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跟你说什么了。”忧怜看到欧阳若兰说完子兮便一脸凝滞,不由的开口问。

  而此时的子兮却因为欧阳若兰的那番话,心里翻起了浪,反问到:“忧怜,你想报仇吗?”

  “这是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说起这话忧怜的眼里全是恨意。

  “我们现在算是合作关系吧!”子兮转过头去看着忧怜。

  “若你能帮我报仇,我把命给你都可以。”忧怜说的没有丝毫犹豫。

   子兮笑了,既然她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合作一下又何妨呐。现在的她不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的子兮,也不是这个世界自小在落月村长大不谙世事的子兮,现在的她是一个要耍阴谋,斗心计的子兮,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活着,为了逃出这里。

  “你说,如果皇帝知道了他最疼爱最宠爱的公主欧阳若兰才是真正的圣女,会怎样?而我却是假圣女,真公主又会怎样?祭司大人又会怎样?”子兮一下子说出了几个问题。

  忧怜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欧阳若兰到底跟子兮说了什么,可是现在不管说了什么,都与她无关了。因为子兮说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会是一件震动若兰国的事。

  “你有办法?”忧怜笑了,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笑,她觉得,她选对人了。

  “我可没有什么办法,我只不过是一小姑娘,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子兮摇了摇头。

  忧怜又有点想不明白了。

  “能带我出去走走吗?”子兮开口,她刚来这里就被抓,被放血,现在既然决定了要逃出去,那就要先熟悉熟悉自己所在的环境。

  “可以。”忧怜跟子兮想到一个点上,趁越重子闭关炼药,先去熟悉熟悉环境刚好。

  忧怜亲自为子兮更了衣,也不带婢女,忧怜在前,子兮在后,慢悠悠的在这若兰国的皇宫里有走着,两个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说话。

  “皇兄,那个圣女有什么好的,你都替他说话。”一道声音传进子兮和忧怜的耳朵里,子兮听出来了,是欧阳若兰,她看了一眼忧怜,摇了摇头。

  抬头看了看周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这片公园里。

  这是一处以精巧建筑和紧凑布局取胜的宫廷园林。面积并不大,其南北深大概有八十米,东西阔大概一百四十米,但古柏老槐与奇花异草,以及星罗棋布的亭台殿阁和纵横交错的花石子路,使得整个花园既古雅幽静,又不失宫廷大气。

  声音是从左侧传来的,子兮便又往前走了几步,躲在一棵老槐树后,探出头向前看去。

  前面有着一片湖,湖边的亭子里,坐着两个人,是欧阳若兰和欧阳若青。现在的子兮看到她们心里就会很兴奋,因为,她要干坏事了。

  “若兰,不要乱说,小心被人听了去,你是一国公主,她是圣女,我们还需要她去救我们的子民,在祭司没有动手之前,她不能无恙!你以后不要再去那里!”欧阳若青回答着欧阳若兰的话。

  而欧阳若兰却一副不甘心的表情,“我只好奇吗?”

  而在一旁偷听的子兮,无声的冷笑了一下,便转身要离开。

  “谁,出来。”欧阳若青突然大叫一声,一只杯子飞射出去。

  子兮看着那只迎面飞来的杯子,吓的忘记了动。脑海里却一直想着,这下完了,要毁容了……

  酷匠4~网5w正1'版首!发●;

  而此时,一直在一旁的忧怜,却一个飞身而过,把酒杯从空中抓走。

  “忧怜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公主殿下。圣女无意冒犯,只是路过。”忧怜替子兮辩解。

  欧阳若青看到是子兮,便一笑:“原来是圣女呀,我还以为是哪个小蟊贼呐!圣女这喜欢偷听人说话的习惯可不好。”

  欧阳若兰却是一声:“怎么又是你,也不看看这御花园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子兮丝毫不理会欧阳若兰,而是看着欧阳若青:“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喜欢在人背后偷说人的习惯也不太好呀!”

  “你……”欧阳若兰一句话没说出口,便被欧阳若青打断。

  “圣女可能听错了,我只是听若兰说去了你那里,惹圣女生气了,我在教训她而已!”欧阳若青面不改色,笑的一脸温和。

   “太子殿下都这么说了,可能真的是我听错了吧,我身体不太舒服,就先回去了,忧怜我们回去吧!”子兮说完,便转身往来的路回走。

  “皇兄,你看她…”欧阳若兰恨不得把手中的手绢当做子兮撕碎。

  欧阳若青看着子兮的背影,眼里一闪而过的光芒,心里在想‘这个圣女子兮有点意思。’

  听到欧阳若兰的话,也不理会,便甩袖离去,她这刁蛮的妹妹,父皇惯着,他可不惯。

  欧阳若兰看着皇兄不理她,回头一巴掌打在身旁婢女的脸上,婢女也不敢说话。

  她盯着子兮离去的方向,嘴里低喃着:“我们走着瞧!”

  也随即跟着欧阳若青离去:“皇兄,你等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