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对着蜡烛许了愿,表情特别的开心。

  “珊珊,你许了什么愿啊,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啊!”她那帮同学起着哄开着表妹的玩笑。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为难我表妹了。愿意说出来就不灵了。”黑灵儿还是比较护着表妹的。那几个女生才放过表妹。大家在包房内又唱了会歌,发现时间也不早了,再加上明天都还要上课,所以也就散了,那三个女生和那个男同学是住一个方向的,她们四人就打了一辆出租车一起离开。祁微则是开车带着我和表妹,还有黑灵儿。因为我住院的关系,黑灵儿这段时间都没有住校。而是在家里陪珊珊。祁微先开车将灵儿和表妹送回了家,又开着车载着我往医院赶。这时夜已经深了,路上都看不到几辆车子。

  突然,我感觉车子的前方一双火红的双眼正盯着我看。我不敢告诉祁微,怕吓着她,我也怀疑是不是眼花了。我叫祁微将车停在了路边,我说下车到树林里方便一下。当我走进旁边的小树林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似人非人一双火红的眼下衬托着一张苍白的脸。看到这样的情景,吓得我连连后退,差点摔倒。

  “黑泽,还记得乐乐吗?”这个黑影居然还会说话,妈呀这是什么怪物。我是不是见到鬼了?我并没有回答,此时的我已经吓得双脚发抖,路都走不动了。

  “我非常感谢乐乐选择在犀牛湖自尽,她的死唤醒了我的亡灵。为了感谢乐乐,我觉得我该为乐乐做点什么!哈哈哈!”这个所谓的亡灵居然是乐乐从犀牛湖唤醒的?我定了定神,回想起了乐乐死前的诅咒。一股凉意从我后背心直窜上来。

  “你想要怎么样?”我涩涩的问到。

  “哈哈哈!我想要你身上的狼牙,不过今天我不会对你动手,只是提醒你游戏刚刚开始而已!我很快会再来找你的”说完亡灵消失在夜色之中。

  “黑泽,黑泽,你好了没有?”祁微见我半天没回到车上便下来找我来了。

  “诶,来了。”我回答着跑出了小树林。

  “你干嘛呢,这么老半天?”祁微问到。

  “噢!没事,就是晚上饮料喝多了。呵呵,走吧!”我强装着笑容和祁微一起上了车。回到医院,我换上了病号服,躺在病床上回忆着乐乐死前的诅咒和今天所看到的亡灵。从看到令狐那颗带有图腾的狼牙开始,一连串的怪事连续发生,最为离谱的是今天晚上我所看到的亡灵和亡灵和我所说的话,它说他要为乐乐做点什么,太不可思议了,只有等我老爸回来看能不能得出什么解决的办法。看到沙发上熟睡的祁微,我要不要将这一切告诉她呢?但我又怕吓到她,我可不想她有什么心里负担。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通,令狐的狼牙,乐乐跳湖,亡灵出现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连。想着想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祁微都已经十点过了。祁微告诉我说我老爸打了电话回来,说他们明天就回来了。正好我有很多问题等着问老爸呢。我起来到洗漱间洗漱完后,和祁微随便找了些话题聊。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锋子打来的电话。锋子是我的一哥们,虽然不像令狐和林风那么铁,但关系挺好的。我没有多想,按了电话的接听键接通了电话。

  “泽少,在干嘛呢?”锋少并不知道我住院的事,因为家里人商量过,尽量把我住院的消息封锁起来,免得那个丑司机的同伙找上门来。

  “没怎么,在外面有点事,怎么啦?”锋少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还真觉得奇怪,因为他都已经去广州两年多了,平时一般都是逢年过节才和我们通电话。

  “我从广州回来了,刚下飞机,本来要过两天才给你们打电话的,但刚才我遇见了乐乐,她叫我告诉你叫你去犀牛湖找她,她有事和你说。”锋子的这句话直说得我冒汗,锋子虽说不知道乐乐已经死了,就算他知道,但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开这样的玩笑的。我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祁微显然是发现了脸部的变化,但她见我还没有挂电话,也没有说什么,她是准备等我挂了电话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喂喂!泽少,你在听我说话吗??”锋子在电话那头喂了两声,确认我是否还在。

