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殿下,你还要去哪里。”突然一声震喝如平地惊雷般传来。

  子兮就看到一把剑直指她而来,夜离抱住子兮一个转身落在地上。剑擦着夜离的肩而过,留下一刀痕迹,溢出了血。

  “夜离,你怎么样?”子兮紧张的看着他的伤口。

  “我没事,你快走!”夜离把子兮推开。

  “不知这位公子是何方神圣,这样劫走我们的圣女,是不是不好呐!”是越重子,和欧阳若青,说话的是越重子。

  那天欧阳若兰得知子兮被人救走以后,就直接去找了正在闭关的越重子,越重子得知以后,便直接出关,带上太子,开始对子兮的追踪,最终越重子想起了落月镇,便要到这里试试运气,可谁知子兮还真的在这里。

  “我一个无名小卒罢了,劫持圣女,这话从何说起,我不过是救回自己的未婚妻罢了!”夜离嘴角微微扬起,可是话语却不带一丝感情。

  而听到这句话的子兮,却红了脸,不知道为什么,心就跳的厉害。

  欧阳若青听到这句话不由的眉头紧锁,不悦的问:“公子是在说笑吧。”

  “公子,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子兮,跟我回去。”越重子也开了口。

   子兮现在是害怕的,因为夜离告诉了她,若兰国以人炼药救人的事情,就算她不是真正的圣女,可是现在对于这些人来说,她就是圣女。

  酷%~匠b‘网g首发'

  “欧阳若青,你身为若兰国太子,应该不会识人不清吧,你们说,历代圣女的右肩膀都有一朵兰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可是如果是从生下来就刺上去的呢,你说这世间会不会有第二个圣女,第三个圣女。”

  “你胡说。”越重子不等欧阳若青说话便爆喝一声。

  他在不安,那个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她必须死。

  “子兮,你不要再狡辩了,你是不是圣女,血是最好的证明,到了祭祀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可是现在本太子必须要带你回去,还请这位公子不要阻拦。”

  欧阳若青依旧一脸的笑,像是没有听到子兮刚才说的那番话,可是至于心里究竟怎么想,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如果,我不跟你们回去呐呢!”子兮仍在做挣扎。

  “不回。你会的。”欧阳若青一笑,拍拍手:“来人,带上来。”

  “子兮,救救娘亲。”

  一个女人被带了上来,一头黑发凌乱的飘着,身上的衣服满是尘土,脸上已看不清容貌,嘴里喊着子兮。

  子兮看不出来,可是她却听出来了,这个女人是苏媚,这个身体原主的母亲,更具且的说是养母,实则是越重子派来监视她的。

  夜离看着子兮,子兮皱皱眉对着夜离摇摇头,又看向越重子和欧阳若青:“她不是我娘亲!”

  “子兮,你不会为了自己连自己的娘亲都不要了吧!”欧阳若青开口。

  “呵呵…”子兮听到这句话却开心的笑了起来。

  “太子这话就不对了,你们都说了我是圣女,那我应该是圣女的血脉,而历代圣女在生下孩子后,不都已经被你们以其身练药了吗,既然这样,我又何来的娘亲!”

  “可是她养了十四年!”越重子开口,他的心里越来越不安,总感觉再不把子兮带走,就会有什么事发生…

  “她养的那个子兮已经死了,而现在的子兮只是我。”子兮话说的认真严厉。

   “呼…”一阵风的虎啸声传来,从天空落下一个白衣白发的女子,是忧怜。

  落在地上直接在越重子面前跪下。“师傅,不远处有一队兵马想这边而来,现在已经在树林外,他们好像也是为圣女而来。”忧怜低下头的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意外。

  “什么,有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越重子皱着眉头问。

  “楚越…”忧怜吐出了两个字。

  “楚越,他们来这里做什么?”欧阳若青眼睛直盯着忧怜。

  忧怜毫无波澜:“忧怜不知。”

  而这是谁都忘了,那还被人押着的苏媚,苏媚看着那一身白衣的忧怜冰清玉洁的样子,眼里闪过的嫉妒,看着子兮时眼里的狠毒。

  苏媚那天看着子兮逃走了,她以为她的时机到了,她可以离开这个破村子了,就放了烟花箭。可谁知,那天越重子刚好带着忧怜来落月村,要带走子兮,她却刚好让子兮逃了出去。

  越重子在酒楼遇到刚好出逃的子兮,可是他却没有放过苏媚…所以今天的苏媚变成了来压制子兮的筹码……

  “来人,上,不能伤了圣女。”越重子知道现在必须要尽快的把子兮抓回来,可是看着夜离,他的心里没底,就连欧阳若青心里都没底,因为能在若兰皇宫,来去自如而不被发现的人,怎么能让人轻视…

  那些士兵听到越重子的命令,便都冲了进去,对于他们来说,那只不过是两个人,一个若女子,一个不知名的人。

  “拿着,我给你开路,走!”夜离回把剑塞到子兮手里,转身便和那些兵将打斗了起来。

  只可惜,那些士兵哪里是夜离的对手,那些士兵也知道了这是个厉害的人物,于是,便开始对子兮下手,可是他们又不敢伤到子兮,以至于死伤一堆都没没有伤到夜离一丝,没有将子兮拿下。

  欧阳若青看着这一幕,飞身过去,出手就是狠招,夜离也不躲,从身前的士兵手里抢过一把刀,直冲欧阳若青而去,两个人不分上下,愈打愈烈。

  而越重子看到了子兮没有人护,便一个闪身到了子兮的身前,子兮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

  “住手。”越重子看子兮已经落在自己手里,大叫了一声!

  子兮知道现在的自己必须狠心才能活下来,她看到忧怜的那一刻,心里一颤,她答应过要救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