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这倒是我的失误了,抱歉抱歉,谢谢小二哥的提醒了。”

  白宇这个当事人,见证了封家二少的宠辱不惊,尘宇念谦的去留无意,蓝煜辰的痞子气性,这几个公子哥,倒是与其他人有些许不同。在隔壁的离墨雪更是震撼了,再加上自己手下的四位,个个深藏不漏。

  凤之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虽然不曾多言,却也是有让人几度垂泪的往事。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这般的喧嚣,以至于曾经的凤之遥也早已离开凤凰台,十年客旅,他一袭红衣,妖娆如女子般的容颜,只让人觉得不可接近。那微闪的双眸,一直盯着杳无人烟的路口,近处是一排古杨,而路旳尽头,是她的家。

  “月儿,你还在等我吗?阿遥回来了。”可他不敢走过去,他怕自己看不到日思夜想的她。当年为了她,他离家十载,而她,也曾许君一言非君不嫁……

  这是八月的长安,一切都透出一股凄冷的感觉,秋风萧瑟,人心寒凉,枯木腐朽,世情淡薄……凤之遥回来了,然而看到的竟不是意想中那物阜民丰的场景,汐月待自己亦如陌生人一般。想来,这到底是怎么了?

  “月儿,我是阿遥,那个决心要娶你的阿遥,为了你,我离家十年,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为何你会这般对我?是我做错什么了吗?”凤之遥一袭红衣如旧,手紧紧地抓着古汐月,似有不到黄河心不死之意。

  “阿遥,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难道你非要让我把一切都说出来吗?我不想的。”双眼不去看凤之遥那炽热的目光,她怕自己会伤心,也怕阿遥知道后伤心。

  这里已经不是从前的凤城,「长安首富凤天宇,凤之遥的父亲,因在这里声名远扬,且凤之遥的叔父凤天翊战功赫赫,为了纪念凤家,将城命名为凤城。」凤天翊战死沙场,凤天宇也在经商时被骗,破产,内心郁闷,气绝身亡。凤之遥刚回来就去找古汐月,都没能回家去一趟呢,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了。

  暖风迟日,冷雨逐空。凤城破败,月满将亏。月儿将凤城的境况告知风之遥,顿时他手中打开的折扇也掉在了地上。脸上尽是阴霾,一下子就呆住了。不一会儿,他缓过神来,“月儿,我先回家一趟,你等我回来。”走到月儿跟前,轻轻将其拥入怀中,唇轻点古汐月的额头,便转身离开了。

  Z-最U●新:。章节◎%上u%酷匠)/网}V

  凤家破败,心中有些许揪痛的感觉,毕竟凤天宇将自己养大,依稀记得凤天宇抱着自己坐在庭院中,给自己讲如何去算账,还说以后等他老了,这凤家的一切都交给自己来打理,当时自己很认真的说,“父亲,阿遥不会让您失望的,一定好好学习。”十年了,离家十年只为博月儿一笑,没曾想竟会变成这样,家破人亡,呵呵,这是老天跟自己开的玩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