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灵童卡布的语气,他已有了对付恶灵的办法。晚饭时间,老爸安排大家在酒店吃了饭。由于很久没有看到表妹了,吃饭的时候我随便吃了点就拖着祁微回家了。一进门我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珊珊,珊珊,哥回来了!”想到表妹看到我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

  “瞎喊什么?你表妹和同学散步去了!”老妈从厨房里带着围腰走了出来说到。

  “老妈,你今天怎么这么闲在家啊?”平时老妈都很忙,除了周末在家的时间多一点,一般都不会在家的。

  “灵儿回学校住了,珊珊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就回来陪她啦!”老妈拿了块毛巾擦了擦手说到。

  “阿姨!”这时微微才从我背后走了出来喊了老妈一声。老妈看到微微的时候眼睛一下就亮了,笑容满面的走上前拉着微微的手说到:“微微来啦!吃饭了没有?晚上就不回去了吧,就在家里住,家里房间有多的,我一会就给你收拾收拾!”老妈过分的热情把微微弄得不好意思起来。

  “老妈,我们吃过饭了!”我自作多情的接了老妈的话。

  “一边去,我在问微微呢!”老妈一边说一边将祁微拉倒沙发边坐下。

  “微微啊!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就不要住学校宿舍了,就搬到家里来住。”我真够服了老妈了,从祁微进门开始话就没断过。正说着,表妹开门走了进来。

  “表哥,你回来啦!想死我了。”说着,表妹鞋也不换的跑到我身后隔着沙发靠背搂着我的脖子。

  “傻丫头,哥和你微微姐给你带了礼物呢!”我反手拍了拍表妹搂着我的手臂说到。

  “真的吗?谢谢哥,谢谢微微姐!”微微高兴的又跑到一旁抱着祁微狠狠的亲了一口。

  “你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老妈摇着头笑着说到。表妹对着老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我们四人坐下闲聊了一会,我也从背包里将礼物拿出来给了表妹,当然也少不了老爸老妈和灵儿的,令狐的礼物在晚饭前我已经提前给了她,至于林风的嘛,等他放假回来再给他吧。

  我们正聊得开心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锋子打来的。

  “喂,锋子,怎么了?”这会已经差不多快晚上十点了,也不知道这么晚了锋子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黑泽,快来,我在城郊废弃养老院等你,有情况!”锋子语气中充满了焦急。

  “好,我马上过来,你不要离开!”我向来好奇心都很强,听锋子的口气应该是有什么重大发现。挂了电话我起身穿外衣准备出门。

  “这大晚上的你又要跑哪去?也不在家好好陪陪微微。”老妈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到。

  “锋子找我有点急事,我去去就回来。”我边说话边穿鞋子。

  “黑泽,我陪你一起去吧!”微微有些担心的说到。

  |`酷E匠%Z网6永V》久!I免费;u看小说

  “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了。微微你以后就和我住我的房间吧,叫老妈给你收拾收拾。珊珊,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说完我就出了门。我下了楼开着车朝城郊废弃养老院赶去。城郊养老院是在七八年前就废弃了的,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去过,记得我们小的时候还经常过去玩。但是已经废弃了多年,锋子大晚上的跑过去做什么呢?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晚上城郊的路上倒是挺清净的,空旷的道路上我快速的行驶着,很快,我便到了废弃的养老院。

  将车停在空地上,我下了车朝养老院走去。因为废弃的原因,养老院没有灯,看上去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大门的那里,有着一个小火点,一看就知道是锋子在那里抽烟呢。

  “黑泽快来,我在这呢。”锋子倒是先开口叫了我。

  “什么情况。大半夜的你跑这里来干嘛?”我大步的走到了锋子面前。这家伙还和以前一样,个子还是一米六的样子。一点要长高的预兆都没有。

  “我之前不是去上海了吗,这次爷爷叫我回养老院的储藏室帮他取些东西。当我到了储藏室附近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一间以前没见过的小石屋。”锋子表情夸张的对着我说。

  “那你怎么不进石屋看看啊?”这锋子也真是的,自己进去看看不就得了。

  “我进去了,但刚进了我就被里面的东西吓得跑了出来。”锋子这句话倒是提起了我的兴趣。

  “走,我们进去看看。”说着,我拉着锋子走进了养老院。废弃的养老院里面显得很陈旧,很多地方都结满了蜘蛛网,杂草丛生,加上没有一丝灯光,一股恐怖感由心而生。顺着小道我们靠近了储藏室。诶!旁边还真多了一间小石屋,从外部观察,面积并不大,也就二十个平米的样子。真是奇怪了,在我们的记忆中,以前来玩的时候确实没有这间石屋啊,而且养老院废弃这么久了,谁会在这里修一间石屋啊?

