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子兮推门而入,在门口顿了一下:“这里,还是这个样子。”

  “嗯。这里是历代圣女住的地方,就算空着也不会有人来这里的。”忧怜跟子兮解释为什么房间没有变样子。

  “嗯。”

  “忧怜,如果给你一次亲手报仇的机会,你会杀了他吗?”

  “呵呵,如果能够杀她的话,我早就杀了他。云丝牵,线相缠,我根本就杀不了他。”忧怜的声音带着悲哀:“我只要每天起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我就想杀了他。”

  “想杀就杀,有仇就报,什么云丝牵,不过是一种古老的比较厉害的蛊虫罢了。”一红衣女子从窗户飞身而进。

  忧怜起身就要发力攻击,子兮却急忙跑过去保住那人的胳膊:“师姐,你怎么来了。”

  "x酷W匠U网!@首^发

  忧怜收起内力,皱着眉头:“师姐。”

  “忧怜,这是我师姐红樱。师姐,这是我给你说过的忧怜。”子兮向两人分别解释。

  “你就是那个放子兮走的忧怜。若兰国的忧怜少司,久仰大名。”红樱看着那一身白衣圣雪白发飘飞的忧怜轻启红唇。

  “云溪国第一楼,樱雪楼头魁,天下第一美人红樱,传闻乃落月谷谷主弟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见虚传。”忧怜也开口道出红樱来历。

  子兮瞪大眼睛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听得丝毫不明白:“云溪国?”

  “你不知道吗,天下分四国,若兰,云溪,流羽和莫秋国。云溪国和莫秋国向来安定。而流羽国跟若兰国是死敌,常年开战。我,就是在云溪国游历的。”

  红樱给子兮慢慢解释着。

  “师姐,我还没有问,你怎么来了?”子兮问出心里的疑问。

  “还不是他们两个不放心你,非要我来保护你。”说完红樱翻了个白眼。

  “子兮,既然你跟你师姐有话说,我就先走了。”忧怜看着这情况准备离开。

  “你走干嘛,你走了,谁替你报仇。”红樱懒懒的躺在床附近放着的贵妃塌上。

  而忧怜离去的脚步,也因为这句话停住。想起红樱一开始说的话,急切的回头转身走到软塌前,看着红樱:“传说,天下第一美人红樱,为古老巫盅一脉。救人杀人皆无形。”

  “别别别,我可没那么厉害,而且云丝牵我也解不了,不过还是有希望的,这希望呢,就是子兮。”

  红樱的话让忧怜的心跳加速,如果是真的,那她真的有救,而且她还可以手刃仇人。

  “我?可是我不会呀!”子兮更为疑惑。

  “以凤鸣为引,引得蛊虫出体,缠丝而绕,自然会断开。但是过程却十分痛苦。”红樱坐起身严肃认真的看着忧怜。

  忧怜把面纱揭下:“我还有什么痛苦不能承受的。”

  红樱随听子兮说话忧怜的事情,可是亲眼看到,还是被吓了一跳,究竟是怎样残忍,才能把一个人的脸弄成这样。

  “如果我能够亲手杀了她,不要说受苦,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怕。”忧怜发话语和眼神里都充满了坚定。

  “谁…”红樱一声高喝,起身一闪而去,忧怜也随着而出,子兮没有内功不会轻功只能跟着快速的跑过去。

  “什么人?”

  子兮追上去的时候,就看到红樱的手里抓着一个丫鬟。

  “不,不要杀我。”

  丫鬟浑身颤抖着求饶。

  “说,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偷听我们说话,你不知道这圣女殿是禁地,没有允许是不能踏入的吗?”忧怜早已把面纱重新带上,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冷静。

  “忧怜少司饶命,我只是迷路了,不小心走到了这里。”丫鬟扑通一声跪下向忧怜磕头求饶。

  红樱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对忧怜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忧怜点点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

  “先把她带回去吧,问清楚了再说。”子兮心有不忍。

  “好。”

  红樱应了,她想让子兮自己看清楚这人心险恶,毕竟她要成长。

  “他在怀疑我了。”忧怜盯着丫鬟突然说出一句无厘头的话。

  可是红樱懂了,子兮也明白了。

  几人对视一眼,把人带了回房。

  “你是他来监视我的!”忧怜掐着丫鬟的脖子厉声问道。

  “不,我…不、知道。”

  嘴里说着,可断断续续的话语,眼里的慌乱,颤抖的身体,都已经出卖了她。

  “她听见了我们谈话,不能留。”红樱的脸上满满的杀意。

  忧怜对着红樱点了点头,抬起手准备动手,却谁知子兮跑过去拦住了她。

  “子兮,她必须死。”红樱的脸上满是严肃。

  “师姐,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如果这样,我们跟越重子有什么区别。”

  “子兮,你不懂,这深宫内院能有几个单纯之人,不是利用便是被利用,最后都不得而死,如果现在不杀了她,那遭殃的就是我们。”此时的忧怜是哀伤的,因为她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在这皇宫里的苦哀。

  “圣女,救命呀,圣女,我不想死,圣女救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丫鬟也许是看到子兮为她求情,以为她单纯,便立即抱着子兮的大腿开始求饶。

  “你先放开我,放开…”子兮奋力的挣扎,却被紧紧的抱着。

  “啊…”忧怜一手刀落,丫鬟尖叫一声晕倒过去。

  “子兮,你要知道,这世上,总有些人会死,这个丫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你觉得她会安心的隐瞒下去,继续当她的丫鬟。还是去禀报越重子,换来荣华富贵。”红樱语重心长的开口劝说着子兮,她想要跟子兮上一课,如果她一直这样,那兮河要怎么救。

  “可是…”子兮接受不了。

  “子兮,你师姐说的对,好人可以活着,可是坏人必须死。否则死的就是我们,这世间就是这样,为了自己活着,去草菅别人的生死,她的存在威胁到了我们的安全,所以她必须死。”忧怜的眼前,防佛浮现出了一家被人灭口的情景,一滴泪从眼眶滑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