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兮远远的就看到了,落月村驻扎着的两批,井水不犯河水的军队,低头思索着,她要怎么样出去。

  她总不能就这样站出去,大叫一声:“嗨,我是你们的圣女,快来抓我呀!”

  她自嘲的笑笑,她来到这个世界短短三个月时间,被人抓捕,数次逃亡,如今却变成了要拯救苍生的英雄,还要去自投罗网。

  “忧怜少司,祭司大人,还要让我们在这等吗?”

  “等。”

  声音传进子兮耳朵,“忧怜,她也在呀,那就好办了。”

  稍微一思索,子兮便想好了办法,她答应过要救忧怜,而且她在落月谷的这段时间,不但是只在学羌笛,还在看各种医书。

  她决定先把忧怜引过来,再让忧怜把她带回去。

  正在子兮还在想着的时候,忧怜突然觉得不对,飞快的来到了子兮藏身的地方。

  “什么人?”

  “啊!”

  “你是,子兮!”忧怜看清了人,惊讶的开口:“你没有死。”

  “没有,你吓死我了!”子兮拍拍胸脯,平复着心情。

  “忧怜少司,怎么了。”一个士将听到声音跑过来。

  忧怜看了看子兮,转身出去,拦在士将前边:“没事,听到有动静,以为有人,结果是条蛇。”

  “哦,没事就好。”士将,将信将疑的看了看忧怜身后的草丛,什么都没看到才转身回去营帐。

  看着人走远,忧怜转身走向子兮,拉着子兮就往深处走。

  “现在两国到处都在找你,你你还回来干什么?”忧怜的话冷冰冰的。

  “我答应过你,我会救你的,现在我来实现承诺了。”子兮一脸笑容。

  “救我,呵,这世上没有人能救我,你回来,连你自己你都救不了。”

  “如果,我救得了呢,你不问那天掉下悬崖为什么没死,不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问我这两个月去了哪里?我既然来了,就是有备而来。”子兮仍然一副笑意。

  “你…”

  “我答应了会救你,你就要相信我,把我抓回去。”

  “你,确定。”

  “嗯。”

  看着子兮坚定的点头,忧怜也不再犹豫,她选择相信子兮。

  若兰皇宫太子宫。

  “太子殿下,找到了,子兮圣女找到了。”声音有些急切,也有兴奋。

  他们暗影已经找了两个月了,不要说人,就连尸骨都未见,欧阳若青都已经准备废了他们,如今好不容易自己出来了。

  “什么,真的,现在人在哪。”还有两天,两天,她出现了,欧阳若青的心里也是兴奋的:“我若兰有救了快,去把人带过来。”

  听到要把人带来,暗影跪在地上犹豫的不说话。

  “不是说找到了吗,我让你把人带过来,你没听到吗?”

  “人,人在忧怜少司那里!”

  t!看正!版Q章◎K节G上//酷匠●网GS

  “彭…”欧阳若青夹杂着内力,一脚把人踹飞。“废物,一群废物,居然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殿,噗…殿下饶命,人,是她找到的,我们也总不能上去就抢。”暗影躺在地上,说着血顺着嘴角留着。

  “滚下去!”

  这毕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暗卫,轻易他也是不舍的杀的。

  而这时的子兮,却被忧怜带去见了越重子。

  “师傅,圣女抓到了。”忧怜跪下禀报,眼里一闪而过的恨和激动。

  她亲自带着子兮回来的,甚至没有惊动驻扎在落月村的士兵。

  路上子兮和她说了,这次来是为了救人,而不是送死。

  “真的,在哪?”

  越重子的心情也是激动的,他都已经准备用苏媚做最后的炼祭了。

  “我在这呢,找我这么久,也真是苦了祭司大人了。”子兮从外推门而进,缓缓的向前走来。

  越重子皱皱眉,示意忧怜起来,看向子兮:“你注定的要为人牺牲的命运,谁都救不了你。”

  “牺牲,祭司大人,这救人,也不一定非要用练祭活人成药这么残忍的方法吧。”子兮扬起嘴角,嘲笑的看着越重子。

  “既然你回来了,你就跑不了了。忧怜把她带下去,好好看管,明天就举行祭祀。”越重子心里越来越不安,他感觉现在的子兮和两个月前的子兮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是,师傅。”

  语毕,忧怜便带着子兮走了出去,前往子兮一开始来的时候住的地方。

  又一次越过层层的纱幔,子兮心里五味陈杂,第一次,走在这里,性命堪忧,第二次,走在这里,是以救人而来。

  “子兮,你真的能救这些人?”忧怜依旧不能相信。

  “呵呵。我会回来送死吗?”子兮自嘲一笑:“明天的祭祀,会很好玩的。”

  “你变了,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不都还是同样的一个人,只不过上次来是被抓,这次来是自投罗网,我们都是可怜人,只是为了活着。”

  子兮的话传进忧怜的耳朵里,让她心里一震,是呀,都是可怜人,而这些只是为了活着。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的乖女儿呀。”

  一声熟悉的声音传进子兮的耳朵里,让她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来人。

  “她怎么也在这里。”子兮看见是苏媚,低声问着身边的忧怜。

  “她本来就是他的人,你走了,她才回来的。”他指的是谁,不用说也明白。

  “你都可以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子兮,我可是你娘亲。”苏媚扬着眉,一脸傲气。

  其实不然,她的心里是恨子兮的,这么多年在落月村为了扶养她,浪费了多少年华,后来她终于可以回来了,子兮又跑了,越重子又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她身上去惩罚她。

  “我怎么记得,我娘亲在生我的时候就难产而死可呢。我的养母再两个多月前,把我杀了。可惜我命大,活了过来。”

  子兮故意把原主自己自杀说成了是被苏媚害的。苏媚养了她十几年,是有养育之恩的,她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能去杀了她。

  “哼。好好的享受你的最后一天吧。”

  苏媚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稍微沉默了一会高傲的冷哼一声,从子兮忧怜身边走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