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霹雳一声,乌云密布的天空顿时下起了大雨,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坐在窗台向外观望,像是在思考些什么,少年略微文静,长相一般。唯一与常人不同的就是他的那眼睛,是暗粽色的,这双眼睛也是给他添加了几分色彩。

  这个青年便是我,我叫单一,单是姓读shan,四声,我的父亲叫柳承,是的,我和我的父亲并不是同姓,因为这事,我被我的那些个损友们一顿嘲笑,说我姓王不姓单,我也特地问过我爸,他就说我是收养的,说是路过一个垃圾桶时看见一个脏兮兮的小孩,身上挂着个牌子,牌子子上写着我的名字,索性就抱了回来,听完以后我急忙去找那帮损友们和他们解释清楚,没成想他们接着嘲笑我说是垃圾桶里捡来的,瞬间我就觉得自己很无奈。

  我叫单一,单是姓读shan,是单亲家庭,只有我父亲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在我记忆中,父亲总是忙碌的,于是我就有了这一帮狐朋狗友。

  今天是高中开学第一天,我和葛蛋在校门口驻足而视,望着庄严肃穆的学校,我俩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风萧萧兮易水寒,宝宝一去兮,不复返啊!”我转头凝视着他,望着他的分头目光中充满了鄙视,这货初中也就学了这么点东西了。

  葛蛋,人送外号猥琐蛋,我的发小,为人奸诈,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撸管,他的境界不止于喜欢了已经,是狂热,留着一个分头,从小学到现在的高中,我们是一直陪伴至今,他的口才不是一般的好,这才成就了他的奸诈,家里十分有钱,但是去个商场买东西都要讲价到死,具体后面慢慢看,我家住的附近好像都特别有钱,虽然我并不知道我爸还有邻居们都是干什么的,但是这里好像只有我和葛蛋身上有富二代的气息,其余都附带书呆子属性,所以我们才能成为朋友。

  叹息完毕,我们走进这所学校。

  “同学你好,请问222寝室怎么走?”从我面前走来了一个肌肉男对我说。

  酷l匠\,网Q永{G久l{免p费看D小M#说.

  我粗略的观望了一下,穿了个小背心个大裤衩,胳膊后边隐约漏出了点纹身,小平头,一看就是混混类型。

  因为是关系户,所以我和葛蛋早就知道了班级和宿舍,我也是

  吴先,人送外号吴先生,是我现在高中的朋友,为人仗义热血,宿舍有一个关公像就是他的,开学第一天就被他莫名其妙拉着拜了把子,这其中就有葛蛋。

  梁木森,人送外号树林,刚来我就问他是不是命里缺木,这货还一脸惊奇的问我怎么知道,引得我们哈哈大笑,他的外号主要来自于他的作为,他每天上完晚自习都得去操场后边的小树林打坐半小时,说是他爸从小就交代他的,一直有这个习惯,其名美曰吸天地之精华,因命里缺木,所以选择了小树林。不过他是个学霸,记忆力非凡,可能跟他修炼神功有关系吧

  王萌,他是个男的,而且人如其名,长得特别可爱,有点像娘们,他就像个孩子一样,是个开心果,因为阴气重,所以我们给他取名小比萌。

  这几个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是止步于现在最好的朋友,至于小学的都忘了,初中的只有葛蛋。

  和所有人一样,我有一帮可以付出所有青春来换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