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帆无疑是最惨的,因为何龙飞怕云帆承受不住妖兽精血强大的能量,所以身上的骨头被何龙飞打成骨粉,除了头部以及不敢被打成骨粉的骨头外,简直就是在从新塑骨,云帆几次快要崩溃的时候,都是何龙飞出手稳住了云帆的心神,当然,多大付出就有多大的回报,从修士初级强硬提升到高级修士的暗伤全部治愈,修为也是更进一步达到巅峰修士,骨头以及血肉的锻炼甚至是比奎山以及杨坤都好。

  何龙飞也是丝毫不差,嗜血套装除了铠甲变成了黑色长衫外,还多了一双极品灵器手套,能增强自己双手的攻击力与防御力,从储物戒指内取东西也没有丝毫不便,实力也是从高级修士达到了巅峰修士,甚至离突破大修士也是不远了。

  何龙飞将自己要走的意思告诉了陈坤三人,三人说让自己等一月时间半的时间,何龙飞等着,也顺便拿到了很多二阶妖兽精血和不少三阶的妖兽精血。

  陈坤和奎山回到自己打理的城池后,以前敢趁机打压的势力,都收到了一些损害,被打压的缩小了几倍的的闪金商会,一下子露出了尖利的爪牙,闪金商会的势力直接暴增几十倍,在克瑞斯城周围的十来个城池里,都打下了不小的名声,当然生意的遍布也是广了起来。

  云帆这边也是不甘落后,组织起闪金商会的商队,游走在被奎山和陈坤建立起的分会之间,赚取各大地方物品的差价,与周围的强盗团与佣兵团都有很好的关系,甚至是有些佣兵团投入到闪金商会中,一些强盗团主动保护闪金商会的队伍安全通过自己的地盘,当然在这些身后,也是踩着不少敢算计闪金商会的势力尸体,才建立起来的威信。

  ;g酷{;匠F网4永久/◎免费看?小说A

  一个多月后,三人重新聚集在克瑞斯城的闪金商会府邸内。

  “大哥,你和我们一起吧,凭借我们的发展势头,再过几十年,未必会比现在的聚餐阁差,到时候为咱父母报仇,未必会是难事啊!”,陈坤看向何龙飞,其他俩人也都是附和道。

  “几十年,我等不了那么久,并且你们也知道我的心思,我必须一个个的手刃敌人,你们也不必劝我,我意已绝”,何龙飞坚定的说道。

  “罢了,我知道大哥心怀天下,前进的脚步也不是我们能阻挡的,所以我们会做你坚实的后盾,给不了你武力的支持,就给你做财力的支持,这是这段时间闪金商会赚的灵石”,陈坤将一张石卡递给了何龙飞。

  何龙飞看到他们的眼神,也知道不留下来,若是还不接受兄弟的心意,必定会寒了兄弟们的心,也就将石卡收下了,石卡里居然有五千极品灵石,也是将何龙飞给吓了一跳。

  一块极品灵石等于一万块上品灵石,一块上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下品灵石,五千极品灵石就是五千亿下品灵石,等于何龙飞要杀差不多五万头一阶中级的妖兽才能赚到,而这却是三兄弟在一月多拼搏得来的,很显然,赶超聚餐阁也不算是无稽之谈了。

  何龙飞也没有矫情,一拱手道:“保重”,便走了出去,兄弟之间无需多言,一切都在心里,三人看着何龙飞离去,在一起有几个月了,心里也是有些不舍,可作为兄弟,就不能束缚别人的成长空间。

  何龙飞出城,城里有不少人都出来相送,因为何龙飞除去了杨府以及薛家这两大恶霸,作为克瑞斯城霸主的闪金商会,也在陈坤的带领下,并没有打扰百姓的生活,闪金商会的成员也不敢在城里用名头欺压百姓,否则等待他的就是废除修为,剔除闪金商会。

  何龙飞被众人安稳的送出了克瑞斯城,甚至连新任城主都前来将何龙飞送了出去,虽然何龙飞才是个巅峰修士,但作为中级大修士的城主也是丝毫不敢小觑,一年内从修士初级达到巅峰修士,甚至在高级修士的时候便杀了一个中级大修士的御兽师,送走了何龙飞,自己这个城主,也能算是克瑞斯城真正的霸主了。

