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头的强盗已经站了起来,想到以前干的种种坏事,也不禁感叹“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脸上也没有刚才的恼怒,平静了心神,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闭上了眼睛,“要杀就杀吧!”

  想到死后就不用再受到何龙飞的欺辱,已经是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应该对自己的强盗生涯产生懊悔了。

  可等了一会儿,疼痛感并没有传来,让领头的人心里有些发颤,眼睛紧闭也不敢睁开,忍不住有些害怕,原来死是这个样子,一点疼痛都没有,还能思考,只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像传说中可怕,拥有各种恐怖刑具。

  何龙飞看到领头的强盗,开始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后面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脸上视死如归的神情也不知不觉间换成一副恐惧的面孔,“你那么怕死,还装的那么一本正经做什么啊”,何龙飞是真的被那人给逗乐了。

  领头强盗停止了种种恐怖的幻想,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个恶魔那讥笑的脸孔,即使自己的脸皮再厚,也忍不住泛起一丝羞红。

  “你到底想怎样?”,领头的强盗实在是忍不住了,不杀人又不放人,难道他真的有“脚打脸”的嗜好?想到这,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被踢的脸。

  “我想怎样?”何龙飞似乎是在竭尽全力在想,就在领头的强盗即将崩溃的时候,回答的声音终于响起,“我要晋级了,你们帮我护法,然后带我去你们黑水山寨,我就饶了你,如何?”何龙飞很显然是有些受不了强盗们财富的诱惑,秉着匡扶正义的良好精神,还是决定去一次黑水山寨,只要自己晋级到大修士,即使是修师,也能够一战,甚至凭借自己那精血爆炸,那堪比妖兽自爆的底牌,修师肯定是挡不住的。

  领头的强盗明显是松了口气,你说你直接让我们给你护法,然后带你去黑水山寨就是了,还气得我们吐血,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是不敢把自己心里的责怪,说出来的,以免自己的脸皮受苦。

  “那个…何老哥,你看我们在哪儿为您护法呢?”领头的强盗把其他人弄醒了后,将事情告诉了他们,然后朝着何龙飞作揖问道。

  那个被气得赤条条的巅峰修士,知道了原委,感受到的道道目光袭来,再也是忍不住,奔到何龙飞面前,将衣服全部捡起,当着众人的面,上演赤裸裸的穿衣戏,即使周围人全是男的,也忍不住脸色骚红起来。

  “就在那边那座山为我护法吧!”,何龙飞一指前方千米高的小山,小山的位置已经算得上是接近加蓝山脉的内部了,估计到了那里,肯定是有不少的一阶高级妖兽。

  五人心里有些犯难,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灵气波动,倒是没什么大事,可护法这么一说,显然是要吸引不少妖兽的了。

  何龙飞也知道他们的难处,但也有自己的原因,越靠近加蓝山脉内部,灵气无疑是越加浓郁,自己是与常人不同的,别人晋级需要的灵气比自己少了很多,若是汲取的灵气不够,就只能自己拿灵石之类的来补充,否则就会晋级失败。

  “你们放心,你们会有一个实力至少达到中级大修士的助力,所以不必担忧”,五个强盗听到这句话,对护法的事情也就不担忧了,但是冷汗也从额头上出现,他们居然打劫到有一个中级大修士实力保护的人,而且还没有发现那人的存在,这是多么可怖的一件事,至于黑水山寨的威胁,那就是一个笑话,想起眼前的少年才十几岁,便有轻易打败自己等人的实力,再有一个中级大修士的助力,后台肯定比你不是黑水山寨能够招惹的。

  六人走到了山下,过来时遇到的低级妖兽,五个强盗全都代劳了,五人全都做起了挖山洞的苦力,何龙飞这时才感受到手下有人的好处,以前挖山洞之类的苦力都要自己做,虽然不是很难,但麻烦还是少不了的。

  片刻,一个长宽各两米的洞口成型,何龙飞走了进去,从洞口延伸进去十几米,可想而知,五个强盗也是费了不少力气。

  五人守在洞口,何龙飞把身上的极品灵器取了下来,化成数十根绿腾,也放在洞口护法,这时何龙飞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五人看到何龙飞的全身灵器居然化作数十根绿腾,也是吃了一惊,这时才知道那所谓的中级大修士的助力竟然是这数十根绿腾,一个强盗准备进山洞问问什么情况,结果还没有进洞口,就被一根藤条卷住腰,扔了出来。

