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凤之遥

  离墨雪一身暗色衣裙,头上只插一支桃木发簪,脸上未有任何粉饰,趁着夜色飞快的向云苑掠去,云霓虹早已负手站在暗道出口等待。“雪儿,来了?”“嗯,虹姨,我来了。我们开始吧。我先学习什么?”“雪儿,我先给你一套云族内功心法——《残云诀》,你先试着看一下。”说着将一本书递给了离墨雪,“残云诀,这个心法是干什么的?”低头翻开书页快速的翻看着。“这是云族的秘技,是只教给嫡系子孙的心法,只有血脉纯正之人才可以发挥它的真正作用。这本心法,可以使你将天下武技收为己用而不必去学习其内功心法,可以说是一本宝书,同时,此书中实存在一本药典,嫡系之中血脉最强悍之人方可得到,雪儿,不如,你来试试,将自己的血滴在书背上。”“哦,”说着,举起食指放至嘴前,贝齿轻咬,将手指咬破,一滴血滴在书背上,不久,书页上便出现了另一番景象。

  正面依然是残云诀,而背面早已变成了绯红色。显出了生涩难懂的古老字体——《残云药典》。“虹姨,我看到了,是残云药典,虹姨你快看啊!”离墨雪欣喜地将书捧到云霓虹的面前。云霓虹接过来,望着自己手中的那几个大字,手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声音也略带颤抖。“没有想到,原来传说竟是真的,真的有所谓的药典,雪儿,看来你真的是天命之女啊,今生注定不平凡,呵呵,从今日起,你就开始修习残云诀吧,好好看一下,等记熟心法后,我再教你武功,好吗?”

  离墨雪捧着残云诀,快速的翻过,不足一息时间,就将整本残云诀熟记于心。“虹姨,残云诀我已经看完了,您现在教我武功吧!”

  “啊,雪儿,你……看完了?”带着一些不相信看向了离墨雪。“嗯,是啊,虹姨,我早就倒背如流了呢!”「离墨雪被称为天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超乎常人的记忆力,过目不忘的本领,即使是灵魂穿越,效果依旧不减当年。」“雪儿,你,这也太妖孽了吧。”“虹姨,哪有你这样说人家的。”

  “呵呵,那就开练吧。”说着转身走至殿中央,站在站台上,“雪儿,你看好了,这是残云剑法,残云剑法第一式,风卷残云。”

  一袭白衣,一把紫霄剑。“天外飞仙,一剑惊鸿。”风云骤起,又急剧下降,世人只道了一阵大风┅┅

  “小姐,坐下来休息一下吧,你的身体毕竟不是铁打的,你才刚接触武学,莫要逞强啊,不小心反倒误伤了自己那多不好啊,夫人知道了,会心疼的。”碧儿着一身的绿装,手里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紫砂壶茶具,缓缓地从后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或像一株桃花,香飘十里的吸引力任谁见了都寸步难移,偏偏这样一个清丽脱俗的可人女子竟然是离墨雪的侍女,让人好不惊奇。

  曾经的离墨雪亦未曾发现,在身边服侍自己多年的小丫头碧儿竟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云霓裳的徒弟,也是她在世时为自己留下的一大助力,不仅武技超凡,琴棋书画等更是无一不精,这与当初叱咤风云的离氏商贸掌权人——离墨雪,那真可谓是不相上下了。想到这儿,离墨雪不觉庆幸自己得以如此,浅浅的笑了笑,便随即将紫霄剑收了起来,轻踏两步,身影便落在了院内的石桌前,然后坐下。

  碧儿也早已将茶具摆放好,将一杯刚刚泡好的茶叶放到离墨雪的面前,离墨雪仔细一闻,“武夷山陕北后茶田中的车前雨露,天泉山泉水。”轻轻一啄,“恩,茶,不错。不过,这火候,似乎是差了点哈。”说着眼神转向了碧儿,“若是换上忘忧泉的笑泉水,一定会更加香醇的呵呵。”将茶杯捧在自己面前,双唇轻抿,茶水早已融入腹中。甘醇的香气让刚才练习剑法的离墨雪感觉心神舒畅,十分清爽。

  “据说此剑原名惊鸿,是一位山间老道偶然的的一块玄铁以自身劲力覆与玄铁继而打造出来的,而当时有一女子刚好经过,一面惊鸿,老道便以惊鸿命名此剑。我却不认同此道,你看着剑身,通身透出一种紫气,有股紫气东来之势,再加上此剑剑气可直冲云霄,自然紫霄这个名字是最最符合的啦。”离墨雪品完茶,一面抽出剑指给碧儿,一面讲给碧儿听,碧儿只得道是。离墨雪便细细的又端详起了紫霄剑。