  何龙飞出了克瑞斯城,找对方向后便朝着卡里城走去。

  卡里城也在加蓝山脉所横贯的山脉旁,但卡里城比克瑞斯城大了不少,之所以将目标定在这里,是因为宋茜他们的山寨就在那里,何龙飞此去就是为了覆灭山寨。

  正在此时,宋家山寨内,“鹏叔,屠伯伯那边什么情况?”坐在上首位的是宋茜,虽然心里早有些计较,可还是想抓住最后一点希望。

  “小姐,老屠被那小子重伤,然后据说后来被一个叫陈坤的小子杀了,然后还建了个什么狗屁的闪金商会,还听说何龙飞那小子离开了克瑞斯城,朝着我们这赶来,像是想要覆灭我们”,鹏老在说完之后也坐在旁边。

  下面除了鹏老,还坐着七位老者,皆是跟着宋茜父亲一起的兄弟,宋家山寨之所以能躲过官家以及强大势力的追捕,他们功不可没,得罪过他们的官,要么被换位,要么被刺杀,不然就是死磕着,却打不过宋家山寨的。

  一位老者站起身义愤填膺的道:“暂时克瑞斯城的仇恨先放在一边,若是那小子真敢来,那么我们定将他的鲜血放干,然后也让他尝尝得罪了小姐的下场”。

  宋茜皱了皱眉,显然是知道,若是自己父亲死了,他们必定不会再为自己卖命,所以对他们的豪言并没有放在心头。

  “安家那边怎么样了?”,宋茜担心的道。

  安家是星蓝帝国以前是的第一御用驯兽家族,后来不知是因为体质的原因,还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导致安家迅速败落,直到现在,甚至连帝国骑士脚下的妖兽,都不再需要安家。

  但是最近传出安家出了一个很有潜力的御兽师,甚至用她的鲜血能够激活御兽宝典,不论是谁得到了这部宝典,都有可能成为整个帝国最强大的御兽师,甚至能够形成与帝国的骑士团相比的妖兽军团。

  不止是宋家山寨一股势力,甚至是安家所在的卡里城周围的势力,都在打安家宝典的主意。

  “小姐放心吧,我们一定保证安家不会逃出第二个人的,御兽宝典肯定是我们的”,一个老者起身说道。

  “你们也应该知道此事十分重要,若是有一人逃出去,再加上御兽宝典的话,覆灭我们山寨会很轻松,你们还是再去准备准备吧”,宋茜凝重的道。

  宋家山寨,周围几个城池,只要是经过山寨的,都要留下买路财,除非没仇,那么交了钱财,还能留条命,若是有那么一点点仇,例如得罪了山寨的某个人,那么钱财和命,都得留下。

  卡里城安家内,“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安以轩背着手,一股威压覆盖住了整个会客厅,不怒自威的气势无以言表。

  在下面坐着的一个老者咬了咬牙,立马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身跪倒在安以轩面前,硬着头皮说道:”是我那孽畜泄露的消息,那小子已经被我掌毙,求家主责罚”。

  安以轩看到跪在地上请罪的人,嘴角也是抽搐了几下,不知道该如何办是好,若是一般时期,责罚也就责罚了,可现在不同,安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何能不知道多一个人,多一分希望。

  就在安以轩难以决策的时候,另一个老者站起来怒吼道:“你儿子那个孽畜,为了想得到安丽,居然将整个安家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下,你罪无可恕”。

  又一个老者站起身心神平稳的道:“被你掌毙的尸体在哪?带我们去看看”。

  跪下的老者面露为难之色的道:“这……”。

  安以轩摆了摆手,打断了正要争吵的几人,看着跪下的老者说:“你儿子的罪过就随着他的身死而去吧,我们也都不会去打扰,安家正处于危难之际,责罚暂时给你留着,等你这次戴罪立功”。

  安以轩看了看众人,见众人又想说什么,扫视了会客厅里的人道:“安家的危难即将降临,我希望各位团结相处,好好准备,只要将这次的危难度过,安家就还有希望”。

  “是”,几人齐声应道,随后都前去准备了。

  提出要看尸体的老者眉头微皱,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而刚才跪下的老者,也一改刚才的歉意,嘴角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何龙飞一路上也算得上是游山玩水,自从知道父母很可能只是被那位囚禁,并没有太大可能会死后,心神是不算太压抑,连性情都是放开了很多。

  一路上虽是游山玩水,但武技和淬炼身体的任务也都还在,路过的妖兽并没有一贯的用力量横扫,而是路过便寻来练练,武技的技巧随之也更加成熟,身体在精血的淬炼下,已经不弱于二阶低级妖兽的身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