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这万万不可啊。”

  金碧辉煌的皇宫中,一位身穿一袭丞相服的白发老者正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惶恐的看着面前坐在金色龙椅上的中年人。

  ☆看t正d版Kp章%$节!上'8酷Y匠网@‘

  中年人身穿华丽龙袍,面色威严,静静地坐在那,磅礴的威压自动散发出来。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本竹子做成的奏折,奏折上面数十个名字代表着帝国的数十个栋梁大臣集体签字,而签字的目的只有一个。

  “亚相,你们真的决定了吗?”

  中年人缓缓抬起头,目光炯炯的望着面前的老者,语气中尽是无奈。

  “陛下,这通天塔就真的非修不可吗?”

  听见老者这话,中年人也是缓缓站起身,慢慢的走到宫殿门口,望着宫殿外的万里河山,一时间意气风发,说道:“自古有言:仙人两隔。仙界是仙界,凡界是凡界,仙凡不能相通,但是朕偏要打破这个传言,以肉体凡胎之力打破仙凡两界隔绝的状态,让这两界重新回到上古时代,人人可以修仙,人人可以长生!”

  “陛下,这凡界也不是没有修仙之法,陛下天赋异禀,为何非要专于肉体凡胎之力呢?”

  “因为朕等不及,这天下等不及!”

  中年人猛然转过头,目光犹如两把刀子一般望着老者。

  “亚相你可知道?这天下百姓千千万万,可修仙者却是寥寥无几,他们仗着法力强大,视庶民为蝼蚁,视王权为草芥。即使朕三番五次下令严禁修仙者插手世俗之事,可他们却依旧如此。就说那个整天嘴里说着什么我佛慈悲的秃驴,你可知道他们在背地里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哼!他们不是想了,将修仙之法牢牢攥在手里吗,那朕就偏要打破仙凡二界,让这世界重新变为全民修仙的时代!”

  “既然如此,老臣告退。”

  老者仰起头和中年人对视许久,浑浊的双眼充满了祈求,但是他得到的,只有中年人眼里的坚定,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退出了宫殿。

  ……………………

  “奉天呈运,吾皇昭曰。今朕有感与寥寥苍生,世事无常,寿命苦短,决定举全国之力修建通天之塔,以肉体凡胎之力打破天地隔膜,使天下百姓人人可以得道,人人可以长生,钦此。”

  西方

  一座宏大的寺院,寺院中香火茂盛,檀香拂过,沙弥无数,念经颂钟声数不胜数。一尊尊佛陀,菩萨,罗汉塑像矗立在寺院各处。

  寺院主殿中,一尊高大的佛陀塑像镶在那里,下方,一位身穿袈裟的高僧盘坐在蒲团上,一手捻佛珠,一手敲木鱼,嘴中不断传出佛家经典。

  听完殿外小沙弥的汇报,高僧睁开了那双古井无波的双眼,淡淡的看着远方,说了句“开始了。”便又重新闭上了双眼。

  北方

  一座高大的山脊,山峰耸入云霄,山谷中一只只仙鹤飞过,一枝枝青松摇枝高展,山脉最中央,竟有一座山峰悬空漂浮在空中,山谷云雾缭绕,在往里去,一座座宫殿建在山中。

  宫殿中央,一座最为高大的宫殿中,几个人影安静的坐在那里,有男有女,有中年人也有老者。最上方的主位上坐着一个剑眉刚毅的中年人,座位左右分别插着一柄长剑,一黑一紫,两团火焰环绕在其上。

  “诸位对方穷刚刚得皇昭有什么看法?”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人看了看下方安静的众人,静静地说道,他口中的方穷便是世俗界中的皇帝。

  “宗主,这方穷分明便是不将我等放在眼里啊。前几****还下达了什么修仙者不可干涉世俗界,我等是何人,那些凡人在我等眼里就是一群蝼蚁,他方穷也不过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蝼蚁,这蝼蚁何时有权利对我等指手画脚!”

  下方,一个脾气暴躁的粗犷大汉愤然起身,怒吼道。他这一番话却是引起了诸多人的赞同。

  “师弟不可乱说,那方穷虽说是一届肉体凡胎,但也是一国之皇,有着全国气运加身,国运之威,即使是我,也不敢肆意抗衡。”

  “宗主,那难道就让方穷任意的在我等面前放肆?”大汉气恼的坐下,不甘地问道。

  “哼!打破仙人两界的隔绝?他真当这隔膜是那么容易打破的吗?”主位上的中年人淡淡说道,但是话语中的不屑之情却是谁都听的出来。

  “从今天起,暂时关闭山门,所有弟子和长老不经过允许不得出山。我倒要看看,他方穷,是不是真有那么大能耐!”

  ……………………

  一场浩大的工程开始了,全国壮丁全体征用,打塔基,筑塔身,修塔刹。一辆辆推车出现在全国各地,木材,石料堆积成山。

  终于,历时数十年,一座通往天际的高塔耸立在了世人眼前,而高塔也被称为:通天之塔。因为修塔的目的是打破仙界,所以这座塔也被称为:通仙之塔。

  这天,举国沸腾,全国各地的百姓都聚集到了这座塔下,见证这伟大的一幕。

  一位身穿华丽龙袍的中年人在众多朝堂大臣的拥簇下缓缓走进塔中,他便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位皇帝,大靖王朝的当权者:靖皇,方穷。

  通天之塔高达数千米,共分九十九层,原本的计划是修建一百层,但是方穷却执意修建九十九层,他要将第一百层,修到仙界。

  “吾大靖的子民们,今天,我就要打破仙凡两界的隔绝,让我大靖万世流传!”方穷看着下方千千万万的百姓,真龙天子的威严无形的散发了出去,头顶之上,一条九爪金龙从其天灵盖上飞出,翻腾着身体飞上云海,在天空中翱翔。

  “大靖万岁!”

  百姓们纷纷跪下,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天灵盖上,纷纷出现了一抹光晕,光晕颜色分为五种:白,金,红,青,黑。普通人的气运为白色,当在皇朝中官从政的为青色,进军当兵的为红色,落草为寇的为黑色,修仙得道的位金色。

  还有一种,则是当世皇朝中的皇帝或太子,他们的气运不是任何一种颜色,而是一种实物,这个实物往往是皇朝的镇运宝物或是皇朝象征,想方穷的气运便是大靖王朝的象征:九爪金龙。

  一点点金光从百姓头上飘出,汇聚到天空中的九爪金龙身上,九爪金龙长啸一身,身躯变小,一道金光拂过,变为了一把斧头,斧头呈金色,上面一条金龙栩栩如生。

  “静儿,等着,我马上就来找你了!”

  方穷一把握住斧头,举到头顶,猛的一斩而下,在他灼热眼神的注视下天空中陡然出现了一道数百米的口子,浓浓的仙气从口子中溢出。

  “哈哈哈,我成功了!”

  方穷兴奋的大叫,连朕都忘记说了。但下一刻,他的眼神中却变成了惊恐,他只是一届肉体凡胎,又怎能吸收这浓浓的仙气呢?

  磅礴的仙气就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压下,即使方穷有些全国气运加深也只是勉勉强强直起身子。

  “啊!”

  终于,方穷再也撑不住,只听见一阵爆裂的声音,一代大帝变成了一滩血肉。

  “陛下!”

  “陛下!”

  ………………

  ………………

  后世史记记载:

  大靖十年,靖皇方穷因不顾天意,不恤百姓,劳财动众,引得天怒人怨,遭天劫加身,谥号:靖始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