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钟鸣在不同人耳边响起,修为越高,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越大,整个吵闹的拍卖场为之一静,钟鸣能震慑住心魂,但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不适。

  何龙飞看到拍卖台上的那口钟以及那握在拍卖师手里的玉锤,何龙飞才算是真的了解到了聚宝阁的财大气粗的程度。

  拿两件上品灵器来告诉别人拍下拍品的喜悦,,何龙飞本来以为,拍卖场每个侍女都有一个储物手镯,就已经够财大气粗的了,没想到自己还是小瞧了聚宝阁。

  “大家好,我是聚宝阁专属拍卖师雅菲”雅菲微笑的看着台下的众人,台下的众人,每个人似乎都感觉雅菲是在对自己笑。

  台下一阵欢呼,包厢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欢呼,显然都是一些大有身份或有财权的人,自然是不会被雅菲的魅惑给迷住。

  雅菲抬起双掌,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台下吵闹的气氛逐渐变得安静了,雅菲笑着继续说道:“我相信大家都很迫切的想要早些开始拍卖会,我就不耽搁各位宝贵的时间了,有请我们的第一组拍品”。

  台下有些被雅菲迷住的人等雅菲说完,连忙喊道“不耽搁,不耽搁的”。

  随着雅菲说完,台下的侍女给每人发了一个球形的下品灵器,包厢内的侍女也将球形的下品灵器放到了桌子上。

  所有灵器都发放好了之后,从台后走出一排十个穿着和雅菲一样旗袍的,手上托着托盘,每个托盘里都放着一个东西。

  十个侍女走到台前,都从储物手镯内取出了一个大几十倍的球形中品灵器放在身边。

  拍卖场拍卖的东西都是用上品灵石计算的,每次竞拍至少要比前者加一成底价的价格。

  十个大球形中品灵器都有数字,台下的球形下品灵器也都有绿色数字,包厢里的球形下品灵器是黄色的数字。

  竞拍的人,只需要在球形灵器上写下侍女旁边的数字,然后再写下竞拍的价格,侍女旁边的球形灵器会显示此刻竞拍的最高价格。

  价格旁边对应着竞拍者手里的球形数字,若有两人或两人以上同时报一个价格。

  那侍女旁边的球形灵器就会显示红色,但是价格旁边不会显示竞价者手机球形灵器的数字。

  一个数字持续五秒内没有变化,那么侍女旁边的球形灵器就会变成紫色。

  侍女就会将手上托盘里的东西交给持灵球竞拍成功的人,并从对方手里划过相应的灵石。

  若是谁竞拍成功,却又付不起钱的话,将会被聚宝阁打上奴隶印记,卖掉。

  何龙飞将拍品单看过了,六百六十六件拍品,何龙飞感兴趣的只有压轴的中品灵器靴子,一套上品铠甲,还有在普通拍卖中的下品灵器阵纹笔。

  克瑞斯城有五个灵级炼器师,他们都会刻画阵纹,一个中品灵级炼器师,四个下品灵级炼器师。

  一个中品和两个下品炼器师都属于聚宝阁,一个下品在城主府,一个下品在薛家。

  因此在普通人眼里,杨府与薛家同时位列于城主府下的第二势力,当然聚宝阁不算,只要没人去招惹聚宝阁,聚宝阁也不会说去灭掉哪个势力。

  薛家与杨府同时有一个巅峰修士,一个高级修士,但在知道内情的人眼里,都知道薛家第二,杨府第三。

  因为薛平贵虽然与杨成武同级,但最近薛平贵最近寻找到了突破的契机,杨府没有自己的炼器师,长此以往,必定会拉开不小距离,再加上杨坤只是最近当上管家,身上的装备必定不如薛家的管家。

  没有阵纹笔的炼器师只有薛家,薛家这次拍卖资金全都在薛长贵身上,薛长贵身死,一百二十万上品灵石,都被何龙飞拿了去,薛平贵这次的怒火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更;新Q最》快上酷匠网*

  薛平贵威逼利诱下,从十个只有高级修士的家族里借来一百万,为了竞拍上品铠甲,竞拍阵纹笔只出到了五万的价格就没有竞拍了。

  阵纹笔毫无疑问的被何龙飞竞拍到手,用了六万的上品灵石买到手。

  一套银狼皮衣和一套从杨得水身上得来的衣服,一共卖了三十万上品灵石,何龙飞知道比之三百上品灵石的制作费,何龙飞赚大了。

  何龙飞等了大半天,桌上的灵果也都吃完了,最后一组的宝贝才算拍卖完,十个侍女将手里的东西交到竞拍成功者的手里,才全部莲步轻移的走回拍卖台的后面。

  拍卖台上人全走空了,雅菲才挪动腰肢,挺着呼之欲出的胸脯,施施然的走来。

  雅菲拿着玉锤,轻敲了一下大钟,“铛”,一声钟鸣响起,有些昏昏欲睡参加拍卖的人,瞬间便有了一些精神,都知道最后压轴的东西要拍卖了,包厢里的人也都正襟端坐,期待了起来。

