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离,救我!”子兮困难的挣扎着。

  夜离听见声音,看到子兮被越重子抓住,大叫一声:“放了她…”

  可是却一个走神之间,却被欧阳若青用手中的折扇划伤了胳膊!

  夜离捂着伤口闪身到一边站落,正想要说什么,就听见,一声声马蹄声传来…

  所有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队大约二十人的轻骑兵,领头的人身穿一身墨色衣袍,可是却有着用金线绣出的五爪龙,一看便知这人,不简单……

  而欧阳若青,看到来人,右眼皮不由得跳了跳,因为他认得那个人…

  要说,欧阳若青,最怕的人是谁,那莫非是流羽国现在的皇,楚辞。

  楚辞,曾经流羽国的三皇子,五岁被送到若兰国当做质子,和当年的欧阳若青年纪一般,欧阳若青年纪小小,声明显赫,而楚辞在若兰国虽是质子,可是名声也不比他差。

  而且,楚辞,是等于在若兰国长大的,后来,他多次派人想暗杀了他,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次成功,两年前,被放回流羽国,就以快刀斩乱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所有夺嫡之人,登上了流羽国的皇位。

  又在两年时间内,风驰电讯的扩大流羽国,现在的流羽国,让若兰国都不敢轻易得罪…

  “太子殿下,好久不见!”

  楚辞下马,对着站在那眼皮抽筋的欧阳若青打招呼。

  “是呀,好久不见!”

  欧阳若青现在就算再像装作看不见她,也不能不是,还是双手抱拳敬了一礼,毕竟现在的楚辞可是一国之主。

  “祭司大人也在呀,这么多人这是干嘛呐!这一别两年,可过的好呀!”楚辞眯着一双桃花眼笑的说着。

  可是当他看到越重子手中的子兮时,眼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疑惑。

  其实,他这次来这里,主要是来落月村找当年救过他的子兮,可是当他到达的时候,突然有个神秘人告诉他子兮被人抓走了,而且还给他报了地址,他才会来到这里,没想到会遇到欧阳若青他们…

  “当然好,想必三皇子殿下过的也很好吧!”越重子的话不冷不热,却偏偏把楚辞叫做三皇子。

  却没想到楚辞根本不在意:“我这次来,可是来找我未来的皇后的,可是,我这未来的皇后却被祭司大人掐在手里,这是何意呐!”

  E…酷v匠网#永久U$免Q…费¤看¤E小说U"

  “楚皇在开玩笑吧,这可是我们若兰国的圣女,什么时候变成了你们流羽国的未来皇后了!”

  欧阳若青,紧锁眉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异,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应该是太子殿下在开玩笑吧,子兮生在流羽国,我从小与她定下娃娃亲,我定当是要娶她为后的,只是我后来去了若兰国,就不知怎么的,子兮也来到了落月村。如今我回来找她,便是要娶她为后。”

  楚辞的眼睛依旧眯着,脸上一副不变的笑意,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是的,他撒了慌,可是他在若兰国呆了十五年,以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若兰国那残忍的练祭之法。更何况,那年子兮救了他,他答应要娶他的。

  只是可惜,现在,谁都不知道,子兮已经不是真正的子兮了。

  越重子松手,把子兮甩到一遍,让忧怜看着她,便向欧阳若青和楚辞走去。

  “三皇子,你是要跟我们抢人吗?”越重子的话带着阴沉。

  “哈哈哈…祭司大人还是这么直白,我就是要抢怎么了。”楚辞听着越重子一句一个三皇子,防佛在提醒他做质子的那些年,手在衣袖里握的生疼。

  “圣女子兮,绝对是不可能让你带走的,她是我们若兰国的圣女。除非你想两国开战!”越重子重声说着。

  “哈哈,开战,好呀,我流羽国刚练好了一批兵将,刚好试试他们能耐。”楚辞大笑一声,眼里却闪过一丝狠意,开战,他是真的不介意开战的。

  “呵呵,楚皇说笑了。怎么能说开战就开战呢是吧,楚皇不是想要这位姑娘吗,你带走便是了!”欧阳若青笑笑,打着圆场,眼睛里却闪过一丝晦暗。

   他父皇,虽有意将朝政让他慢慢把守,可是却依旧不准备退位的事情,而且他还有那些潜在的那些皇弟。

  现如今,如果真的开战,不但三个月后若兰国子民危险,他自己也不敢保证,那些人会不会在背后戳他一刀。

  他现在唯有先把子兮给他,之后再想办法。

  一边的子兮,看着自己就像一件商品一样的,被讨论来,讨论去的,心里莫名生出一种悲哀。

  而就在这时。一直旁观的夜离动了,功力运用到了极致,一瞬便已飘到子兮面前,从忧怜手里拉过子兮,砍杀了那两个看守的士兵,搂着子兮,飞向了前方浓密的树林。

  忧怜飞身追上去,可是却一直在故意放慢脚步。

  越重子,欧阳若青,楚辞,反应过来,当即也跟着飞身而去,闪身入了丛林。

  这片从林很是茂盛,坐落在落月村的后方,时常也有人去里面打猎。

  由于丛林太过浓密,轻功根本没用,夜离把子兮从怀里放下,其实,此时的子兮还在愣着,没反应过来。

  上一秒她还在想自己可悲的被当作了商品,下一秒就被人拦起跑了…

  “子兮,我们现在必须要穿过这篇从林,轻功过不去,只能用走的。”夜离看了看身后,听着快要追上来的人…

  “哦哦哦,走…”子兮反应过来,就被夜离拉着向前跑去。

  夜离好像对这里很熟似的,左拐右拐,支叉杂草众多,却从来没有撞上过。

  而后面的那几位就不好了,楚辞那一身尊贵的墨色龙袍,已经被刮破了好几个洞。

  欧阳若青的脸上,都被刮了一道细细的伤痕,在往外冒着血。

  最好的也就是越重子了,只不过衣袖上破了一个洞。

   而此时的子兮和夜离,却遇到了麻烦。

  “夜离,怎么办,它会不会吃了我们。”子兮看着对面的老虎拉着夜离的衣袖躲在它身后。

  “不要怕,交给我。”夜离说完就冲着老虎而去,他现在必须要在其他人,来之前解决掉这只老虎。

  利剑出鞘,一声脆鸣,夜离直冲而去,这老虎不知道都在这丛林中呆了多少年了,今天走到这里,没想到遇见了人,它也是兴奋的。

  看到夜离的身影,它也直接扑身而去,在快要碰到剑的时候,一个翻身滚落到一旁,再快速起身,朝着子兮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