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三天后了。恍惚的看了看周围,准备起来,却被手腕上的疼痛,惊的彻底醒过来。想到了自己是在若兰国,想到了那天的所有,想到了自己以后可能所要受的可能会比这更残忍,瞬间把自己缩成了一团,躲在床角,她不想死。

  “吱呀…”开门的声音传来,而子兮却好像没有感觉一样。

   “圣女,你醒了,你失血过多,睡了三天了,吃点东西吧。”进来的是忧怜。

  子兮却像没有听到一样,把头埋在腿里,默默的哭泣。

  “你若真的不想死,就要想办法改变现在。”突然的忧怜说了一句让子兮惊讶的话。

  子兮抬起头,擦了擦脸上残留的眼泪,看着忧怜。

  而忧怜却好似早就猜到子兮会这样一般,没有什么表情,却依旧说道:“他那天采了你的血,现在在炼药,而这个时间是一个月,她派我来看守你,若是你真的想活着逃出去,就应该趁现在养好自己的身体。”

  “你恨他。”虽忧怜没说,但子兮就是知道她说的是越重子。

  忧怜慢慢的走近子兮,摘掉了脸上的面纱,看着子兮震惊的眼神,笑的残忍:“我恨他,我恨不得杀了他,看到了吗,这就是拜他所赐,他杀我全家,却收养我,说的好听是徒弟,为了传他衣勃,说的不好听,我就是他的禁脔。”

  子兮看着忧怜那满满的疤痕看清本质的脸,听着她嗯话,眼里有的是震惊,心里有的是莫名的心疼,可还是疑惑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逃呐!”

  “逃?往哪里逃!他为我下了云丝牵,只要离他远百里,他便能感受到,从而找到我。就甚至我自己把脸毁了,都没能逃过。”忧怜的身上此时是慢慢的哀伤。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子兮更疑惑。

  “我可以帮你逃出这里,但是有一天你要为我报仇。”忧怜说的肯定。

  “我不会武功,又不会什么法术,怎么斗得过他?再说,你就不怕我逃了就不再回来?”子兮自嘲的笑了笑。

  “我不怕,我只是在赌,你走了,三个月后的灾难,便会让若兰国又一次损失惨重。如果最后你回来,那是我忧怜被上天可怜,若你不回来,我也终于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吗?”忧怜说的很认真。

  “好,我答应你。”子兮笑了,笑的很灿烂。

  “公主,圣女还在休息,你不能进去。”

  “啪,滚开,公主的路你也敢当。”

  “公主,你真的不能进去。”

   而屋里的子兮和忧怜对视了一眼,忧怜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不知若兰公主驾到,还请勿怪罪。这些婢女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吧了,公主又何必跟她们计较呐!还不快谢过公主饶命之恩!”前面是说给公主听,而最后一句却是说给婢女听的。

  “谢公主不杀之恩。”几个婢女立马跪下。

  欧阳若兰,若兰国公主,只听名字,便能想象到皇帝是多么的疼她,甚至以国名以名。

  欧阳若兰看着忧怜,一句话就把这件事轻轻的带了过去,恨得牙根痒痒,虽然她可以随便对待他人,可是这个忧怜少司,她还是不敢太过随便的,因为她背后的越重子。

  “我要见子兮。”欧阳若兰直接说明了来意。

  “圣女殿下,身体不适,不宜见客,还请公主不要怪罪。”忧怜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欧阳若青丝毫不退。

  “那就不要怪忧怜得罪公主了。”忧怜依旧面不改色。

  “什么圣女,不就是一个药人,三个月后她就要死了,最后这若兰国最尊贵的圣女还不是我。现在我命令你让开。”说完,欧阳若青就准备硬闯。

  “忧怜,让她进来吧。”正在忧怜准备动手阻拦的时候,屋里子兮开了口,她听到了外面的话,听到了欧阳若青的那句话,所以她决定见见这个所谓的若兰国公主。

  “听见了没有,你还要阻拦本公主吗!”欧阳若兰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既然圣女要见公主,忧怜自然不能阻拦。”忧怜退到一边。

  欧阳若兰看到婢女已经前去开门,一甩袖子,“哼”了一声,走了进去,而忧怜也跟进去。

  子兮在忧怜出去阻拦公主的时候,便下了床。此时的欧阳若兰进入房间,就看到子兮穿着亵衣亵裤,坐在桌前喝粥,吃点心。

  而子兮抬头,看着这被若兰国皇帝最为宠爱的公主,

   身穿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及腰的长发一半在头顶用一跟碧玉兰花簪束起,一半散在肩后。双眉修长如画,精致的鼻梁,下面一张樱桃小嘴。颈上带着一条蓝色的水晶链,衬得肌肤白如雪。

  子兮看着她,只有一个字美。可是想想她在外面的嚣张,又摇摇头,可惜了,可惜了。

   “见到公主,还不跪下。”欧阳若兰的婢女看到子兮一直盯着她看,便开口。

  “跪下,忧怜,我身为圣女,需要向公主下跪吗?”子兮回过神,听到婢女的话,便问从刚才进来便站在她身后的忧怜。

  忧怜听到子兮的话,便上前两步,侧了侧身:“按理来说,公主应该向圣女见礼。

  “听到了吗?”子兮似笑非笑的看着婢女。

  “啪…”欧阳若兰一巴掌打在刚才那个婢女的脸上。

  “圣女,好大的威风。”欧阳若兰一边揉着手,一边对子兮说。

  o!看tc正p版:{章节s上DF酷匠F网+K

  “公主的威风才大呢,我再不开口请公主进来,公主就要带人硬闯了呐!”子兮不温不淡的话语,让欧阳若兰的脸,青一阵白一阵。

  欧阳若兰走近子兮,俯下身附在她耳边低声的说:“我告诉你,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圣女,而你只是个替代品罢了,你看我现在拥有的,全部都是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只要再过一个月,祭祀之力举行,你喝下万人之血露。被练成药以后,我还会变成若兰国的圣女。哈哈哈哈,我们走。”

  欧阳若兰说完,起身大笑一声,看了一眼忧怜,便甩袖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