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不是吧,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可以,不赔么?”封二这下发憷了,两只手紧握双拳。

  “封二,这次辰可没有说错,此楼之主非一般之人,在各方面都有所涉猎,更是在酿酒之上独辟蹊径,以有情石做酒坛,无情水入酒,这方式可算得上是亘古未闻的了,难道你觉得他家的东西能是如普通贫民百姓家用一般么?”尘宇念谦抽开了自己随身的折扇,再加上它本身身着红衣,风骚中显出一丝魅惑,眉宇之间却又透出一股子英气,丝毫没有违和感。

  “额,好吧,那我要怎样才能挽回啊,我家老头子若是知道我这般惹祸,估计是会打死我也不甘心那。”封家二少此刻耷拉了个脸,垂头丧气,双眼像是见了神仙一样的望着尘宇念谦,希望他能够给个主意解决一下这个燃眉之急。

  尘宇念谦则是一脸的无动于衷,把问题又丢回给了封家二少。

  “我说你俩是不是兄弟啊,一个落井下石,一个见死不救。你们,我真是错看了你们了。哎,算小爷命苦。”封二彻底灰心了。

  “封二,你见好就收吧,看看白宇怎么说。”蓝煜辰看不下去了,这封二也太能作秀了吧,这般,将尘宇念谦和他置于何地啊,倒是让外人看了笑话。

  “我,这不是着急了么,你俩又是这般做派,我急了才……”封二这下也不好意思了,说话声音也是愈加的小,渐渐就消失了。

  白宇见这三人演完这台戏,方才开始说话。“三位公子,我家主人虽身有数奇,却也是一般人,性情自然也如一般人一样,并不是那样很不好说话,不善言谈之人,故而,封家二少并不必这般懊恼,您大可将此事直陈与我家主人,我家主人或许会念在二少是初犯,有如此诚恳的态度之上,对二少您网开一面,说不定就不让您赔了呢。”白宇笑了,却也是说中了其中的门道。

  此时封二在这里无端懊恼,倒不如直接告诉楼主封二的过错,也好过到时候被他人言及,多加诟病,反而徒添了几许烦愁。

  “说的也是,那敢问小二,你家主人现在何处,可否告知在下,在下等好当面致歉,以慰在下等人心安。”尘宇念谦是个有名的礼貌人,自然是先将好听话都说了,免得落人口实。

  “不巧,我家主人现不在楼中,我家搂住有言:凡有需求者可留一联求对。无对或是绝对便可满足需求者一个愿望。当然在本楼的能力范围内。若您有意要道歉,可以在我楼中无字联上手书一联,若得我家楼主观得,自会告知,您几位若有兴致,不妨试试看。”

  H酷匠O6网|正e版\首_发X。

  “好啊,虽说在下书法不及你家楼主,但在楹联一列,在下还是可以称得上是个中翘楚的。”

  说完,封二直接手书大字“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不观其义。”果然,狂草写出了封家二少平日里喝酒的豪迈,也扫清了他方才心中所有的阴霾。此刻他放声大笑,不在意其他事物,只余自己一人。之后便转身离去,却不想下起了雨,封二却浑然不觉。

  一转头好巧不巧的撞到了正欲回家的离墨雪等人,也只是稍加道歉便继续前行。

  离墨雪望着这冒失的封二,对他本人的性情有了不一样的见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