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府,“还没找到薛平贵吗?”,杨成武的危机感越来越大,因为薛平贵的离开,用尽了很多手段,就是没能找到薛平贵,一个潜藏的敌人,无疑能够让人吃不香,睡不好了,足有一月了。

  杨成武健壮的身体已经显得有些单薄,一身长衫套在身上,无疑多了几个滑稽感,本来踌躇满志的人,脸色也是渐渐消瘦。

  “老爷,附近几个城池都没有找到”,杨坤虽然这几天没有找到薛平贵也有点发愁,脸上也略有些消瘦,但无疑,看到杨坤满目愁容,身体甚至都已经算是每况愈下,本来可以向大修士更进一步,但是,现在的杨成武,甚至很难再找到更进一步的契机了,还是很开心的。

  杨成武听到这句话,不是不想发火,可这一月都是差不多的话,已经算是无处可发火了。

  “罢了,去休息吧,去别的城池的人手也都调回来,该休息的休息,但是城里一旦出现薛平贵的身影,我要第一个知道”,杨成武摆了摆手,示意杨坤离去,面容苍老,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了。

  杨坤鞠了一躬,什么也没说,便转身离开了。

  加蓝山脉,何龙飞将二十份一阶巅峰妖兽精血炼化成了三十滴精血,也不敢冒进炼化二阶中级妖兽精血,一个月了,想想上次要的精血应该是到了。

  克瑞斯城城门口,一身绿色藤甲,连鞋都是藤条鞋,十几岁却拥有一张成熟的脸,但不得不说很像山里来的修士,事实也正是如此,何龙飞确实是住在山里,自从收到追杀后,还从来没有住在城里过。

  酷k匠网c"唯@‘一/正=版,其他/都4是盗6版◇《

  杨府,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朝大堂跑去,“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杨坤明显是有些不悦,自己虽然说过不大不小的事可以找杨成武,其他事要先问过自己才行,但这个下人行走间慌慌张张,明显不是小事。

  “回管家,何龙飞那小子,在城门口,说是等着老爷滚过去”,听到这个下人叫何龙飞为小子,有点讨厌,说道下去吧。

  杨坤想到了杨成武和薛平贵追杀何龙飞都不成,这次敢公然在城外叫嚣,显然是成竹在胸,想明白了,就朝着大堂走去。

  “老爷,何龙飞正在城门口叫嚣杨成武呢?”,管家也很高兴,毕竟何龙飞父母的事与自己也有关系,若城主能除掉何龙飞,自己便能安心做管家,若连城主都解决不了何龙飞,自己与城主的命,都不久矣。

  “好,随我去看看”,城主齐鲁站起身,脸上浮起笑意,一甩袖子,就当先走了出去。

  杨成武赶到城门口,开始还以为杨坤骗自己,看到一身藤条,感觉正像山里未开化灵智的人类,可是定睛一看,却看到了那张略显刚毅的脸,才知道那确实是何龙飞。

  “小子,拿命来”,杨成武一声爆吼,还不待拿出上品灵器,便朝着何龙飞一拳打了过去。

  还好何龙飞知道杨成武早来了,只是故意没去看他而已,不然这声爆吼,就足矣吓自己一跳了,虽然周围围蛮了人,谈论的也不少,但这声爆吼还是显得突兀了不少。

  看到杨成武一拳打了过来,红色的真气包裹在拳头上,显得虎虎生风,而何龙飞却好像是置若罔闻,但别人不知道的是,绿色藤甲连一丝真气都不用,所以不管是谁,都没有发现一丝从何龙飞体内输入藤甲的真气波动。

  “杨家主发动攻击,那小子却没发现,还在那傻笑,哎~,看来杨家注定还是要屹立不倒”。

  “听说上次杨家主和薛家主都去追杀这小子,却没杀掉这小子,真是言过其实啊”

  “本来还以为他能除掉杨府这个祸害,看来还是得受杨府的欺压了”

  “连一丝真气波动都没有,该不会真的是杨府为了提高名声,造出来的高人吧,可惜了又是一个无知的少年啊,为了点东西,生命都卖了。

  有些不死心的人幻想着,杨成武打向何龙飞的拳头会被握住,或者拳头差一点打中的时候被躲开,然而,他们也都失望了,拳头打中了。

  周围的人都屏气凝神,似乎害怕一个呼吸错过了什么,全场人寂静。

  一秒,两秒,三秒

  安静的人都沸腾了,杨家主一拳连那小子一步都没震退,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个无名的小子比杨家主的实力高很多,即使是硬撑,也至少说明实力与杨家主相差不多,杨府这个庞然大物离倒下不远了。

