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么,为什么非要我去救呢?”子兮不由得把心里想的问出了口。

  “唯有你才能学呀。凤鸣谱,是一首曲子,也是一种剑法,不用内力,炼成了便可杀人与无形。这世间唯有你能学。”

  白齐眉看着子兮,在心里不由的感叹,若是雪兮河的人知道他们的圣女还活在时间,不知道会怎样高兴,只可惜,现在时机还未到。

  “丫头,你跟我来。红樱,你去把你那两位师兄叫来。”白齐眉说完便拉写子兮,向竹屋后的竹林走去。

  竹林的中心有一块石碑,而子兮就看着,白齐眉把那块石碑拔起,就从空地上平地而起一座坟一样的山包,正面有一个一人可过的洞。

  他带着子兮,走进去,待子兮看清了里面的情况,是一层一层向下伸展的楼梯,她就跟着白齐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没走几步,白齐眉便会燃起墙壁上的火烛。

  “这是什么地方。”子兮开口问到。

  “这里是凤鸣谱存放的地方,落月谷之所以存在这里,立在世间,便是为了守护它,等待着它的主人的到来,现在你来了,该把它交给你,只有两个月了的时间了…唉…!”

  说到最后,白齐眉,长叹一声,不知再感叹些什么了。

  外面。

  “师兄你们快点。”红樱拉着赤凌和夜离,向这边走来。

  “红樱,她真的是那个地方的后人?”赤凌疑惑的问,他是听说过的,他也知道落月谷一直都在等一个人,而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那个人。

  “什么地方的后人。”夜离一皱眉,问出疑问,他总感觉这其中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你们两个就别问那么多了,走吧,进去了就什么知道了。”红樱也不详说。

  他们进去的时候,地洞里的墙上,已经是一排排的火烛,当他们走到最下面的时候,就看到一座雕像,而子兮就跪在雕像前,他们的师傅,站在一旁满意的点头笑着。

  “你们来了。”白齐眉看到他这三个徒儿过来,便开口。

  “师傅,这是…”夜离忍不住先开口。

  “子兮,起来吧!”

  “是,师傅!”子兮的这一声师傅,惊了夜离,惊了赤凌,虽然红樱也有点惊讶,可是她之前也是有过心理准备的。

  “哈哈哈,好,子兮,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师妹了,你们三个以后的事情便是保护她,其他四个师兄弟们就先不给他们传信了!”

  齐白眉大笑一声,觉得子兮这一声师傅叫得满意极了。

  “大师兄,六师兄,师姐!”子兮转过身看到夜离,也没有太大反应,该解释的师傅都已经给她解释了,她不怪他。

  夜离看到子兮,对他淡然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阵失落。

  “是师傅,徒儿一定誓死保护小师妹!”最终也是跟着赤凌和红樱一起向白齐眉抱拳承诺。

  “子兮,去吧,把盒子取出来。”白齐眉看到弟子的承诺,又转身吩咐子兮。

  子兮听到,走到那坐雕像后面,雕像的后背有着一个白色的圆盘,子兮伸出手划破,让血顺着盘子流淌进去。

  只听“咔嚓”一声,雕像的后背,出现了一个格子,格子里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还有一本书。

  子兮把它拿出来,也没看,径直递给白齐眉。

  白齐眉却摇头拒绝:“这是属于你的,这盒子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凤鸣笛,即使笛子亦是剑,以后你要好好练习。

  “师傅,你叫我们都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呀?”还是红樱耐不住性子开口问。

  “怎么,你师傅收徒弟,这还叫没事吗?”白齐眉一吹胡子,瞪着眼睛看着他这个整天不让人省心的徒弟。

  “重要,重要。”红樱尴尬的笑着,她谁都不怕,就怕她师傅。

  “师傅,可以回去了吗?我累了!”子兮开口,脸上显得有些疲惫。

  “好好,这就回去,走!”白齐眉听到子兮的话,连忙带着她出去。

  夜离有疑问,可是却不曾开口。赤凌也不曾说话。只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红樱走在最后,摇摇头,却低喃一声:“让她掺在这些事情里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红樱,说什么呢,走吧!”赤凌听见声音,叫了一声。

  红樱不再说话,跟着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子兮就看着白齐眉眉,又用着奇怪的方法把石碑镶嵌了进去,而那个土包也跟着一起又陷下去。

  回到竹屋,白齐眉才接过子兮手中的凤鸣谱,脸上带着一丝激动,这么多年了,它终于要重现天日,重新回到属于它的人手中了。

  “丫头,这凤鸣谱,亦是曲谱,亦是功法,这盒子里的笛子,你可以拿出来试一下,吹不吹的响。”

  “好。”

  ;5最tt新章◎;节上8酷8、匠j。网5Q

  子兮之前的恐惧,早在地下时,就已经全部消退,她选择了去面对,就算未来的路上,铺满了荆棘,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前进。

  之前在地下,白齐眉告诉她,她来到这里是因为她的使命,如果完成了,那么她就有可能回去,回到二十一世纪,回到地球。

  “这是,现代文。”翻来乐谱的子兮惊叫一声。

  “子兮,什么是现代文,你看的懂里面的字吗,为什么,我一个字都看不懂。”红樱也凑过去。

  而白齐眉,却哈哈大笑一声,顺着胡子:“你看不懂就对了,只有属于这本曲谱的主人,才能看得懂。这就说明我们没有找错人。”

  “那,要怎么学,我不会吹笛子。”子兮挠着头,郁闷的开口。

  “除了,这丫头,你们都先下去吧。”白齐眉,挥挥手把其他人赶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两个人,白齐眉坐到子兮对面,凝重而严肃的说:“丫头,这本曲谱,你要记在心里之后便摧毁曲谱,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子兮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可看着白齐眉严肃的样子,还是点头答应:“是师傅。”

  “好,现在开始,我教你练习,不过这曲子还是要靠你自己的。”白齐眉听到子兮的承诺点点头,开始教她识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