  何龙飞去灭黑水山寨,可不敢只依靠精血爆炸,甚至若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刻,绝不会像上次战御兽师一样,将自己置于险境。

  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张二阶巅峰的妖兽皮,可想而知,几十米高的妖兽,那兽皮该是有多大,甚至能将何龙飞裹几层了,用了足足一天多的时间,才将兽皮精炼成一张长宽一米的正方形兽皮。

  然后取出二阶巅峰妖兽的精血,按照脑袋里的阵纹记忆,将名为“嗜血”阵纹的记忆记在了心里,又将买的下品灵器的阵纹笔拿了出来。

  何龙飞根据脑袋里的记忆,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阵纹笔的材料居然是极为稀少的虚空紫金,这种材料稀少到整个星羽大陆肯定找不出第二支这样的阵纹笔,这种材料的特殊性是,只要拥有足够的能量,用这种材料做成的灵器就会不断升级,当然不断升级的条件是能量足够,下品灵器的阵纹笔已经提升到了上品灵器,何龙飞虽然是一路游山玩水,但是丹药、炼器、阵法,都没有落下,灵级的东西都是已经很熟练了。

  其中阵法的使用又有区别,有固定的阵法,有移动的阵图,有需要人力支撑的战阵,甚至还有的人将体内的真气按照阵图运行。

  何龙飞将二阶巅峰的妖兽精血注入了阵纹笔内,全神贯注的勾画着“嗜血”阵纹,一条条蝇足般大小的丝线在兽皮上显现,一股股灵气在丝线内穿行,一张一米见方的兽皮用蝇足线条铺满,而且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可想而知是多么费神费时了。

  领头的强盗忍不住问旁边的巅峰修士,“没感觉到什么灵气波动,这都过了一周了,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谁知道呢?只要不再受那虐待,别说一周,就是一月、一年、十年,我都能守在这”,显然扒光衣服都走不掉,再加上屡次收到“脚打脸”的侮辱,对于自己是个惨痛的回忆了,甚至在心底埋下的阴影,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拥有阳光。

  何龙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一张阵图的绘制,比布下同等级的大阵困难很多,因为阵图的阵纹要比布下的大阵阵纹小太多,相应的,刻画阵纹也更加不易。

  一米见方的兽皮上,蝇足大小的阵纹丝线铺满了整张兽皮,何龙飞继续用真气化成的真火精炼兽皮,兽皮慢慢变小,一根根阵纹丝线隐入兽皮内,兽皮上的丝线全部隐入兽皮,兽皮也变小到了巴掌大小。

  一张阵图的绘制,若是说阵纹的绘制是一个门槛,那么将阵图最后精炼好,就是一个大门槛,最后的精炼,阵纹丝线要隐入阵图,若是一个控制不好,轻则阵纹丝线崩溃,阵图毁坏,重则阵纹丝线混乱,产生强大的爆炸,爆炸的威力不可控制,可能强到超越阵图原本的威力,也可能连普通人的毛发都伤不了。

  最0新L@章节上'9酷√匠f}网

  “那小子该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就算是大修士晋级修师,肯定这么久也应该开始突破了吧!”,领头的强盗有些不耐烦的问身边的巅峰修士。

  “那有啥办法呢?进又进不得,出去也会被拦住,除非等到这绿腾枯萎”,巅峰修士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绿腾回答道。

  “咳咳!”,听到两声咳嗽从洞口处传出,五个精神都有些萎靡的强盗立马精神起来,两个谈论的巅峰修士也都是朝着洞口看去,都在害怕何龙飞有没有听到他们谈论的话,可想而知何龙飞给他们心里留下的阴影面积了。

  “你们休息一下,等一会我就要开始尝试突破大修士的境界了,到时候可是要守护好洞口,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想死都死不了”,何龙飞显然是听到了两个巅峰修士的谈话,所以故做威胁的道。

  “是”,五个人齐声回答道,两个巅峰修士身体都有些颤抖,听出话里的威胁意味是朝着自己来的。

  五个人都盘坐在地,开始清除这几天的疲劳,同时将自己的精神状态恢复到最佳,五人都是清楚,在加蓝山脉接近中部的地方,接下来肯定是有一番苦战。

  (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