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樱看着洗完澡的子兮,张大了眼睛,脏兮兮的时候像个乞丐,现在洗干净了,一身白色的纺纱裙,虽然没有她美,可也算得上个佳人。

  “没想到,你洗干净了这么美。果然,人呢,还是要注重影响比较好。”

  子兮一头黑线,不过还是礼貌的笑着,“红樱姐姐,我们要干嘛呀?”

  7‘酷C匠5S网Y唯;+一¤-正m7版$Z,$!其q他-"都U是x盗版

  “走吧,师傅要见你。”红樱想起师傅说过的话,也不再多说,只带着子兮,向湖边走去。

  小湖边,白齐眉一个人坐在那,手机依旧拿着没有鱼钩的钓鱼钩。

  “没有钩,鱼真的会上钩吗?”子兮看到便开口,她前世看过姜子牙,可那毕竟是传说。现在亲眼看见了,怎么会不好奇。

  “呵呵,这是要看运气,如果遇上那笨鱼,便会上钩了。”白齐眉笑呵呵的回答着子兮的问题。

  “你老找我有事吗?”兮想起来她来的目的。

  白齐眉放下鱼竿,回头看着子兮:“丫头,如果说现在有一件大事,必须要你去完成,也只有你能去完成,成功了,便能救无数人,失败了,便会死伤无数。你去还是不去。”

  “我…”子兮沉默,她不知道,她来到这个世界才多久,东奔西跑,东躲西藏,跳崖都没能死。

  “你别着急,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答案就好。”说完又拿起鱼竿开始钓鱼。

  突然鱼钩一颤,白齐眉把鱼竿往外一甩,“你看,这就是那没有鱼钩也能被掉上来的笨鱼。”

  子兮看着他把鱼取下来,再放进池塘里?

  “为什么,好不容易钓上来,你又把它放了。”

  白齐眉摇摇头,依旧一副笑呵呵的。

  “我钓它,只是想知道它会不会上钩,而我放了它,是因为它轻易就上了钩。”

  子兮感觉自己像是听懂了,又感觉没懂。

  无数人的生死都在她手里,若兰国得到她,是为了炼祭,救若兰国的无数臣民。而现在他们也要她救人,子兮的心里突然就充满了恐惧。浑身开始发抖。

  白齐眉感到子兮的异样,不由的回头靠去,就看到她在瑟瑟发抖。

  “丫头,你怎么了?”

  “你们都不过是为了想要我的命。为什么还要救我。为什么!”子兮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恐惧。

  “丫头,你冷静冷静,我可能没有跟你说明白,我说的让你救人,可不是用你的命救人,而若兰国用圣女练祭制药救人的方法,从来都是假的。”白齐眉连忙的放下鱼竿,给子兮解释。

  听到这里,子兮的心稍微的安了一点,可是恐惧还是在蔓延。

  “子兮,你冷静一点,如果师傅真的是为了你的命的话,何必还要救你呢!所有人伤害你,我们落月谷都不可能伤害你。你相信红樱姐姐,好吗!”

  红樱一直都没走远,看到奔溃的子兮,连忙上来安慰,这落月谷毕竟也只有她一个女子。

  子兮前世活到二十一岁,随懂人情世故,可也不曾经历过什么大事,这一世的原主,在落月村生活了十四年,也不曾见过什么世面,加起来心理年龄三十五岁的子兮,依旧承受不住这样的事情。

  “你们说的是真的。”子兮带着哭腔开口。

  “真的,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否则也不会带你来这了。”红樱看子兮开口,连忙应答。

  “丫头,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给你讲个小小的故事吧。”

  白齐眉跟子兮平行坐在草地上?

  “什么故事。”子兮问。

  “以前呀,这若兰国,是天下大国,是主国,四面八方,江湖四海,都要听其调遣,可是后来有一年,有一个很美丽的女子,来到了若兰国,说若兰国有危险,可能会遭临灭国之危。

  当时的皇上,因看上了那女子的美貌,硬把那女子留下,女子不同意,便强迫与她。

  后来女子有了身孕,便不得不嫁给皇帝,再后来女子生下一女儿,生产的第二天,若兰国突然爆发了一场疫病。

  这疫病来的恐怖,所有的人都不认识谁,什么都吃,甚至开始人吃人,你想想,满城的行尸走肉,除了远一点的城池,其他的都被沾染。

  却奇异的皇宫没有事,皇宫里的所有人都好好的。

  就在这时,来了一位高人,说他可以解救这些臣民,之所以皇宫无事,是因为这个女子,这个女子的身体里留着雪兮河的血。而这场灾难也是这个女子带来。

  她的血可以止住这种暴乱。只要以她身炼已药,便能救若兰国。

  皇帝不舍,可是看着那些满城的血肉,和臣民,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把女子交了出去。

  不久之后,那名神秘人,残忍的把那名女子,活生生的炼成了药。

  把药投于各个地方的水井或者河流,让人染上有药的水,便会清醒。

  可是这种办法有限,只能止于三年,或者五年之间。

  而那名男子救了若兰国,便被奉为若兰国师,以及祭司,而那名女子的女儿被养在他的身边,他说只能这样,后代相传才能解救若兰国。”

  白齐眉说完看了看听着的子兮“你懂了吗?”

  “不懂,我真的是那位女子的后代吗。”子兮真的不懂。

  “不,你既是,也不是,而这若兰国,也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救人,分明就可以一次解决,可是他不采用,非要以这种残忍的手法。”

  “你说,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救人。”子兮听到这里,显得有些雀跃,因为如果真的有,那么她就不用死,若兰国民也不会死,虽然她跟那些人,没有关系,可她也真的不忍心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死去。

  “可是,我以前听的不是这样的呀?”子兮同时也在糊涂。

  “他们掩盖得了真相,掩盖不了人心呐!”白齐眉摇摇头。

  “那你说要我救的可是这若兰国子民,真的有办法吗?”子兮还是不太相信的。

  “如果你知道你自己是谁,来自哪里,便不会这样问。”这句话是红樱开的口。

  “我。不是子兮吗,从小就在落月村长大的,难道不是吗?”子兮越来越感到迷茫。

  “是也不是,现在还不是知道的时候。你可以先想想你救还是不救!”白齐眉笑着把话题绕了过去。

  “救,要怎么救!”

  “凤鸣谱,可杀人,可救人,杀人于无形,救人于囊中。”

  白齐眉说到凤鸣谱的时候,子兮看的出来,他有一种骄傲,有一种自豪,可是凤鸣谱究竟是什么,她还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