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开端

  子兮在落月谷开始了修习乐谱的日子,平淡而充实。而对在谷外还在寻找她的人来说,那却变成了焦急和不安。

  此时的若兰国皇宫太子居住的宫殿里。

  “哗啦…”欧阳若青把桌子上的摆饰一推而下,“找不到,找不到,这么多天,你们永远都是这一句话,再给你们十天时间,找不到,你们也不用回来了,滚。”

  两个月了,找了两个月了,连他的暗影都没找到,就算子兮真的落崖死了,也不可能连尸骨都没有吧。

  还有一个月,就是爆发之时,如果再找不到,这一次若兰国就真的完了。

  欧阳若青思索一会,还是决定去找越重子。

   欧阳若青由于着急,连走带轻功的直接迅速的到达了皇宫偏角门的,豪华祭司塔,是的,豪华。

  整个用白玉石瓦打造的祭司塔,满是鎏金镶嵌的云珠。就欧阳若青是太子,住的地方也没有如此奢侈。

  内里却简洁干净,可是每一样摆设那都是价值连城的。

  欧阳若青不止一次来到这里,可他每当来一次,心里都会有一种不平衡的感觉,虽然他是太子,虽然越重子是他的老师。

  “现在子兮没找到,我们怎么办呀,我不想死,父亲,你不会看着我死的对吗?”

  欧阳若青还没走到房越重子的房间门口,就听到这句话,便放轻脚步,贴在门边。

  “若兰,现在不是闹的时候,也不是着急的时候,你先回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到这里来,欧阳若青因为子兮的话,已经开始怀疑了,你去,找你父皇和母后,让他们一如既往的宠你,别的你什么都不用管,我不会让你死的。快走,不要被人发现了!”

  欧阳若兰和越重子的话,传入欧阳若青的耳中变成了一条直线。

  “那我就先回去了。”欧阳若兰开口,

  _f看Q}正D(版c章“$节上酷匠…“网)

  “吱呀…不要被人看见了你。快走,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不能暴露。”越重子起身打开门看门外没人,让欧阳若兰赶快离开。

  而在门开的那一瞬间躲起来的欧阳若青,心里却波澜四起,看着越重子关门回到屋内,也悄悄转身离去。

  一路上他的心都不平静,他那天一回宫就悄悄的开始派人,去查那天到底是谁去给越重子报的信,让他放下那么重要的事情出关。

  最后在一个小宫女那里打探到,那天她刚好清扫祭司塔,看到欧阳若兰进入了祭司塔,而后没多久越重子便出去。

  当时的她因害怕欧阳若兰而躲了起来,没有被人看到,就此才躲一劫,免了被灭口。不过现在人已经被欧阳若青押了起来。

  现在听到两个人的谈话,欧阳若青解开了一些疑惑,却又多了更多疑惑。

  他虽然讨厌欧阳若兰,可欧阳若兰毕竟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可是现在,他有理由怀疑,欧阳若兰根本不是真的欧阳若兰。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越重子真的是欧阳若兰的父亲,那她的母亲是谁,越重子是怎么把她放到皇宫当上一国公主的……………

  一时之间又重新冒出来的疑问让欧阳若青暂时忘了子兮的事情。

  可是越重子却不会忘,此时的祭司塔里。

  “说,你听见了什么。”越重子的掐着一个蓝衣女子的脖子,从地上直接而起。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断断续续的话从女子口中传出来。

   越重子用力把人一甩,直接撞到附近的鎏金柱上,遇从女子的口中不断的留出来。

  她抬起头,看着越重子:“主人,媚儿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你饶了媚儿吧。”

  此女子,正是苏媚,她本来就是越重子的人,后来只因为要把子兮放养在外长大,才派她去了落月村,扶养子兮。

  看在她这么多年受苦的份上,越重子没有杀她,之前也不过是那她威胁了一下子兮而已。

  “哼,如果不是因为你还有点用,你早都死了,一个丫头,你都看不住。”越重子的话里充满咯不满。

  “主人,不知道那丫头吃了什么药,那天一觉睡醒就像变了个样子似的。”苏媚不敢说,子兮是因为自杀,醒过来之后才变样的。

  “滚下去,如果刚才的事情传出去…”

  “主人放心,媚儿发誓,死都不会说。”

  苏媚抢过越重子话,下了重誓,终是得一条命。

  而越重子,留着她并不是善心大发,苏媚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种人向来都是死路一条。

  他放过苏媚,是因为,她突然想到了,如果子兮找不回来,那么是不是可以找一个替代品,而苏媚正合适。

  如果苏媚知道,她一心一意对待的主人会这样对她,恐怕她自己都会自尽了吧。

  太子宫

  “殿下,究竟什么事,要让老臣这么急的叫过来。”这是一个身穿官袍的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是个文官。

  “太傅,本宫找你来,是想让你去替本宫查一件事。”欧阳若青幽幽的说到。

  这个文官,是个太傅,也算是欧阳若青启蒙恩师,向来站在他这边。

  “太子殿下请说,臣能办到的一定办。”太傅也不是个傻子。

  欧阳若青并没有在意,太傅的话语,自顾自的说:“我要你去帮本宫查祭司大人越重子,还有这若兰国公主欧阳若兰,从出现到现在的所有。”

  “这,太子殿下难不成是怀疑…”太傅的话说了一半,毕竟这是皇家之事。

  “你只管去查,切记一定要秘密的查,而且要快速,在下个月十五之前一定要查出来。”

  “是,那老臣先告退了。”说着太傅退了出去。

  皇家之事,向来难断,又向来复杂,太傅看着这诺大的皇宫,摇摇头,看来,他是该回家养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