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烟倒是对何龙飞有些刮目相看了,以往能做出这样决定的,不是傻子,就是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白云烟对何龙飞的好感顿时大增不少,心想,若是必须在何龙飞与那个恶心的家伙里面选一个的话,何龙飞肯定比那家伙好上不少。

  “那行,我等你,如果你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嫁给你”,白云烟瞬间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轻了一半。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是我的了,只要我不死,你就绝对不能嫁给别人”,何龙飞想问的都咽下了,因为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紫卡就当是投资了。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死,我就绝对不会嫁给别人的”白云烟承诺道。

  何龙飞皱了皱眉问到“如今妖兽精血是什么价格?”

  白云烟也没有问何龙飞要来有什么用,毕竟谁都有点自己的秘密,自己和他只是约定,还达不到交心交底的底部。

  “妖兽精血的市场不是很好,妖兽精血只能卖给御兽师或者是专门培训妖兽的地方,比较偏门,价格也不是很贵”白云烟解释道。

  “一阶高级妖兽精血,十个上品灵石,一阶巅峰妖兽精血,一百个上品灵石,二阶低级妖兽精血,一千上品灵石,变异精血价格高一半,剩下的以此类推”,白云烟说道。

  何龙飞虽然买了铠甲就没剩多少灵石了,但是按照这个价格来看,自己还是挺富裕的,这比自己猎杀妖兽来的强。

  “一阶巅峰妖兽的精血,我要一百份,二阶低级妖兽的精血,我要十份,有变异妖兽的精血更好,什么时候能送到?”

  “如果全要变异妖兽精血的话,估计得要一个月左右,但如果只要一半变异精血的话,一周就没问题了”白云烟似乎又切换到了生意人的角色中,很细心的说道。

  “好,那就一半变异精血吧!”何龙飞说完,将自己的石卡拿了出来,把钱划了出去,便站起身走了。

  何龙飞走到门口,白云烟站起身担忧的道:“活着,我等你”。

  何龙飞没有转头再说什么,因为事实会证明一切。

  薛平贵终于看到何龙飞出来了,看着站在面前的何龙飞道:“我还以为你要在聚宝阁待一辈子呢,看来你也知道是逃不掉的了,哼哼”。

  何龙飞看着对面的薛家人,举起一根指头,摆了摆道:“不,我根本没有想逃跑,因为你们不够那个资格”。

  何龙飞将上品灵器铠甲穿在了身上,将中品灵器的靴子也戴上了,拿出嗜血,已经是全方位的备战了。

  薛平贵看到上品铠甲在何龙飞身上,心头一惊,然后又笑道:“你以为它能保你的命?你太痴心妄想了,除非你是修士高级的修为,再加上上品铠甲,这样你或许有点希望与我抗衡”。

  “废话少说,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就走了”,何龙飞掌心托着嗜血道。

  薛平贵也是一怒,手里拿着一把长枪便向何龙飞冲了过去,“小子,既然你想早点死,那我就帮你一把。

  何龙飞估计已经的嗜血只是中品武器的层次,双手一推,两把嗜血就与手握长枪的薛平贵战了起来。

  何龙飞估计薛平贵的长枪也是一把上品灵器,长枪一枪将一把嗜血穿透,攻势不减,朝着何龙飞刺了过来。

  何龙飞一惊,虽然知道嗜血估计是挡不住长枪,却没想道溃败的那么快,立马全力施为,铠甲立马亮出一道光幕。

  薛平贵的长枪势如破竹的刺在了何龙飞身上,何龙飞倒飞了出去,身上的没有丝毫破损。

  何龙飞只感觉被长枪刺中的地方有些疼罢了,并算不得受伤,但自己又对薛平贵无法造成伤害,自己却被刺的有些疼。

  何龙飞怒道:“我不跟你玩了”。

  薛平贵以为何龙飞要跑,结果何龙飞飞退一段距离,朝着薛平贵身后薛家的人折返了回去。

  薛平贵的管家阻拦何龙飞,何龙飞直接无视管家的攻击,一把嗜血飞了过去。

  “血色杀戮”