  忽而离墨雪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碧儿,“碧儿,要不,我们出去玩几天,好不好?这段时间我还没出过府呢。”沉寂了这么多天,离墨雪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不合时宜的清纯与童心这耍小性子般的语言,却是大有深意:既然要在这世上争一席之地,就一定要自己的资本,势力,而离墨雪今日,则是有意要去探探城中商铺以及各大势力的分布。同时,也要找一块大的地方,用来组建自己的势力。“好啊,小姐,那咱们就出去逛逛吧!”碧儿也是个大孩子,多年来与离墨雪同处在深闺,奉主母之命护其周全,一个女孩子的童年,就这样被耗尽,但碧儿依旧有一颗童心,一如离墨雪一般,当然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她去做。

  离墨雪换了一件淡装的男子长袍,从街道上姗姗而过,碧儿书童装束紧随其后。他们首先去的地方自然是当初买下的那个客栈——后来被离墨雪起名为迎宾苑。

  本来离墨雪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觉得那些土匪草寇什么的,一般都比较粗野,客栈自然不会有什么气色,却不想迎宾苑被那几个碧儿带回来的人打理的红红火火,这让离墨雪对这些素未谋面的手下,更多了一份好奇心。

  进入客栈,一个比较有眼力见儿的伙计当下就认出了碧儿,便连忙走到门口相迎,“碧儿小姐,您怎么来了,快请进,这里下边喧闹,扰人清净,您是贵人,又是主子,请您去楼上雅间,我等好向您汇报这段时间客栈的业绩。”说着,伸出右手,将碧儿往上迎,碧儿当即转过身来,对着离墨雪说道,“小姐我们先上楼再详谈吧。”

  伙计带着碧儿跟离墨雪上了雅间,先请二人坐下,在桌子上到出两杯茶水,“两位请先慢用。”便立在一旁,等候吩咐。离墨雪也不矫情,却也没有去看伙计,拿起茶杯轻轻一啄,便放下。

  碧儿是个有懂事的,转头对伙计说,“将能主事的几个叫来便可,其他人继续接待客人,我有要事要与你等相商。”

  “是,小的知道了,小姐稍等片刻。”转身下楼,不稍半刻,便将三个男子带来,一个尖嘴猴腮,一个眉清目秀,一个高头大马,外带刚才的小伙计。

  离墨雪直截了当的说,“叫你们来是为了商量一下今后的发展,我看你们几个将这客栈经营的还不赖,那你们就守住这个客栈,以后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据点。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自报家门吧。”

  首先发言的当然还是领他们进入客栈的那个伙计,这人一看便是那种处事圆滑之人,“小姐,小的名叫钱贵,曾经当过客栈的伙计,后来得罪了一个官家少爷,被抓入大牢毒打,后来有幸逃出来,便与他们一起了。”

  “凤之遥,凤家人,被奸人陷害全家灭门,在下是唯一的幸存者,自幼文武双修,文墨一类的最为精通,账房先生亦是当得的。在下不求能得到什么,只是想找个安身立命之所,我,已经不想在漂泊下去了。”那个眉清目秀的男子先是对着离墨雪深鞠一躬,方才言明,却也是在谈及自己的时候心情不免有些触动。

  接下来是那个尖嘴猴腮的,“小的白宇,家传一套顺手牵羊之能,能盗得宫中至宝而不被发觉。”此人说话时候脸上始终带着一抹笑,却让人挑不出错。

  “武进,我力气大。”看起来属于那种敦厚老实类型的大汉。

  离墨雪听了众人的话,暗暗将几人的情况记在心中,并对接下来的事做了吩咐:“好,既然你们说完了,下面我来说,离墨雪,离府大小姐,传言痴傻无盐,一无是处。”

  说着不经意的将众人的神色一一扫过,浅笑,继而又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几个就跟着我办事,汝等可愿?”

  “愿意,全听小姐的。”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那好,那么接下来我安排一下,凤之遥,你就暂时当账房先生吧,客栈的一应事务全由你来主管,钱贵,做伙计应该不委屈吧,武进的话,护卫吧,白宇,你负责帮我搜集消息,等我有需要,自然会告诉你的,诸位可有异议?”“没。”

  K酷t}匠9V网首发(x

  “接下来,就各安其事吧,凤之遥,你一会陪我出去一下。”“好。”几人便离开了那个雅间。只剩下了离墨雪和碧儿,当然还有凤之遥。“一会陪我去一趟百媚楼,我有要事。”“妓院?你一个女子,这,合适吗?”凤之遥一脸疑惑的看向离墨雪,“莫非,你是要?”“是的,妓院一般来说是各路人马云集游乐之所,自然会有我想要的。”离墨雪从来都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便直接应下。“好吧,需要我怎么做。”“很简单,你在里边随意,我进去闹一场,只待我成事之时你帮我离开便可,我想着与你来说,并不难吧。”离墨雪计上心来,眼角的笑容更加迷人,看得凤之遥都有些痴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连忙情况咳两声以作掩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