  “噢!知道了!你先忙你的事,忙完了再来找我们。”我现在还不准备将乐乐自杀的事告诉锋子,因为怕吓到他。

  7%最新ed章?节B上酷c匠@x网i《

  “那行,过两天忙完了我就过去找你们。”说完,锋子就挂了电话。

  “黑泽,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伤口不舒服?”祁微担心的问到。

  “锋子刚从广州回来,他说他看见乐乐了,而且乐乐还让他转告我,乐乐在犀牛湖等我找我有事。”我也不敢确认祁微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这不靠谱的事。

  “什么,该不会是锋子和你开玩笑吧?”祁微显然也感到很惊讶。换成是谁都不会相信。

  “不会的,第一,锋子从小就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第二,他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这是最基本的对死者的一种尊重,第三,他根本就不知道乐乐已经死了。”我认真的和祁微分析着事态的严重性。

  “那怎么办啊,要不我们报警吧!”祁微有些慌乱了。

  “报什么警?警察都调查得很清楚了,乐乐是自杀的。而且你觉得你去告诉警察有个已经死了的人约你见面,警察会相信你吗?警察会把你当做大脑不正常对待的。”我也真是服了祁微这女人,这种事居然会联想到报警。“算了,一会我上犀牛湖去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乐乐是真的出现了,这件事还真得从长计议。

  “那我陪你去!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我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祁微是肯定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的。

  “行,你开车把我送到山脚下,你在车上等我。我想,如果你和我一起上山的话,她是不会现身的。”我考虑到锋子说的乐乐是约我,怕有其他人在她不肯现身。祁微也答应了我的要求。说完,我们换了衣服和祁微一起离开了医院。祁微一路开着车,我们在路上并没有多说什么,心里都比较沉重。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们到了一中后山脚下,祁微挺好车以后,我就下了车。祁微坐在车里等我,我让她从车里将车门锁好后我才上了山。

  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所以爬起山来还是比较吃力的。终于,我到了山腰,犀牛湖呈现在我的眼前,这个时间点学生们都还在上课,山上没有人,显得很少寂静,半山的犀牛湖加上我这两天所听闻所遇到的,更是增加了一份诡异。白天如果都能见鬼的话,那我再怎么防也没有用,所以我还是决定把事情摸个水落石出。

  我小心翼翼的朝着湖边靠近,时不时的前后左右的看看。突然身后的草丛里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吓我一跳。迅速的我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草丛,并没有发现什么。当我转过头来看向湖边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乐乐跳湖的位置,仔细一看,这个女子长长的头发零散的披在肩部,她身上穿的还是那天跳湖时所穿的那一身,并没有更换。此时我鼓起勇气朝湖边慢慢的走去,,不由自主的对着那女子的背影叫了一声“乐乐……”当这个背影转过身来的时候,我被她的面部吓得直接倒退了好几步。这女子正是乐乐,苍白的脸庞显出被水泡腐烂的痕迹,如果不是以前经常看到她,可能我都不认识这就是乐乐!

  嗖的一下,乐乐飘到了我的面前,俯下身来用她那已被水泡得发白的眼球盯着我。“黑泽,没想到你还真来了!哈哈哈哈!”一股恶臭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笑着笑着,她又迅速的飘回到原先所站的位置。

  “乐乐……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我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吓结巴了,虽说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大白天的,一个自己亲眼看到被火化的死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不怕才怪。

  “哈哈哈哈,我说过,我化作妖魔鬼怪也不会让你们安宁。”乐乐笑起来显得她那张脸更加狰狞起来。

  “那你今天叫我来犀牛湖做什么?锋子又没有招惹你你干嘛接近她。”我死死的盯着乐乐,害怕她又一下飘到我的面前。我的心脏已经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我真的越来越想不通了,为什么大白天都能看到这些不干净的玩意。

  “我对锋子才没什么兴趣,只怪他自己最近时运差,所以大白天他才能看见我,至于我找你做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一股寒意从我心头冒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