  嗜血爆裂成二十把小嗜血,劲射出去,管家和几个离管家比较近的人立刻被杀的到地了。

  薛平贵青筋暴起,喝道:“庶子,尔敢?”,随后数十道枪芒冲着何龙飞直射而去,速度比薛平贵的前几次攻击速度都快。

  何龙飞见数十道枪芒携着无上威势而来,立马放弃了自己的下一步攻击,全力施展脚下的中品灵器靴子,逃离枪芒攻击的范围内。

  何龙飞还是没能全都避开,直接被震飞五六米远,何龙飞双脚在地上踩了两个脚印,才停了下来。

  薛平贵见一道枪芒刺中,趁机挺着长枪向前刺了去。

  何龙飞见那么近,枪尖的枪芒无比耀眼,立马朝地上滚了出去,朝着薛平贵身后的薛家人杀去。

  酷◇R匠bm网dL唯k'一b正N版#☆,其!他都/y是(0盗版

  枪尖刺入地面,立即爆开一个五米的大坑,何龙飞暗道好险,如果刚才硬抗了那一击,自己必定不会好受。

  何龙飞的嗜血再次杀了五六个人,剩下的五人丝毫没有安全感,向薛家的地方跑了过去。

  虽然何龙飞被自己逼的滚地躲枪,显的无比狼狈,但薛平贵自己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啊,薛家的下人居然在自己身上感觉不到丝毫安全感。

  薛平贵向着何龙飞背后刺了过去,何龙飞向旁边一跃,薛平贵的长枪又是一次刺空。

  人心不能散,散了就很难再聚集起来,就在薛平贵准备保护薛家人退走的时候。

  “薛兄,我来助你”,薛平贵听出来了,这是自己的死对头杨成武传来的声音,这无疑是给自己打了一针镇定剂啊。

  薛平贵打断了几次何龙飞的有效攻击,可还是被杀了一人,杨成武才赶到。

  杨成武身穿的是拍卖场压轴宝贝赤焰蜘蛛衣,左手拿的也是拍卖场压轴宝贝捆妖索,右手拿的是上品灵器九环刀。

  杨成武手上捆妖索化作一道绿芒朝何龙飞电射而去,薛平贵动作也不慢,一道又枪芒凝聚而成的老虎向何龙飞扑了过去。

  绿芒毫无疑问的将何龙飞捆住,杨成武正以为不用随之而去的老虎,何龙飞就会被绿芒吸干血而死。

  绿芒将何龙飞的双手和腰捆住,几根根须正在找扎入血肉的地方,一把嗜血扎入绿芒,将绿芒的生命精华吸食掉了,绿芒化作枯藤掉落在地上。

  何龙飞急退,但还是没有奔腾来的老虎快,老虎将何龙飞直接撞飞了出去,将一家十米高的客栈撞的对穿。

  何龙飞身上穿着上品灵器铠甲,可还是感觉胸口的肋骨断了几根,一口鲜血抑制不住的吐了出来。

  何龙飞知道,自己若是久待,生命也必定不保。

  何龙飞将体内存储的精血里的“嗜血”技能发动,朝着四个朝着不同方向奔向薛家的人袭去。

  何龙飞知道,“嗜血”一旦发动,实力是会增长不少,但是必须在妖兽精血燃烧完之前停下这个技能,不然就会燃烧自己的精血,自己的精血若是燃烧光,必定有生命危险。

  杨成武脚下穿着下品灵器的靴子,手上不停的发射出蜘蛛丝来助长速度,向何龙飞追去。

  薛平贵速度慢了不少,还好杨成武用蜘蛛丝不断袭扰何龙飞,这才让薛平贵勉强吊在他们的后面。

  何龙飞虽然被杨成武不断袭扰,速度减缓不少,但是薛平贵无法攻击到自己,杨成武也没有时间施展威力大的招式,一些威力小的招式也只能起到袭扰的作用,不会给何龙飞带来实质性伤害。

  一个,两个,三个,甚至连跑到薛家门口的最后一个也被何龙飞灭杀。

  杨成武本来以为,自己借来赤焰蜘蛛衣与捆妖索再与薛平贵联手,一个何龙飞肯定翻不出什么大浪来,一直追着何龙飞跑,却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巨大伤害,简直就是有力无处使,憋屈。

  何龙飞除了薛平贵以外,薛家修士修为以上的人一个没留。

  杨成武和薛平贵追不上何龙飞,正准备放弃了追击,却看到何龙飞一个踉跄,脚步有些不问。

  所以杨成武和薛平贵不约而同的想到,何龙飞肯定是施展了什么消耗极大的秘诀,才将实力提升这么高,所以又一起向何龙飞追了过去。

  何龙飞跑到了加蓝山脉,然后将体内剩余的妖兽精血加速燃烧,直接撞入了加蓝山脉。

  后面的追击的两人都是一惊,继续朝着加蓝山脉内追了去,结果却找不到何龙飞的身影了。

  两人还是不死心,又找了一会儿,可还是没找到,只能够悻悻的回克瑞斯城了。

  “什么?”齐鲁拍案而起怒问道。

  “老爷,查出来了,上品铠甲在何龙飞身上,并且何龙飞杀杨成建的原因是杨成武抓了何龙飞的父母”,管家颤颤巍巍的小声说道。

  “废物,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能从巅峰修士手里逃得命去,我的性命不保啊”齐鲁有些担忧的道。

  (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