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汐月之后也没再多想,倒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比起以前那羸弱的身躯,现在而言,更加健康了许多,想来是玉佩持有者近来多加锻炼的缘故吧。

  ——红尘涟,敛情缘,浮生梦醒卷流年。

  自那日迎宾苑一观之后,尘宇念谦一直没忘记那一抹角落里投射出的视线,就像一条绳索捆住了他的心弦。倒也不是念念不忘,只是觉得似曾相识,故而有了几分印象。

  他倒是也怀疑过,可能是楼主在观望,但在后来听白宇说自家主人并不曾出现在楼中,便打消了这一想法。却不知,这只是误导,而他,猜中了。

  那日在迎宾苑的时候,仔细想来,白宇的话其实漏洞百出。一个普通的店小二,又岂能了解自家主人那么多,还能主了楼中的一应事务呢?自家主人谦虚之甚,手下却在此夸大其词,这样的组合,想来也是很可笑的吧。

  尘宇念谦不知道的是,离墨雪就是这样安排的,搞得众人云里雾里,便可。

  迎宾苑的酒,也是一绝,尝过一口的人都会忘不掉那种醇香,蓝煜辰也是。为了能再次品到这种美酒,他特地把“四大公子”中的另外三人也一起约到了迎宾苑,时间定在三天后。

  封家二少自然是知道的,便一句话不说直接同意了。尘宇念谦这边,身为王爷,事务繁琐,也只是说了句到时再议。岳翎锐此人尚武,以骁勇善战为名,平时都在注重军队操练事宜或者城中的安全问题。

  当他得知蓝煜辰要找他去喝酒时,倒是狠狠地将蓝煜辰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身为男儿身,不思为家国社稷出力,整日里把酒言欢,饮酒无度,算什么好儿郎?”如此的义愤填膺,也是不多见了。但是臭骂之后,还是同意了蓝煜辰的约定,毕竟自己这些年来为家国做了这么多,都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享受生活,和自己的兄弟,也少了举杯共饮的乐趣,生活过的千篇一律,十分没趣。这次正好可以好好地陪陪兄弟,聊聊家常,扯扯闲话。

  已经许久没有安安稳稳的和兄弟一起玩乐,平日里忧心国家安危,城市安定,忽略了多少的快乐,在这个年少轻狂的岁月里,他比同龄的人要担负起更多的责任。

  再来迎宾苑,蓝煜辰为的是品酒,尘宇念谦图个清静,封家二少自有其乐,岳翎锐则是放松自己,和兄弟共欢。

  四人这次进的依旧是天字第二号包厢,依旧是白宇作陪在一旁伺候,只是多了个人,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岳翎锐平日里一副军人做派,到了迎宾苑之中仍旧没有将他往常的那种姿态放松,还是有一股紧张的气氛,与这个房间的摆设完全相反,本来几人还未觉,直到尘宇念谦来了一句:“锐,你今日不是军人,你只是与兄弟一起喝酒的四少之一而已,何必一直坐的端正,放松一下有何不可?”

  “咳,不好意思,我,只是习惯了,你们别介意,我放松便是,放松便是。”说的时候脸上还留有一丝残存的红晕。

  “哈哈,锐小子,你这样子,可真是够有意思的了,哈哈哈哈。”“喝酒就要放开,兄弟今天要的不是一名军人,而是能与我等一起痛饮,不醉不归的兄弟啊。”

  “知道了。”岳翎锐特意说重了一句话,还缓解自己刚才的紧张。

  ,√更{《新_最快{上酷匠E…网|

  三人看着这当兵当成冷面人的兄弟,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