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怜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敲响了面前的门。

  “师傅,圣女到了。”忧怜说完便伏下身去。

  “让她进来吧。”直到越重子开了口。

  “圣女,请。”忧怜推开门,做了请的手势。

  子兮在想,既然来了,那就要了解下情况的,不然,不了解怎么逃呐!

  子兮进去以后,忧怜便后退出去,把门关上,走了两步,又回头,盯着门好像能穿透看到里面的人一样,喃喃的说了一声:“希望,你能活着出来。”然后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子兮听到关门声,心里一跳,就想转头往外走。

  “圣女既然进来了,就先不要急着走了。”突然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

  子兮停住身体,寻着声音的方向找去,走到一扇巨大的凤凰展翅的屏风后,就看到两个人盘坐在坐垫上,身前放着一红木放桌,上面有着还在冒着热气的茶。

  一人俊美如斯,头发高高梳起,带着玉冠,身穿金黄色的四爪蟒袍,比之前子兮在酒楼所见的那位男子还要帅两分。子兮一看就猜到了这就是若兰国的那位太子,欧阳若青了。

  而另一位,正是之前在酒楼打晕子兮的那位中年男子,忧怜的师傅,若兰国的大祭司,也是太子的老师,名为越重子。

  只可惜,当时的子兮并没有看到人。

  现在的越重子,一头黑中交杂着白的长发用一根墨玉簪束起,随然是已是中年,那一双让人看不透得双眸,下巴上的一撮胡子,脸上带着的沧桑。一身墨色的祭司袍,显得居然有点仙风道骨。

  “你就是圣女子兮。”开口的是太子欧阳若青,他看见子兮的第一眼是惊艳,虽然没有天下第一美人予馨苑美,但是,也有一种纯洁的美。

  “你们抓我到这里,到底要做什吗?我说了,我不是圣女,我只是个乡下女子。你们抓错人了。”子兮努力的为自己辩解。

  “抓错人。呵。”越重子起身。

  正要说话的子兮,就感觉一阵风吹来,“咔嚓…”肩部一凉,子兮身上穿的衣服,从右肩部撕裂,断掉一条袖子。

  “啊!”子兮只觉得面前人影一晃,衣服便破了,再定眼望去,越重子还在原地坐着喝茶,就像从来没动过一样。

  “你要干什吗?”子兮捂住衣服生气的吼着。

  Bh酷-匠?网正版.#首发

  “看看你的右肩膀。”就在欧阳若青也准备开口的时候,越重子说出了原因。

  子兮,低头去看,发现自己的肩上居然多了一朵栩栩如生的兰花。

  “若兰国,每一代圣女,在右肩都会有一朵兰花,而这样的人,整了天下只有一个!”越重子有开口,像是和太子解释,又像是说给子兮听。

  “原来是这样呀,子兮姑娘,你也听到了,你的肩膀上的那一朵兰花,就足以证明你是若兰国这一代真正的圣女。”欧阳若青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笑。

  现在的子兮脑袋是懵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右肩上的兰花是从哪来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有的。

  “你们抓我回来到底要做什么?”子兮的心里开始不安。

  “啪啪…”就在这时越重子,拍了拍手。

  从门外走进一名婢女,手里端着一个脸大的瓷盆。

  “你自己来,还是我来?”越重子问子兮。

  “做什么?”子兮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深,尤其死看到瓷盆的那一刻。

  “若兰国的历代圣女,都有一种无法逃脱的使命,就是已己炼药。拯救这若兰子民。”欧阳若青又给子兮解释道。

  “已己炼药,拯救若兰子民。这是什么破规矩。”子兮的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在很多年前,若兰国的开国皇帝和人争斗中,被人用异施咒。从那以后每隔三年,七月半的时候,整个若兰国里,除了皇室,所有子民都会在夜间变为妖魔,杀人吃肉,没有不做的。每年若兰子民都会无辜死亡几万。”欧阳若青说到这里的时候,眼里带着一种悲哀。

  子兮的眉头皱的更紧:“难道我就可以救她们了吗?”

  “在所有人都愁头愁头莫展的时候,皇宫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告诉我们,他可以解咒,没有人信。而到了七月半的时候,却有人奇迹般的发现,兰若国的的子民这一次居然没有伤亡。那个人在这时又来到了皇宫,这次没有人在怀疑,将那人奉为国师,死后衣勃穿了下来,也就是现在的祭司,这位越重子。”欧阳若青提到越重子,眼里也是满满的敬重,不由得让子兮凭凭侧目相看。

  “太子殿下,你好想没听明白,我问的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子兮丝毫不为所动。

  “当年我师傅,带来一个小女孩,服下万人之血凝成的明露,加以祈福赐免,然后以她之血,炼药,让臣民服下,从此便被若兰国奉为圣女,历代以拯救臣民为生。”这次开口的居然是越重子。

  “那就是说,我也要喝下万人之血。”子兮一阵发麻,心里有着惊恐。

  “如果你这次再逃,我就会灭了落月村。现在离这一个三年的七月半还有三个月,你必须成为药。”越重子话中带着狠绝。

  越重子起身将要往外跑的子兮,点了穴,拿起了已经没有了衣袖的右臂,从怀里拿出一把刀,划在子兮的手腕上。

  子兮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流满了瓷盆,她想,她是不是又要死了。

  就在子兮因为失血过多,要昏到的时候,越重子帮她止住了血,欧阳若青及时的接住了要倒的子兮。

  “太子殿下,先把她带下去,养血。一个月后一定要举行加祀。”越重子很严肃的对欧阳若青嘱咐。

  “要不要找人看着她。”欧阳若青若有所思的问着。

  “不用,我让忧怜去看着她。血不能超过半个时辰,我要先去炼药。”越重子说完就脚步快伐的走了出去,后面跟着端着血的那个婢女,

  而欧阳若青,看着自己怀里抱着的子兮,笑了笑,摇了摇头:“可惜了,这么个美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