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成武居然罕见的犯傻了,本来以为他会要求我将拍卖会上的那件东西买给他,现在却要了一百万上品灵石,看来他是想拿着自己那一百万去买那件东西,他确不知道,那东西我也志在必得,哈哈哈”,齐鲁笑着自己边说,边将房门关上了,为了不让别人再打扰自己的好事,用真气布下了一道屏障。

  何龙飞站在聚宝阁外面,才发现拍卖会的盛大,估计克瑞斯城周围的小城镇的人也都来人了,一辆辆豪华马车赶了过来,下车的人无不是是声名显赫的人。

  “滚开,前面的人都给我家少爷滚开”,两个侍卫将中间穿锦衣华服,眉宇间露出一股顽固气息的少爷护在中间,边吼着,边将来不及躲开的人打倒在两边,出手毫不留情。

  ”滚开”,一个侍卫边吼着,边用一拳打向正在兴叹拍卖会盛大的何龙飞。

  “那小伙子完了,薛少爷的两个侍卫都是修士中级,那小子才十几岁,这一拳下去,少说也要让那小子躺床上几个月了,一个不好指不定命都留不下”,一个人对身边的人说道。

  “谁说不是呢,薛少爷在城里飞扬跋扈惯了,除了城主府和聚宝阁,还没有薛少爷放在眼里的人,更何况是一个没有什么身份背景的人了”,另一人也议论道。

  ”哎~,谁让别人有个好爹呢,不用刻苦修炼,就能达到修士学徒九级,还有两个修士中级的侍卫保护着,听说他老爹薛平贵快要突破达到大修士了,如果我能有那么个爹就好了”,一个人俩眼冒光的说道。

  旁边的人给了俩眼冒光的人脑袋上一个爆栗,“别白日做梦了,就你爹那个老酒鬼,不让你照顾他都是好的了,还是踏踏实实的把你的店经营好吧”。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何龙飞要完蛋的时候,何龙飞与那个侍卫对了拳,“咔嚓”,一声骨骼断裂声传了出来。

  “哎!那小伙子的手臂全是废了”,一个慈祥的老人叹了口气道。

  然而让全有人惊讶的是,他们认为那小伙子要完了的时候,却发现那小伙子稳稳的站在地上,而薛长贵的侍卫却是倒飞了出去,连带着将薛平贵撞了出去。

  何龙飞一拳打飞了薛长贵的侍卫,正准备转身进聚宝阁拍卖场,薛长贵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侍卫推开,站起来指着何龙飞怒道:“你们去将那小子杀了,不然我就让我父亲杀了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

  两个侍卫都从储物镯里取出了自己的灵器,向何龙飞杀来,还未靠近何龙飞,便都被何龙飞的嗜血割断了喉咙,两个侍卫用手握住不断涌出鲜血的脖子,直挺挺的摔到在地。

  何龙飞将两件灵器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把俩人手上戴着的储物镯拔了下来,也都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然后便背着手向着薛长贵走了过去。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嘛,薛平贵是我爹,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不仅饶恕你对我的不敬,还能勉为其难的把你收为我的侍卫”薛长贵见何龙飞杀了自己的两个侍卫,脸色不变的看着走向自己的何龙飞说道。

  何龙飞并没有和他废话什么,嗜血割断了薛长贵的喉咙,走上前将薛长贵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取了下来,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内。

  忽视周围人对我投来的诧异眼光,朝着拍卖会场走了过去,何龙飞前面的人见何龙飞走了过来,全部都往两边站开,让出了道路。

  强者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应有的尊重。

  何龙飞给将一张邀请函交给了正在检查的聚宝阁侍卫,一个侍女便带着何龙飞进聚宝阁了。

  何龙飞进了聚宝阁,外面的人才爆发出议论。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敢杀了薛长贵?”。

  有几个聪明的人向薛府跑了去,是谁能得到那份赏钱,就无法得知了。

  “那个人,我不知道是谁,但能拿到有包厢的邀请函,应该也是个颇有背景的人”,一个人看出了邀请函的来历,颇为得意的道。

  “哎~虽然有包厢邀请函,杀了薛长贵,也不一定能过薛平贵那关,祝愿那个除掉薛长贵的好心小伙子能安稳度过吧”,老者摇了摇头,向聚宝阁拍卖会走去。

  何龙飞进了拍卖会,发现拍卖场有五百个座位,要么有邀请函,要么就得花费十个上品灵石去购买,越靠前的座位越贵,二楼有三十个包厢,五个包厢的邀请函是由拍卖会送出的,其他人想要包厢,就必须花费一千个上品灵石,才能够在包厢中参加拍卖会。

