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件东西呢,是一件上品灵器,宝贝属于辅助型的,名为“困兽索”,作用是捆绑,即使是修士巅峰修为,也难以逃脱,不仅如此,附带吸血技能,若被困住太长时间,修士巅峰修为也必会陨落,以南蛮帝国的吸血鬼藤,和一阶巅峰妖兽的体内的筋制作而成,底价五十万”雅菲托着宝贝介绍道。

  若是以往,没有上品铠甲,那这件宝贝,绝对足以做最后压轴的宝贝,但有了上品铠甲一套,杨成武和薛平贵还有齐鲁,都有所保留,上品铠甲的价值等价于一件极品武器,当然不能算上特殊的极品武器。

  少了克瑞斯城三大巨头的参与,“困妖索”少了几个有力参加竞价的人,十个次一级的家族,被薛平贵威逼利诱,每家拿走了十万上品灵石,再加上前面的竞价,有力竞拍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最后竟然以“七十五万,便就竞拍了下来。

  “下面这件宝贝是一套上品铠甲,上品铠甲的防御能力,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只需要注入一丝真气,就可以无视铠甲的重量,底价是…”雅菲故意拉长了声音,吊起大家胃口。

  “底价是没有底价”雅菲说完,全场都议论纷纷,一件上品铠甲居然没有底价,这也算是拍卖场的拍卖会头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能出现没底价的情况,只能是拍卖会相信铠甲能卖到很理想的价格。

  “看来我也有机会竞价了上品铠甲了,哈哈哈”,拍卖会台台下一个人大笑道,随后便便报出一个“十五万”的价格。

  然而还不等那个人报出“二十万”的价格,上品铠甲便攀升到五十万,到了五十万后,虽然价格攀升到的速度减缓了很多,但还是一个个价格攀升着。

  当价格攀升到八十万的时候,只有杨成武和薛平贵在竞价了。

  何龙飞想了想,为了让小雨竞价被怀疑的程度变低,叫出了“一百万”的价格,将价格直接提升了二十万上品灵石。

  “叫价的那人是谁啊,居然直接提升了二十万上品灵石,该不会是聚宝阁的“托儿”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那个叫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杀了薛平贵的儿子的那人,听说是叫何龙飞,据说啊,杨成武的儿子被杀,也是他干的,杨成武去追杀他,都被他跑掉了”。

  “看来他直接提升二十万上品灵石是想压杨成武和薛平贵一一百万头”。

  “他居然能从杨成武手里逃掉,我在外面看到他杀了薛平贵的儿子薛长贵,我还以为他只是热血上头,不理智呢,原来是个有实力的人啊”。

  “一百万,不一定压得住他们两家”事实是正如那人所说。

  杨成武皱了皱眉头,顿了顿继续叫价道:“一百一十万”。

  薛平贵压制住心里的怒火,保留了一些道:“一百一十五万”。

  全场静了下来,在全场竞者意想中要加价的何龙飞,没有再加价。

  杨成武看到何龙飞没有再竞价,薛平贵也只加了五万,有点得意的道:“跟我抢,我压死你”,“一百三十万”,也正如杨成武想的那样,何龙飞不加价,薛平贵又加不起价。

  /更,…新a#最快◇+上酷匠、网*~

  二号包厢内,“好了,该我出场了”齐鲁笑道。

  就在杨成武以为没人再加价正得意的时候,就在何龙飞的侍女小雨正准备加价的时候。

  “一百四十万”加价的声音从二号包厢中传来,齐鲁有些得意的加价道。

  “一百四十五万”,齐鲁还没有得意多久,一个报价的声音便传来了,齐鲁还以为杨成武又竞价了,但静下心来仔细听,却发现是一个女的声音,整个拍卖会最多只有一成的人是女的竞拍者。

  齐鲁再没有那种掌握一切的气势,因为那个女的是谁,他并不清楚,所以上品灵器铠甲的拍卖,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齐鲁直接来了个大加价,想把那个竞价的人,用灵石压死,“一百六十万”,齐鲁心想道:“跟我玩,你还嫩点”。

  城主府城主,除了拥有每年定额的灵石外,没有开设商铺的权利。

  而克瑞斯城城主每年定额的灵石,还没有一个拥有高级修士的家族一年赚的多。

  齐鲁借出了一百万,还能出一百六十万的灵石,可想而知,城主这个位置能从别的地方捞到多少油水了。

  “一百六十五万”,听到那个犹如梦魇的声音,齐鲁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有聚宝阁的“托儿”,在与自己抬价。