  球形灵器都被收了起来,剩下六件压轴的东西都不用球形灵器,而是喊价了。

  “剩下六件压轴东西,将由我来拍卖,请第一件东西上场”,雅菲说完,深呼吸了一下,台下有些竟拍者,看到雅菲抖动的酥胸,眼镜都看直了。

  一位侍女双手托着宝贝来到了拍卖台前,雅菲做足了小女人姿态,说道“如果谁能夺得三件压轴的东西,我可是非常愿意服侍他一天呢”,雅菲说完转身,扭了扭肥臀,取了侍女手中的东西,转身又来到拍卖台最前面。

  “第一件东西,是赤焰巨蛛身上的丝囊,以及赤焰魔熊身上的熊皮,再加入各种珍贵材料制作而成,防御能力接近中品灵器,更可贵的是,注入真气,便能射出三十米蛛丝,作用熟练的话,修士巅峰修为的人也未必能追的上,底价是二十万上品灵石”,雅菲说完,便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二楼包厢。

  “二十一万”

  “二十三万”

  “二十三万五”

  价格火爆攀升,最后达到四十一万才停了了下来,被两家关系要好的家族,联手竞拍了下来。

  雅菲继续拍卖第二件压轴宝贝,雅菲扭着肥臀将宝贝接了过来,说道:“这是一件靴子,中品灵器,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你们都清楚它的作用,底价是二十万”,雅菲白牙微咬嘴唇,看着二楼的包厢。

  “三十万”,何龙飞直接加了十万。

  拍卖场上直接一静,随后一个包厢内传来试探的声音说出一个新价格,“三十一万”。

  “四十万”,何龙飞刚报出价格,全场静了下来。

  五号包厢内,杨成武听到那个声音,心里怒火中烧,他想用价格压何龙飞一头,但是如果将四十多万扔出去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与最后的拍品无缘了。

  “杨坤,你去告诉薛平贵,现在在竞价的是杀了他儿子的何龙飞”,杨坤应杨成武的要求,出了包厢,考虑了片刻,还是朝着薛平贵的房间走了过去。

  四号包厢内,“你说什么,杨成武让我去竞价?真是可笑,让我竞价了,然后把铠甲让给他吗?”薛平贵笑道,然后又阴冷的对管家说道:“铠甲,我志在必得”。

  何龙飞如愿的以四十万上品灵石拿到了中级靴子,无论是杨成武还是薛平贵,都没有一次竞价。

  “这颗丹药的功效是,将修士中级的修为提升到修士高级实力,后果是没有大机缘,或者高级丹药,此生不再有晋级巅峰修士的机会,底价十万”雅菲说完,眼睛冒光。

  “十一万”

  “十二万”

  虽然是有不小后遗症的丹药,但还是没有辜负“压轴宝贝”这个名头,价格攀升到六十万,被一个坐在一楼普通座位上的人竞拍到手。

  “这是中品灵级的阵图,将方圆千米内的灵气都汇聚到阵图所在位置为中心的方圆十米内,底价三十万”,雅菲刚将底价报了出来。

  虽然底价都比前三样压轴宝贝要高,但是参加竞拍的人,热情丝毫不减,价格很快升了上去。

  “七十五万”,三家包厢里的人联盟到了一起,毕竟这东西十来个人一起用,也不会出现什么捉襟见肘的情况。

  正在所有人都在震惊这个高价的时候,台下却又有人报价“八十万”,没有任何意外,那人如愿的得到了阵图。

  包厢内说出的声音,不会变声音,别人也看不进来,但也是无法确定具体是哪个包厢里传来的。

  何龙飞虽说加上拍卖两件灵器的灵石,有两四十多万灵石,但若是杨家和薛家联合,自己两百多万灵石也未必能够。

  何龙飞对旁边的小雨郑重的说道:“一会儿拍卖铠甲,你帮我出价,一次加五万灵石,两百四十五万是我的极限”

  小雨带着不解问道:“我是一开始就加灵石呢,还是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加?”

  何龙飞也笑了,“好,好,那就让你省点利息,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再加灵石”。

  由小雨帮忙参与竞价,就不怕杨成武和薛平贵不顾一切的联合了。

  (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