了是哪年了,发生了件事,村里凡是去那偷桃子的人,回来吃了桃子后,都会拉肚子,而且有人说晚上上厕所,拉出来的都是桃核,可吓人了,自打那以后,基本没人去桃园了。

  我赶紧说我明白,你快说吧,心里则暗想,叔叔这人也太不是东西了,这话也说得出来,生完孩子就把人家扔了,那岂不是把人家当工具了?不过这倒也符合叔叔的德行,他就这样。

  叔叔又朝门口看了一眼,问我我妈在不在家,我说不在,出门了,他这才把我拉到水井旁,往石头上一坐,说:“我寻思着去后山打点野味呢,瞅见那桃园的墙塌了一截,就寻思进去看看,要是能捡个破烂啥的也行啊,谁知道,刚一进去,就见那坟头旁边,蹲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说到这,我叔的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个话了。

  tu酷$匠网唯i{一◎P正0a版…t,(q其;他K8都7‘是4q盗版ti

  “没穿衣服的女人?就刚才那个?然后呢?”我赶紧问。

  “你也知道的,叔叔我一直是个光棍,所以......”叔叔冲我挤挤眼睛,那意思我也明白了,指定是上了人家了。

  “我的亲叔啊,你胆子真大,那是坟头,在那出现的女人,你也敢动?啥时候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