  “一百七十万”齐鲁刚喊出价,“一百七十五万”便又喊了出来。

  齐鲁觉得有没有“托儿”无所谓,但是这次“托儿”有点过分了,居然加到了一百七十五万灵石。

  齐鲁报出了最后一次价,“一百八十万灵石”,随后怕“托儿”再加价,趁加价的声音没响起,又加了一句“一百八十万是我能拿出的最多了,如果谁再加价,就给谁吧!”。

  齐鲁又点不悦的说,齐鲁心里想到,我都说了我最后的价了,那个“托儿”应该罢手了吧。

  虽然自己这次多出了一些灵石,但想到即将拿到的铠甲,再加上快要拥有的极品武器,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一百八十五万”那个女的,依旧不急不缓的加价道,雅菲等了一会儿,见真的没人再加价了,便宣布“这件铠甲竞拍成功”。

  雅菲对着下面的竞拍者鞠了一躬,随后摆了个自以为最迷人的姿态,对众人说道:”这次拍卖会到处结束,希望各位下次光临”,说完便走向了拍卖台的幕后。

  二号包厢内,齐鲁一甩衣袖便离去了,齐鲁怒了对旁边的管家说道:“这次“托儿”,竟然如此的过分,那便让东西烂在他们的仓库里吧!”。

  何龙飞本来以为东西要超过两百万,自己只有两百多万,如果真的达到二百四十五万的话,何龙飞真的就要像侍女小雨说的,凭借手里的紫卡去先欠着了。

  薛平贵在拍卖会后,将威逼利诱借到一百万还了回去,本来是说每家接了十万,每家还十一万,但是却只还了十万,但各家也没多说,毕竟薛平贵能还回十万就不错了。

  杨成武把手里的一百万递给了杨坤,毕竟自己虽然没有用一百万,但肯定是无法再把密令换回来,或者说也不能再换了要求了。

  薛平贵快速与拍卖场外的薛家下人会合到一起了,薛平贵在包厢里参加竞拍,并没有收到一个下人的消息,所以薛平贵肯定何龙飞还没有出来。

  在一号包厢内,白云烟坐在金蚕丝沙发上,“小姐,何龙飞说要见您”。

  “祥叔,让他进来吧!我知道他有一些问题想问”。

  何龙飞走了进来,丝毫不客气的坐在白云烟的对面,何龙飞发现一号包厢比自己的包厢大三倍,包厢里的环境也比三号包厢好了太多。

  “说吧!有什么想问的?”白云烟向沙发的靠背,靠了过去,双手放在沙发的边沿上。

  何龙飞以为白云烟算是衣抉飘飘的仙女,现在看到她挺起的胸部,才发现她身材也是不错的。

  白云烟看到何龙飞盯着自己胸部看,没有丝毫生气,笑道:“怎么,看上我啦?”。

  何龙飞下意识的回答道“是”。

  白云烟调笑道:“想得到我吗?”。

  何龙飞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女子,想了想道:“想,并且会那么做”。

  白云烟对何龙飞那无理的话语置若罔闻,然后想了想道:“想得到我,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还必须有那个实力,不然就是把你的性命垫了进去,都不够”。

  “是吗,我想听听要有什么实力什么杨的代价才能得到你”,何龙飞知道她是说自己有那个实力,就能得到她。

  “我们聚宝阁的分阁,遍布与四大帝国各大小城池”,白云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一副愁容继续说道:“但是四大帝国都有想把聚宝阁占为己有的趋势,只是互相牵制,没有谁动手,聚宝阁内部的几个副阁主以及他们的手下也都在蠢蠢欲动”。

  “你是说让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那代价呢?”何龙飞再次问道。

  “代价是承受很多的追杀者,一不小心就会殒命,还得付出足以让聚宝阁心动的东西作为聘礼”白云烟满面愁容的说道。

  “嗯~”,何龙飞陷入了陈思当中。

  “罢了,我还是不为难你了,说吧,找我想问什么?”,白云烟似乎看开了,愁容不见,又换成了一个阳光少女的样子。

  何龙飞像是没有听见白云烟的话,“你是我的了,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会比你想象中做的更好,记得保护好自己,等待我去接你”何龙飞霸道的说道。

  白云烟颇感意外,其他看上自己的人,一听说要与四个帝国作对,都唯恐避之不急,除了聚宝阁那个恶心的家伙,何龙飞还是头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