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所谓的殷长老见到马车远去不禁自言自语道:“要不是门派支持他恐怕今日也不会这般顺利了,小小年纪却又如此野心不知是福是祸!”

   远处追逐洛楚云的人见马车未把那小孩撞死反倒停了下来,又见那名老者竟然与皇子攀谈上了,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估计自己有难了,而且对方还是皇族,就是自己的父亲再怎么了不起,在皇帝面前,他们就是蝼蚁,于是立马逃之夭夭了。

   “走吧,小子,碰见我算你运气好,不过对于弱者或许可以使你一飞冲天或者,”殷长老将手展开指向天空又再次指向地下道:“在芸芸众生中被淘汰!”

   洛楚云爬着坐了起来,殷长老弯下腰眯起了眼问道:“孩子,你有勇气面对这一切的一切吗?”

   洛楚云擦了擦流下的鼻涕,此时的他内心突然有一种向往,不知是巧合还是某种缘故洛楚云喃喃的说了一句:“我只想保护我自己!”洛楚云眨了眨自己海蓝色的眼睛不假思索道。

   殷长老一时失了神,然后站直了起来,洛楚云看到他的嘴巴动了两下随后老者再次弯下腰将洛楚云拉了起来,洛楚云似乎觉得此时的老者似乎又变老了几岁。

   “我叫殷天启,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傅,你是我的亲传弟子,哎,我竟然会一时心血来潮收徒弟了,看来老夫是真的老了!”洛楚云未等殷天启说完便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拜见师傅!”

   “快起快起,你会写字吗,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洛楚云随地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洛楚云三个大字,虽未用灵气书写,但三个大字拥有微弱的灵气波动。

   “你这么小年纪你父母一定是不凡人物啊,难怪玄嚣皇子的异色双眸仅仅只能将你吓到再地。”殷长老又喃喃的说了几句便带洛楚云离开了。多少年以后有人再问殷长老为何对洛楚云如此之好,老人只是淡淡的说了几句话:“相遇即有缘,有缘即能相遇。”

   酒店很大洛楚云在里面将自己洗了个干净换上了殷长老给他买的新衣服,整个人瞬间大变样原本邋遢的外表在换过衣服后怎么看都像是大家子弟,随后殷长老在洛楚云身后挂了个牌子,上面使用木质雕刻的一个精美的一个轩字。

   洛楚云摸了摸正在咕咕叫的肚子,冲殷长老笑了笑,之后的十分钟里洛楚云自己都不记得吃了多少个馒头。

   深夜里洛楚云熟睡在床上随后他听见了众多的马蹄声,也许这个晚上是他生下来最舒服的晚上所以他也不打算睁开双眼,但等到他被嘈杂声吵醒时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正在行驶的马车里,他巡视四周发现殷长老已经不在此处,他唯一看到的人就是马车夫。

   “叔叔,你知道我师父在哪吗?”洛楚云失望的问道

   “不知道,我只是受人之托送你去轩门。”

   “是不是一个老人。

   “不知道,那人头戴斗笠我怎么知道是谁,再说你们轩门可是大门派我们这种小人物怎么敢多问。”马车夫回过头笑道

   洛楚云没有多问,但是他还是很好奇轩门是什么地方什么样子,还有师傅为何不辞而别,洛楚云有点责怪自己昨天睡得太沉了。洛楚云环视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山上的小村镇不过它的建筑很齐全,酒店三三两两和驿站靠在一起,路边络绎不绝的行人也会让人瞬间觉得自己身处在黑耀帝国的帝都中心,洛楚云下了马车后沿着大路向前走去。

   就在不远处的一座酒店的二楼,一位老者和一名男子互相抱拳致谢,如果洛楚云在的话会很惊讶的发现自己刚认的师傅殷长老正是那名老者。

   “宗主此番离去,恐怕对门派内部影响不好,是否要再考虑一下!”殷长老缓缓坐了下来对另一位同行的中年男子说道

   “听说你路途中碰到皇子了,他情况如何?”中年男子似乎不在意之前的问题继续自己的话题。

  。看_D正d版章节上9酷。匠F网"

   “不冷不热,不过皇子似乎真的病的很严重。”

   “你那名徒弟似乎在寻找你,不过,看上去天资可不怎么好。”男子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品了起来接着道:“你已经数十年没有徒弟了,记得当年。。。”

   男子还未说完只见殷天启手中的茶杯被一股暗劲“啪”的一声崩碎了。

   “时隔多年,你还是不肯放下啊!”

   “此子心性不错,我昨天是想起了以往的事,才突然一时心血来潮将他纳入门下,我的修为多年也未有进精,想来时日无多了,我想在有生之年再教出一个好徒弟,我相信我没有看走眼!”当殷天启再次回头之时,中年男子已经不见了,只见窗户被漏进屋里的风吹得前后晃动。

   “你从来都没有看走眼,现今轩门大权交由你来管理,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希望你所收下的徒弟能够青出于蓝,毕竟,轩门多少年没有再次出现天才了!”

   此时的洛楚云再三打听后已经知道了,这座小城叫南山镇背靠南山位处黑耀帝国南部边陲,而所谓轩门就在南山山顶上,就在洛楚云思考之时,一栋高高的建筑出现在他的眼前,门上高高的挂着一块匾写着:轩门二字。洛楚云重重的敲击门前石环,只见出来两名与洛楚云年龄相仿的少年。

   “你是谁,为何来我们轩门?”

   “我叫洛楚云,是轩门大长老的徒弟,请师兄放我进去。”

   “胡说八道,大长老从来不收徒弟,一看你就是哪个穷人家的孩子来乞讨的,你还是哪里来回哪去吧!”

   洛楚云还未来得及说话,大门就被重重的扣上了。

   此刻已经接近傍晚,气温慢慢降了下来,洛楚云什么也没有像双膝挨着地跪坐在地上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大雪似乎掩盖了一切,不过洛楚云相信殷长老并未说谎,因为要不是殷长老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横死街头了。

   正当洛楚云意识模糊时门“咯吱”一声打开了,洛楚云什么也没想扑到了开门人的怀里,睡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