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听说极品灵器“比尔神刺”不日,就将到达克瑞斯城,再加上修士与大修士之间,犹如天堑鸿沟一般难以逾越分毫,若是能将那小子扼杀在成长过程之中,必能除掉一个未来的心腹大患”,管家低着头,看着齐鲁的脚道。

  “也是,何龙飞即便有千般本事,万般变化,在我面前,他都是土鸡瓦狗”,齐鲁又换上了一副尽在掌握的气势。

  “派人去看住聚宝阁,他若是敢进城去聚宝阁,我必杀得他有来无回,这次若是再出任何差错,你便提头来见我吧”,齐鲁拂袖而去。

  管家也是满头大汗,以前自己是多么得宠的,遇到何龙飞他父母,差点丢了小命,现在遇到何龙飞吗小子,却还是吃瘪。

  何龙飞虽说是从杨成武和薛平贵手里逃得了性命,但用变异妖兽精血里的“嗜血”技能,还是受了不小的伤势。

  妖兽精血燃烧,以何龙飞的身体作为载体,难免还是烧到自己的一些精血,所以自己必须学会刻画阵图,到时候以阵图为载体,使用妖兽体内的血脉技能,就不怕身体受到损伤了。

  加蓝山脉,最不缺少的就是妖兽和精血,而何龙飞记忆里的阵图和别人的制作方式不同。

  别人制作阵图,是用兽皮加上各种材料制作而成的阵图白板,再将妖核辅以一些特殊药液成为墨。

  用笔沾墨,以真气控制墨水来刻画作用不同的阵纹,阵图用妖核作为源泉最好,若用灵石,一颗灵石也不过是发挥出一半的价值。

  自己制作阵图,是用火来凝练出兽皮的精华,墨也不同,以妖兽精血为墨。

  用笔沾墨,以真气控制笔的走势,若能以魂力控制笔的走势,那么将有极大的几率,使得阵图产生灵性。

  甚至阵灵可以达到传说中的那般,与正常人的灵魂一般无二,以精血做为阵图的源泉最好,若是用灵石做源泉,最次也要是极品灵石,不然阵图吸收灵石灵气没那么快的话,会导致阵图不会有理想的效果,当然也能够提前储能,战斗的时候直接用。

  何龙飞一次次用一阶妖兽的皮和精血,制作达不到阵图,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这么久了,也只不过是将凝练妖兽兽皮,还有就是能控制妖兽精血走向学的挺好。

  何龙飞自己却并不灰心,最后拿着几张九级野兽皮,还有他们的精血,居然制作成功了,当然,因为野兽精血的活性,还有其能量不足,导致阵图达不到灵器的范畴。

  何龙飞用九级野兽的皮和精血制作阵图,成功率高的出奇,然后便用一阶低级妖兽的精血试手,似乎是运气不错,居然在几十次后成功了。

  “小姐,资料已经收集好了”,聚宝阁在克瑞斯城分阁的阁主站在白云烟的房门外。

  “祥叔,进来吧!”,房门里传来了白云烟那不知是喜还是忧的话语。

  祥叔推门而入,将门关上,走到坐在床上的白云烟面前,从储物戒指内拿出一本小书递给了白云烟。

  白云烟伸手接过书,玉指轻翻了几下书页,眉头有些微皱。

  “小姐,需要把这些事告诉未来姑爷吗?”

  “不用了,告诉他也不过是给他徒增压力罢了,他自己会一步步的去查的”白云烟眉头舒展开来。

  “他竟然要和齐鲁对上,看来他要么腾飞翱翔九天之上,化作真龙,要么就只能天葬地藏了,若这些都无法解决,那他早晚也会死在道路上的”,白云烟虽说像是在评定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