  我打开手机的电筒,和锋子慢慢的靠近了小石屋,好奇心促使我推开了石屋的门。

  “哇!这是什么?”刚一推开门眼前的一幕就吓了我一跳。屋子的正中间停放着一口黑乎乎的棺材。我定了定神,借着手机电筒的光走到了棺材前,棺材没钉棺材钉。

  “锋子,过来帮我把棺材盖打开。”我喊了一声锋子,然后将手机用嘴巴咬住,做出推棺材盖的动作。

  “算了,我不敢!”锋子这表情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大半夜把我叫过来解密,现在叫你搭个手又怕,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磨磨唧唧的,快点过来搭把手!”我假装生气的样子说到。锋子听到我这么说,有些不情愿的走上前来伸出双手和我一起推向棺材盖子!哗的一声,棺材盖被我们推了开来。诶!居然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连底都没有。呈现在眼前的是朝地下延伸的楼梯。

  “啊,黑泽,这下面有暗室!”锋子一脸惊恐的说到。

  “走,我们下去看看!”我顿了两秒说到。还没有等锋子回话,我就拉着他翻进了棺材踏着楼梯朝地下走去。楼梯很长,我们绕了五六分钟才下到楼梯的底部。眼前是个宽敞的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挂着点燃的壁蜡,将大厅四周照的通亮。又是一座棺材摆放在大厅正中间,我和锋子慢慢的走到棺材旁边,还是没有钉棺材钉。

  “锋子,动手!”我叫上锋子再次将棺材盖子推开。一股尸臭扑鼻而来。

  “哇!好臭。”锋子一下跳到旁边呕吐起来。我也退后了两步。缓了口气我再次走到棺材边,棺材里是具女尸,但奇怪的是,尸体是面部朝下的摆放在棺材里,一身白衣,长发盘着用发钗固定在后脑。不对,这背影怎么看着好熟?一股凉意从背心直串头顶。楞了一会我鼓起勇气伸出双手将尸体翻了过来。

  “乐……乐……”眼前这具女尸居然是乐乐,我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什么,是乐乐?”锋子惊恐万分的跑到棺材边盯着棺材里的女人说到。此时的锋子脚不停的颤抖着,说话也变得结巴了“不对呀,我记得前不久乐乐还叫我转告你叫你去犀牛湖呢!”锋子这么说并不奇怪,因为他并不知道乐乐跳湖自尽的事。但是看到乐乐的尸体摆放在这里的棺材里,我越来越想不通。不对呀,乐乐跳湖的第二天明明就已经送入火葬场火化了的啊,那这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拉着锋子把棺材盖子盖了起来,然后快速的跑出了地下室。到了石屋外以后。我拨通了老爸的电话,将石屋遇到的情况告诉了他。老爸正在酒店和灵童卡布聊天呢,听到完我所说的情况后,老爸叫我们在养老院门口等他们,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就赶紧开车离开。老爸说他上和灵童卡布过来。挂了老爸的电话,我和锋子就跑到了大门口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了下来,锋子掏出了烟点燃一根狠狠的吸了两口,然后又递给我一根,我没要,我是不抽烟的。二十多分钟后,老爸带着灵童卡布和令狐赶到了养老院。

  “黑泽,你说的那石屋在什么地方?赶紧带我们过去!”老爸和灵童还有令狐一下车就跑到了我和锋子的跟前。看到老爸他们来了,我心里也踏实了许多。我走在前面带路,令狐跟在我的后面,锋子则是紧紧的跟在老爸和灵童的左右。在老爸他们的陪同下我们在次进入了石屋。进了石屋后我本来准备带头下地下的,可是灵童却拦住了我。同时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串佛珠走在我的前面。

  “令狐你数一数一共有多少层楼梯”灵童若有所思的说到。虽说老爸在身边给我壮了胆,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做出防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