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这么说,你家主人定是书法高手喽。”尘宇念谦问道。

  “不敢,我家主人说,书法大家都是供人敬仰的先师贤士,吾辈俗人,岂可担此大名。”白宇笑言。

  “喔?为何,你家主人此等水准足以与颜柳媲美,何故这般谦逊,须知过分的谦虚也是自负的一种。你家主人应当不至于自负的吧。”

  “自然,我家主人虽不曾习得先师笔法,却也得以自成一派,自创手法比之颜柳有所不及,然也有从中推陈出新之处,不善评比,先师之名,不曾有所追及。只是稍加修习,并不深入。”白宇说话时眼神中透出了尊敬的意味。

  二人正谈的兴起之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了出来。

  “酒逢知己千杯少,好在他乡遇故知。此刻有酒我独醉,举杯对饮正当时。谦少,辰少,喝酒么,我在此处找到了珍藏三十年的女儿红,不要怪兄弟看到好东西不分享给你们,兄弟这,可算够义气了吧,呵呵,唉呀。。。。。。”一男子喝的醉醺醺的,话没说完,就从窗户处掉到了地上。

  掉到地上这位,就是四公子之一的羽公子封启,烂醉依旧不忘饮酒作诗,倒是多了几分风趣。“樱雪纷飞簌,款款傲霜花。

  青山绿水无数,惆怅落谁家。

  只身他乡为客,光阴荏苒几许,过目尽春华。

  独把弦音赋,箫笛已无他。

  酷!匠网x永6久'!免费@看5小说`

  敲竹韵,写兰词,寄天涯。

  东篱把酒,共饮琼露醉西斜。

  萧管羌笛吹破,琴鹤相伴朝暮,卧云听胡笳

  江山与君共,笑看浪淘沙。”

  传言“京城四公子”有谦公子—皇家尘宇念谦,辰公子—右相蓝书乾大公子蓝煜辰,羽公子—户部尚书封洛二公子封启,翎公子—骁骑少将军岳翎锐。曾经几度是京城女子心仪的夫婿人选,也造成过这四公子不敢出门的状况,因为一上街,就会有女子蜂拥而至,把四人围个水泄不通。

  要说这四公子,唯独封启这名字“羽公子”取得别出心裁,羽,有铩羽而归之意。

  在那个少年意气风发的年代,都喜欢做些让人觉得了不起的事,封启亦然。他曾经有过要做武状元的伟大志向,结果,在武考开考当日,他因彻夜饮酒作乐而烂醉如泥,最后都是被直接抬到武场的。

  户部尚书见儿子如此模样,狠下心来直接让下人去提了一桶水浇在封启的身上,封启被冷水浇的身子发冷,一哆嗦起来依旧是半清醒的状态。

  武场比试采取抽签的方式,两人比试,胜者晋级,败者退出,以此类推。

  在场上,轮到封启之时,他先是自顾自的耍了一段醉拳,再来又歪头晃脑,对手见此情形,只一击,便将封启击中,打倒在地,此刻封启还在宿醉中,倒是不忘作诗:“你说:少年儿郎,志在四方,保家卫国,自应枪扛。

  我说:一壶浊殇,寄情酒香。杨花落尽,定当归往。

  君曾言:

  白衣风华恰少年,寒衣征歌踏清欢。

  人生几度春秋梦,缱锩流年去不还。

  君曾言:

  男儿当提三尺剑,弑尽天下不义人,

  弹剑长歌红尘笑,跨马扬刀笑昆仑。

  君曾言:

  自古英雄出少年,扬鞭策马定江山。

  千秋是非风流过,不慕荣利不慕权。

  问知己:

  天下风云与谁观?

  君笑颜:

  良辰美景皆入诗,他乡羁旅觅归期。

  沽酒千杯凌云醉,一缕清风一缕思。”这样,一代诗客便在武场上失败,铩羽而归了。

  这回,他有事这般,还不小心从窗户上掉了下来,也是一个笑料啊,娱乐了天字二号房中的三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