  杨成武并没有他们感觉的那么好,一拳打出,却感觉是打中了空气一样,无处着力,已经算是受了反噬,受了点轻伤。

  杨成武知道,现在的何龙飞不可小视,一下往后跳了去,取出九环大刀,周围的灵气疯狂的涌入刀气中,真气也丝毫不意外的进去其中,一把红色大刀在空中凝实,朝着何龙飞砍了过去。

  何龙飞在杨成武惊讶的三秒内,足以给他一个致命的创伤,但他没有,甚至他后退也并没有阻拦,连他凝聚刀气的时间也都给了。

  “小子,你给我这个时间,就是足矣让你致命,下次再来到世上,记得放聪明写”,杨成武是最近这一月内最高兴的一次,也是最能感觉快感的一次。

  杨成武本来是想在何龙飞脸上看到死亡前害怕的面容,可事实上,确实是有点小失望,刀气直直的朝着和龙飞砍去。

  何龙飞伸出了一根指头,在任何人眼里,这无疑是狂妄,杨成武看到一根指头,看到的是侮辱,赤裸裸的蔑视。

  刀气砍在了何龙飞手指,劲风卷起层层沙土,让所有围观的人看不真切,但是周围人对杨成武的实力又加深了一个概念。

  沙土飘落,尘归尘,土归土。

  站在场中的人,一个指头伸出,依旧没有丝毫改变,哪怕是一缕发丝,似乎也未曾挪动分毫。

  杨成武倒飞了出去,落到了杨府人面前,这场比斗算是胜负已生。

  何龙飞并没有赢的很轻松,伸出的中指指骨已经粉碎,五滴体内存储的精血在指骨处爆发,在外人眼里是何龙飞一指大败杨成武,可是每人知道手指指骨粉碎的疼痛,何龙飞忍住,没有丝毫显露出来,一份精血将指骨修复完好。

  “好戏,好戏啊好戏”,齐鲁从人群后拍着手笑着走了出来,跟随其身后的除了管家,还有几个城主府的人。

  何龙飞正准备前去将杨成武杀掉,“哎~,你的对手是我,有我在,你杀不了他”,齐鲁在远处伸出手掌做阻拦的样子。

  “老爷,我扶您起来”,杨坤伸手将杨成武扶了起来。

  “是吗?”何龙飞玩味的看向齐鲁。

  齐鲁正准备回答,一声惨叫声传来,仔细一听,这正是杨成武的无疑。

  “你为什么要杀我?”,杨成武有些不解的问到,自己刚将座下第一的位置给了他,为什么不早反叛或晚反叛。

  “为什么?哈哈哈,你可记得陈氏商铺的惨案?”,杨坤有点失心疯的笑道。

  “果真是你,我查了你很多底细却查不到你,甚至我查那陈老东西的儿子,也没查到”,杨成武之所以没有用杨坤,很明显,底细不明,虽然做事之类的都是上上之选,可却选了排行第二的杨得水,原因就是在这。

  “对,就是我,知道你老婆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为什么你老婆死后,薛平贵的老婆死了吗?哈哈哈哈”杨坤泪如雨下,这一切是早已期盼了很久的画面。

  “为什么?”杨成武以为那次只是个意外。

  “因为,我毒死你老婆,之后又毒死薛平贵的老婆,可笑的是你们居然都不约而同的想到是对方下的毒手,还为此明争暗斗,哈哈哈哈”,为父母报了仇,为陈氏商铺死了的几十人报了仇,杨坤心里的苦闷,终于是释放了出来。

  杨成武朝着地上倒了下去,眼里浮现出一丝悔恨之色,悔恨自己为什么之前杀了陈氏商铺之后,没有调查出陈氏夫妻的孩子是谁,悔恨自己为什么在老婆死后,没有用尽全力查出真相,就妄自断言是薛平贵杀的。

  杨成武之所以没有用尽全力追查,是因为自己看上陈坤的母亲,老婆却在自己耳旁吵吵嚷嚷,在心底有些痛恶那个想为自己做决策的女人,为了尽快得到杨坤父母,杀光了所有人,杨坤的母亲誓死不从,咬舌自尽了。

  虽然知道陈氏夫妻有个孩子,但因为陈氏夫妻望子成龙心切,从小将孩子放到大城市生活,想让孩子能够有本事,所以杨成武除了知道孩子姓陈,具体名字,年龄大小,都无从得知,因此,陈坤得知陈氏商铺毁灭之后,化名杨坤进去仇家杨府,并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猜忌。

  何龙飞刚说完玩味十足的话,杨成武便被杨坤杀死了,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何龙飞与杨坤之间不是达成什么协议,就是有什么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