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战古大陆,是由原始上古,神明墨染和卫凌所创,大陆主修玄气,后世十万年来,六界之中各有一人突破神级,成为超神,同时墨染与卫凌在人界收有一徒,悉心教导之后亦突破成功。二人之子卫墨生而集天地灵气,称“天之子”,出世而成神。

  于是墨染与卫凌突发奇想,逆合八卦,创太极宗,宗下分阴阳两仪,始化四象,建四象谷,支分八卦,成八卦之阁。「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引天地之气,日月之华,以自身精气为始,锻十大神器,将其与自然剥离,进行属性对分。

  ****属性:金——金神魔尹灏煜,木——雪神墨染(离墨雪)~雪漫空间,水——水神君临,火——火神独孤谋,土——花神风云扬,风——风神卫凌(卫凌枫)~风控时令,光——月神柒月(千羽蝶),雷——雷神尘宇念谦「红尘涟,敛情缘,浮生梦醒倦流年;梦三千,月宇寒,执笔念谦墨上雪。」,暗——死神步杀,影——天之子卫墨。。。。

  ★十大神器:金-九天龙吟尺,木-流殇引绝琴,水-秋离分水枪,火-火离心炎石,土-千尺碧云峰,风-清羽扶风扇,光-斗转星移珠,雷-青光紫电剑,暗-幽冥招魂幡,影-逆影换轮镜。

  清冷的容颜,乌亮的头发,一个出尘的女子,正端坐在办工桌前,明亮的双眸轻轻地眨着,享受着这一丝来之不易的空闲时间。她,就是离氏商贸的掌权人,离墨雪,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十二岁接手离氏商贸,智商系数高达二百,在各方面都有广泛的涉猎,可谓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刀枪剑戟样样皆能,还有高超的知识技术和高度的管理经验,自从爷爷离世后,就一直尽心尽力的打理他留下来的产业,很久都没有这样惬意的时光了。

  离振天,前离氏商贸的掌权人,面相和蔼,实则杀伐果断,威慑力是十分得强,曾一度创造了多个商业奇迹,在商坛广为留名,无人不晓。在五年前这位掌权人却因一场车祸而意外陨落。在他的遗嘱中将偌大的离氏商贸和离家的一切都交给了自己的孙女离墨雪,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当时她才十二岁。离氏商贸的几个股权人觉得这样一个小女孩根本就成不了什么气候,离市商贸到了她的手里,只怕会覆灭吧,于是便处处使绊,想让她知难而退,而离墨雪却丝毫不在意这些,她发挥着自己的才能,将离氏商贸管理的井井有条,连离氏商贸的人几个老家伙看了也连手称快,在不知不觉中也渐渐接受了这个新的掌权人,都收心在她的手下好好地干着。离氏商贸因这几个大头目的和谐相处,也渐渐的发展起来,如日中天。

  离封,离振天之子,离墨雪的父亲。整日徘徊在歌舞厅与酒吧之间,丝毫不注意离氏的发展,还整日大把的挥霍和消遣,只是离氏商贸曾出现大块的内部亏空,不过在离墨雪的打理下,又逐渐恢复了。他还觊觎离氏商贸掌权人的位子,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还曾将离氏商贸的商业机密传到商界对手的手中,导致离氏几近到破产的地步,在明里暗里做了不少的手脚,不过离氏商贸因着离墨雪的关系,也就没有深究到底了。可他却死不悔改,我行我素。

  离墨雪正在办公桌前想着那离世五年的爷爷,想到自己这些年尽心尽力的帮爷爷打理好的离氏商贸,看到这些,远在天国的爷爷应该会开心的吧!脸上流露出一抹温馨的笑。

  忽然一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离墨雪拿起手机一看,脸色瞬间阴冷了起来,是她最厌恶的那个人打来的电话,她一下就挂了。之后又是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离墨雪没办法,只好接了起来,语气却是极其的阴寒。“找我干嘛?有事快说,没事就挂了,我没时间跟你耗着。”

  “小雪,今天是你的生日,就回家一趟吧,我做了几道你最爱吃的菜,回来尝尝吧,你已经好久都没回家了,我很想你呢,回来看看也好啊。”

  “回去?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我回去干嘛,自找没趣啊?收起你的虚情假意,这一套糊弄糊弄别人还行,在我面前装什么装,看着太恶心,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用费闲些功夫。”

  “小雪,还是回来吧,你妈妈她……肯定也希望你在家过好生日……”

