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即使这般,我也只好入君地随君俗了,尘宇念谦,我的名字。”尘宇念谦并没有因为迎宾苑的古怪规矩而生气,反而更加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有这些奇怪的思想,做如此有违常理的事。

  “那客官可有凭证?如何能够证明,您所言的是尘宇念谦就是您的名字呢?”白宇的恭敬也是让尘宇念谦很是欢喜,眼前的人似乎是真的不认识自己,却待自己这般的有礼,却又透着狡猾,这里的人,难道都是这样的么?尘宇念谦很是怀疑啊。

  “这是在下的玉佩,京中只此一块,是当今圣上赐的。不只如此可以了么?”

  “公子请。”白宇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确认不假便放了尘宇念谦的行。

  但身后这蓝煜辰,想要直接跟着进去,又被白宇给拦了下来,“公子,您呢,身份,凭证,请拿给小的看看。小的好放您的行,也劝您莫要为难小的,毕竟小的的主人初次在此开店,不想跟任何人结仇,徒添麻烦。”

  “这,我,谦,他不让我进去。”蓝煜辰一向比较随性,哪里要管这些,这下可是把他给难住了,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带,有的只是银票。

  他便将准头转向了尘宇念谦,希望尘宇念谦给他出个主意,“他是我带来的,让他进来可以么?您行个方便吧!”

  “客官,这,不好吧,若是我主人知道了,”看起来好像很纠结,尘宇念谦忙向蓝煜辰示意,蓝煜辰才想到可以拿钱来打发,“小二,我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我把这些都给你,你放我进去好不好,再说我也是来探讨着书法的有识之人,何苦再此为难我呢,与人便利,予己便利不是么?”

  白宇看了两人一眼,笑笑,“客官您可以进去,但是,您的钱,就莫要再拿出来了,不然会脏了小的的心,坏了小的做人的规矩,恕小的不能接受了。”

  这当下,尘宇念谦和蓝煜辰都失算了,本想着拿钱或许能够打动这小二,没曾想,小二也是心性耿直之人,何能愿意接受这白得之财,还是自己这方被人家搞得下不来台,十分的没面子,不过两人好歹是进去了。

  两人进入迎宾苑之后,红衣男子,也就是尘宇念谦突然发现在二楼处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瞟过来。

  由于这视线只是匆匆一瞥,尘宇念谦便也没有将之放在心上。相比之下,蓝煜辰这等吊儿郎当惯了的管家纨绔,自然是不会有这等细微的感觉。

  这道视线正是从二楼离墨雪的天字第一号房间里投出,却也只是小小的试探,不想倒是被人发现了,足见此人警惕性之高。

  酷J匠1R网%正!版》W首发

  离墨雪收回视线,便喊来凤之遥一起商议接下来的事宜。

  而这厢,尘宇念谦和蓝煜辰进入了天字第二号包厢。白宇按照离墨雪留下来的规章制度进行接待这两位贵客。

  「规章规定,凡宫廷贵族皆使用金器,一应供应与宫廷相仿。

  凡一品大员及其子弟,用银器,酒为西域特供葡萄美酒,以夜光杯盛之。可设立屏风,后有歌女可供弹唱以乐众人。

  二品大员使用镀银器具,酒水方面可按需求来定,只要付足够的费用,便可满足一应需求。

  其他官员与乡绅氏族皆可按二品实行,平民百姓则以最普通的方式对待。

  天字一号楼对内开放,天子二号楼对贵宾开放。」

  尘宇念谦属宫廷一派,自然是最高档的服务。因为蓝煜辰家中也算是皇亲国戚,再加上他是和尘宇念谦一起的,便给他二人一样的待遇。白宇就站在二人桌前,静静地立在一旁,等两人吩咐。

  尘宇念谦是皇族之人,自然是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开始转头问白宇,“本人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小二哥可有兴趣回答一下?”

  “不敢,不敢,客官您只管问便是,小的一定据实已答。”白宇笑着说。

  “刚才在门口看到门上手书大字'迎宾天下',气势绝然,实是佳品,敢问是何人所书?”尘宇念谦抬眸,说道。

  “哦,客官说的可是那牌匾?”“自然。”

  “客官有所不知,那是我家主人闲来无事,喝酒之后随性所书,在我家主人那里来说,其实这都算是废品了。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