  可祥叔知道,小姐对何龙飞,真的动了情,若何龙飞翱翔九天,这份情就足以化作江河,若是他天葬地藏,这份情就只能够掩埋于尘土之中。

  “好了,我还是回去吧,找个借口出来,毕竟不能待太久,不然那些人又不知道要做出些什么了”,白云烟笑了笑说道。

  “小姐回去了,一定要处处小心”,祥叔担忧的到。

  又继续道:“姑爷这边,我会照看好的”。

  “行,那我走了”,白云烟从御兽环内放出一头白玉大雕,跳了上去,白玉大雕缓缓升起,朝着远处飞去。

  祥叔看着白云烟渐渐消失在天际,微微摇了摇头,也是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了。

  杨成武和薛平贵一起去追杀何龙飞,杨坤当然不会放弃何龙飞制造的机会,薛家的人被杨坤带领的人横扫,归降并且有些能耐的留下了,其他就是跑的跑,死的死。

  薛家的产业都换了名字,杨成武和薛平贵回来了之后,杨成武知道杨坤做的这些之后,大为赞赏,薛平贵看到这一切,对杨府的仇恨甚至高过于杀了自己儿子的何龙飞。

  当然,杨坤借着夺取薛家产业为由头,将杨府几个不归顺自己的人杀了,而现在,杨家的所有人,包括店铺的一些人,都被自己掌握到手里。

  杨成武看到薛家的商铺全都落入自己手里,即使是损失了一些人,自己也是十分高兴的,也是知道薛家再弱,也能用大量的钱财快速补充损失的人员,杨府死去的人,也并没有受到杨成武的重视。

  薛平贵看着杨府,发誓下次再回到克瑞斯城,一定要将杨府和何龙飞都解决掉,以平自己心中的怒火,便离开了克瑞斯城,因为自己知道,杨成武和杨坤联手,自己未必能讨得好去,甚至其他几家的高级修士也会帮助杨成武截杀自己。

  杨坤知道薛平贵逃离了克瑞斯城,就知道薛平贵与杨成武同归于尽的想法不现实,便不再去管。

  杨成武知道薛平贵离开了克瑞斯城,坐卧不安,若是薛平贵与自己大战一场,自己未必会怕他,但若是他躲在暗处,随时可能跳出来咬自己一口,想想也是浑身不舒服,便发动自己的一切手段,可就是没能找出薛平贵的去向。

  加蓝山脉里,何龙飞一次次的制作阵图,也是将下品灵器级别的阵图制作了出来,甚至做成了一张中品灵器阵图。

  自己也是清楚,之前,齐鲁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但是,上品铠甲出现在自己身上,想不进去齐鲁的视线都难。

  七天时间到了,何龙飞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进城,而是用妖兽的毛做了一对八字胡,又穿了件遮身的斗篷,才进城。

  再次来到了聚宝阁,但这次进来,却发现伙计不是上次那个老头,再联想到那个老头经常跟在白云烟后面,也是能想到那老头的地位一定是不凡了。

  “客官,请问您想要什么?”,店铺伙计起身,热情的问到。

  “我是来取妖兽精血的”,何龙飞头也没抬的道。

  伙计也是被吩咐过,知道今天有人要来拿,立马说道:“请客官稍等,我这就去请阁主过来”。

  何龙飞也是有点疑惑,聚宝阁分阁阁主,自己好像还真不认识,听白云烟说的那些话,那么她也不是分阁阁主。

  然而并没有让何龙飞疑惑太久,往日跟在白云烟身后的伙计,现在站在了真正的店铺伙计前面。

  王祥略微躬了躬身子,“姑爷,您要的精血,我都准备妥当了,另外还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份变异的二阶中级妖兽精血送给姑爷”,从储物戒指内,将大大小小的玉瓶递给了何龙飞,最后拿出的是一个玉盒。

  s!最。新T章Q节dM上酷6匠?J网

  何龙飞将东西都收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内,笑着道:“云烟既然叫你祥叔,那我也就斗胆叫阁主一声祥叔了”。

  “祥叔,我怎么没有看到云烟?”何龙飞看了看四周,发现白云烟没有出现,疑惑的问到。

  “姑爷,小姐这次出来并不能待太久,待久了,唯恐聚宝阁总阁那边发生什么不可知的变故,所以小姐回聚宝阁主持大局去了”,祥叔有些担忧道。

  何龙飞的笑容也是消失不见,看来聚宝阁的危险,刻不容缓,脸上也是浮起一丝凝重,“看来自己必须要快速成长起来了”。

  “姑爷要是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竭尽全力的完成,只要姑爷能尽快的成长起来,小姐那边等不了多长时间了”,王祥用近乎祈求的目光说道。

  “我知道,你们一定知道我的事情了,所以我想知道我父母的消息,当然那些曾对我父母不利的人,我会自己去一一解决的”,何龙飞不知道该是用什么心情什么语气,去问父母的消息。

  “看来是瞒不住姑爷了,我们查了一遍,所有的事情,我们都查到了,但最后的那个势力,依我们聚宝阁的实力,依然不敢忤逆一丝一毫,小姐害怕你压力太大,所以没有让我告诉姑爷”,王祥不知道这会不会导致小姐和姑爷之间产生间隙,偷偷的看了看何龙飞的表情,发现他似乎并没有把重点放在小姐瞒他的事情上。

  “说吧,是谁?我承受的住,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打破一切束缚”,何龙飞换上一副有我无敌的气势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