  “别跟我提我妈,你没那资格”此时的离墨雪正咬牙切齿,脸上也显现出一道嗜血的红光,语气阴寒之极,连字也是疯狂的吐出,凸显了她此时的愤怒。电话那一头自然看不到女子的面容,若是看了,定会惊诧,这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却目露凶光。气势也是十分的煞人,让人无法联想面前坐着的是一个少女。

  「离封,在外整日拈花惹草,还经常带其他的女人回家过夜,离墨雪的妈妈叫白梅,是个温婉贤淑的女人,行事比较怯懦,自然也就管不住自己的丈夫,遇此场景,为了离墨雪能有一个好的童年,好的家庭,只得忍气吞声,什么也不说,自己晚上在被子里独自抽泣。

  可有一次,离封竟然直接将一个女人带到了她与离封的主卧,煞有其事得将白梅赶到了客房去住。这让一直忍让的白梅失去了尊严他感觉自己已经濒临崩溃,她想到了自杀。一向懂事的离墨雪察觉到了母亲的委屈,就跑到客房去安慰母亲,看到母亲正在独自抽泣,离墨雪也跑过来抱着母亲一起哭了起来,哭累了,离墨雪就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然后小手伸到白梅面前,轻轻地擦了起来,嘴里娇甜轻快的话语在白梅耳边“妈妈不哭,小雪在,小雪陪妈妈。”双眸十分的有神,白梅看到自己可爱的女儿,欣慰的笑了。

  “雪儿乖,妈妈没事,快去睡吧。”轻轻地带着些许温和。

  “嗯,妈妈也睡啊。”欢快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上床睡觉。

  单纯的离墨雪只有五岁,自然没想那么多,却不知道这是母女两人的最后诀别。

  第二天,离墨雪自己起床,跑到了客房去看妈妈,没有看到人,只见在桌上却放着一封信,床头还有一瓶药,妈妈身体很好,很少喝药的,离墨雪感觉不妙,这种场景她在电视上看到过许多次,留信说明妈妈要“离开”,她飞快地跑到了浴室,因为这是通常自杀的人都会选的场所。走到门口,离墨雪的脚步越发的沉重了起来,她不希望自己看到妈妈自杀的场景,可她还是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心里一直默念妈妈不在里面,一定不在里面。

  可是正如预期的一般,她看到了,她看到了白梅正半靠在浴池前,一只手臂搭在池中,顺势一看,浴池早已成为一片绯红。白梅已经死了。沉痛的事实打击了小小的离墨雪,也让他与离墨雪之间有了一道不可能越过的鸿沟,离末雪对他的仇视也更深了。」

  “小雪。。。、、、”

  “好了,不用说了,我回去。”说完就挂了手机。随后又拿起面前的电话,按下快捷键,拨通。“小陈,我有事出去一趟,所有的事从现在开始有你和月两个人接手。不用管我。就这样。”

  “好的,离姐。我知道了。”二人一起挂了电话。

  离墨雪起身,准备去参加那个人为自己准备好的鸿门宴。中途她想了很多,无论那个人怎样使计谋,我都接受,今天,也是时候了,一切就在今天做个了断吧!

  离氏商贸此时除了小问题,确实很棘手,需要离墨雪来处理,陈翔和月拨通了离墨雪的手机,却始终无人接。感觉事情不妙,就打开了离墨雪的手机定位追踪器,赶到了离氏商贸,却发现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才明白刚才离墨雪所说过的话的含义,离姐出事了。

  小陈拿起离墨雪的手机,发现离墨雪在打电话前曾接到离封打来的电话。众人便急忙朝着二号别墅赶去。

  离墨雪走进二号别墅,离封正将两盘菜摆到了桌子上,“小雪,来了,先坐吧,一会儿就好了。”一副慈父的摸样。

  酷U匠^网@V唯一‘(正*版、,%其他x都?z是盗版

  可这个样子却让离墨雪看着十分嫌恶,“收起你的这幅嘴脸,看着恶心。有事就说。”

  “把你的权力交给我。”

  “没门,那是爷爷给我的,你没权利拥有它。”

  “是吗?如果,你死了呢?”一抹邪恶显现了出来。说着就掏出了身上的手枪,对准离墨雪的脑门,扣动扳机,开了一枪。

  离墨雪冷笑,手中甩出一把飞刀,正扎在离封的左胸上,两人同时倒下。

  小陈和众人赶到,就看到了这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漠北孤狼说:

本狼是换了名字重新出现,若看到凌月挽尘字样,不要疑惑,那也是本狼的名字,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