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向洛楚云的额头上时,洛楚云猛然张开双眼在一声惊呼后猛然挣扎着坐了起来。他昨晚又做了个噩梦,梦见了一个人将匕首捅进了自己胸膛,来到轩门的几个月洛楚云一直连续不断的做着这个梦。他的头一阵剧痛接着几段记忆重现在他的脑海里,正当他想起自己所在的轩门时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咯吱”。

   进门而来的是一个陌生男孩年龄仅仅比洛楚云大一些。

   “你是洛楚云,对吧?”男子缓缓的向前走来道

   洛楚云点了点头问道“你是?”

   “哦,忘了介绍了,我是这轩门弟子,我叫陈深,你可以喊我陈师兄。”

   “陈师兄,师弟无理了!”洛楚云赶忙爬下床道

   “没事,师弟你马上穿上衣服再喝一些我送来的粥就赶紧去跟我见大长老吧,他要见你。”说完话陈深从门外端进来一碗白粥然后就在此出去了。

   一碗白粥在现在浑身乏力冰冷无比的洛楚云眼中就好像一碗美味佳肴摆在他眼前。

   很快,洛楚云拿自己的手擦了擦自己嘴角最后一粒米然后走了出来道:“师兄,请带路吧。”

   毫无疑问轩门所处的位置极好,它不像北方一样整日寒冷也不像南方一样四季温暖而是处在大路中间也就是黑耀帝国的南部,这里四季分明,更为重要的是轩门建立在一座小山上不仅远离尘世而且远离了人类因为无限贪婪带来的战争。

   整个轩门一点也不大也就刚刚一会儿洛楚云已经走过了半个轩门,陈深指了指了不远的高坡上有一栋不高的竹屋,也许是雪的缘故,要不是陈深告诉他洛楚云一点都看不出高坡上的是房子。

   陈深道:“ 我就送你到这里,上面就是大长老的住处,快去吧!”

   洛楚云点了点头跑了上去当他回头的时候陈深已经离开了,于是洛楚云回头敲门,在几声嘈杂声后里面传来了声音:“是洛楚云吧?进来吧!”

   洛楚云带着激动的心情推开了门,他刚刚推开门发现屋内几乎什么都没有,正对着门的是一个书桌,书桌后是一个庞大的书柜,虽然屋内没有窗户但是却极其明亮,洛楚云缓步走向书柜看了看四周最后从书柜中抽出一本书,洛楚云默默的念出了书的名字:英之凯歌。

   几乎是同时殷长老也说出了这个名字。

   “真没想到你识字,在一些低修行者中也有大多数人不识字更别说普通百姓了。”殷长老从桌上拿起一支毛笔递给洛楚云问道:“会写这四个字吗?”

   洛楚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识字,是他、父母教自己的吗?他一无所知,他将书本放下拿起蘸好墨水的毛笔行云流水的把四个字写了下来。

   殷长老开心的笑了起来道:“不错不错,喜欢这本书就拿走看去吧,像这种书大陆上也不多见了,不过今天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干。”

   “我问你,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洛楚云摇了摇头

   “我是一名修武者,灵气师,我现在想问你,你希望学习灵气的修炼吗?”

   洛楚云茫然的看了看殷天启,他虽然听过这种职业不过就目前来看他还从未见过一名灵气修炼者在看到殷长老之前。

   “或许你永远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修炼灵气。”洛楚云刚刚听完殷长老说完这句话,自己的眼前一花,他似乎在掉进了一个深水谭里,不过这里的水非常温暖,他能够清楚地看到水里鱼儿的游动,一丝丝金色的能量环绕在他的身边温暖无比,不知道过了多久金色的能量几乎包裹住了洛楚云的身体,洛楚云瞬间感觉到自己力量变大了许多。

   殷长老看了看摊在地上的洛楚云,笑着摇了摇头心里默默道:“整个轩门初次灵气汇聚需要这么庞大的灵气除了你这小子就是没有其他人了。”

   洛楚云就像一个漏水桶怎么灌都灌不满,终于,在殷长老努力下金色的能量终于不需要汇聚了,正当金色之力在完成最后一部凝聚时,一道黑色的灵气穿过金色的能量融入了洛楚云体内,洛楚云只觉得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其实洛楚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睡觉了因为梦境的干扰就像永不知足的小偷来偷取自己的幸福。

  Uc酷ka匠网A唯B$一Sj正版,其他,G都是盗版

  这次洛楚云又做了一个和原来一样的梦,一名黑衣人屠杀了千千万万的人,梦里火光冲天最后一把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可是这个梦境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它重复一遍再重复一遍最后又重复一遍,洛楚云感觉到自己已经感到无助与恐怖时,洛楚云被一个呼唤叫醒了过来,随后映入他眼帘的的是陈深和大长老。

  洛楚云这时才感受到自己浑身乏力。

  “洛楚云你的体内似乎有两种灵气。”大长老说道

  “不!”洛楚云失声叫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喘了两口粗气后将挂在胸前的一块玉拿给了殷长老“也许是这个的原因。”洛楚云其实心里知道并不是这块玉的原因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说出实话。

  殷长老奇怪的看了看洛楚云再看了看这块玉道:“也许吧,不过最后还是得告诉你,你已经是一名灵气师而且灵气有色,是一名战兽师,恭喜你。”就在殷长老刚起身又叹气道“我们都是你的家人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保护你。”随后,殷长老将玉扔给了洛楚云。洛楚云看了看手中的玉。这块玉是洛楚云对他父母唯一的记忆了,他还能记得自己还是婴儿时父母将红绳串上这块玉套在他的脖子上时,玉上特殊的香气,洛楚云又再次将玉套在自己身上随后问道陈深:“什么是战兽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