  何龙飞随着侍女走到三号包厢,包厢内能清楚看到包厢下面的拍卖,而下面的座位却看不清楚包厢内坐着什么人。

  何龙飞走到包厢内的金蚕丝沙发上坐了下来,吃着桌上的几种灵果,一位侍女敲门后走了进来。

  “尊贵的客人,我是三号包厢的侍女,接下来由我为您服务,您可以叫我小雨”,侍女进包厢对何龙飞说完,便在何龙飞身旁站着。

  何龙飞闲来无事,对身旁的侍女命令道:“把这次拍卖会的拍品单给我看看”。

  小雨从储物袋镯内将拍品单递给了何龙飞说道:“如果您有什么特殊服务,我们都会尽量满足您”,小雨说完俏脸微红。

  何龙飞当然知道什么是特殊服务,为了抑制住自己的害羞,将储物戒指内没有用的东西放到一个储物戒指里,将储物戒指递给了小雨,又将自己紫色石卡递给小雨说道:“把这些东西全都换成上品灵石,划入这张石卡内”。

  小雨在聚宝阁也做了几年了,当然知道传说中的紫色石卡,看向何龙飞的眼神更加恭敬了。

  “好的”,小雨拿着储物戒指离开了包厢。

  何龙飞拿着拍品单看了起来,这才知道,拍卖会一年一次,拍品一共有六百六十六件,其中灵器不在少数,同级别的丹药之类足有一半以上,其中压轴的拍品是一套上品接近极品灵器的铠甲,铠甲的底价都是十万上品灵石。

  何龙飞看了一些东西的底价,发现拍品与自己上次卖的东西等级相当的,自己上次卖的东西比拍品的底价高一成,一般卖给聚宝阁的东西都会比拍品的底价略低,何龙飞准备拍卖会后找白云烟问问。、

  一号包厢内,“小姐,您的眼光真不错,你上次看好的那小子,紫卡内有两百多万上品灵石了,估计杨成武儿子被他杀了是真的,他还在拍卖会外当着众人的面,杀了薛平贵的儿子,薛平贵这次没来,估计薛长贵身上的灵石也被那小子得了去”,祥叔站在白云烟身旁说道。

  祥叔似乎又想起了点什么,又不解的说道:“那小子居然还卖了三张一阶高级的妖兽皮和妖核,薛长贵和杨成建身上估计都不会有,令我不解的是,里面居然会有一张一阶高级变异的妖兽皮和一颗一阶高级变异妖核”。

  白云烟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上次看到何龙飞的时候,他才刚稳固修士下级的修为,这才七天,便有了最少击杀一阶高级妖兽的实力。

  “他成长的很快,据说他杀了杨成建是为了给父母报仇,我想他也不会是个白眼狼,你拍卖会后去查一下那件事的来龙去脉,整理一份资料给我”,白云烟微笑着说道。

  “还是小姐眼光好,又为小姐在那事上留了一丝希望”,白云烟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薛平贵听说自己的儿子被一个没什么来历的小子杀了,心头怒火疯狂的燃烧了起来,立马就向着拍卖场跑去。

  酷●d匠!网首&k发

  薛平贵来到聚宝阁拍卖场前,就要走进去,拍卖场伸手将薛平贵拦了下来,要检查邀请函,薛平贵怒火中烧,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薛平贵正准备往里面闯,一股寒意笼罩在自己身上,就像大水把小火熄灭了一般。

  薛平贵一个激灵,立马清醒过来,以前的克瑞斯城城主就因为在拍卖会击杀了一个人,结果克瑞斯城城主就被拍卖会的人击杀了,以前的克瑞斯城城主是一个大修士中级的修为。

  自己若是也如此去击杀那小子,估计还没走到那小子面前,便被拍卖场的那位阁主击杀了。

  薛平贵拿出邀请函,一个侍女将薛平贵迎进了一个包厢内,薛家的下人们都在拍卖场外侯着,以防那小子参加拍卖会一半,便逃了去。

  侍女回到三号包厢,将紫色石卡交给了何龙飞,何龙飞查看了一下,发现石卡内的数额达到了两百五十多万上品灵石。

  何龙飞也对拍品压轴的铠甲起了兴趣,将那套从杨得水身上得来的一套下品灵器衣服递给侍女小雨,对旁边的小雨说道:“去告诉你们管事的人,说我的那套银狼皮衣和这套衣服都加入到拍卖场的拍品中吧!”

  小雨接了东西就出去了,虽然不知道什么银狼皮衣,但传说中的紫色石卡不会有错,只要将话带到就对了。

  (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