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灵儿和表妹都回学校上课去了。令狐跟我老爸他们去了北京,听表妹说。林风安排好家里的事就回学校了。现在病房内,只剩下我和祁微两人,倒也清净。祁微坐在病床边边给我削苹果边和我聊天。

  “黑泽,你还记得那天开枪射杀你的人的样子吗?”祁微开口问到。

  “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那家伙丑极了。”我愤愤的答到。

  “那他为什么会对你开枪啊?”祁微一直想得到这件事的答案。于是我就将整件事的过程告诉了祁微。但我一直没弄明白那丑司机到底是想要什么东西,应该不是狼牙,因为狼牙我平时都戴在脖子上,是人都能看到。只可惜老爸现在去了北京,要等老爸回来了才能揭晓答案。祁微听了我的答案也甚是好奇,和我想的一样,那家伙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虽说在聊天,祁微手上的动作可没停。她削了一小块苹果直接喂到了我的嘴里。

  “嗯!这苹果真甜!”我对着祁微挤了挤眼睛说到。

  “吃个苹果都堵不住你的嘴。你说,有我这未婚妻你是不是不愿意。”祁微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女人味十足。

  “哪能啊,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来得太突然,无法适应。现在都习惯了,我还怕你跑了呢!”说着话,嚼着嘴里的苹果都怕被噎着。

  “就你嘴贫,才几天时间,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祁微嘴上说才几天,但从表情可以看出她很开心的样子。

  “天地良心,绝对是真心话。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哎妈呀!我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感觉怪怪的,好像是在和老师谈恋爱的感觉。

  “嗯,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永远都不离开你。”祁微停下来手里削苹果的动作,红着脸,低下头细声的回应了我的话。此时的祁微看上去真的很美,脸部白白的皮肤上呈现出一朵晕红。简直美呆了。我不自觉的伸出了左手握住了祁微的右手手背,祁微的小手很滑。祁微被我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但又没有拒绝我的动作,她脸部的红晕更深了。

  “微姐……那个……”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此刻想说什么。真失败,对着所谓的自己的未来媳妇都这么怂。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居然是于翠翠和陆雪,于翠翠的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于翠翠一推开门便发现我的左手正握着祁微的右手手背。

  “黑泽……你在干什么?”于翠翠惊讶的表情让我发现我自己的手还握着祁微的手。我迅速的将自己的左手从祁微的右手手背拿开说到:“祁老师说她要去帮我买吃的,我不想麻烦祁老师而已,所以就拉住祁老师。”我还真他妈佩服自己,这样的瞎话都能编出来。不过祁微是我未婚妻这件事现在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这一点祁微和我的意见是一致的。

  “对了,你们怎么来了?谁告诉你们的我在这家医院的?”也不知是哪个大神居然把我住院的事告诉了于翠翠。祁微在我说话的时候也起身离开了病房,她说下去买点吃的。

  “是黑灵儿告诉我的,我这几天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我就打了灵儿的电话,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好的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汇报你的行踪,居然住院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于翠翠边说边将手上的鲜花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我也真够冤的,明明是于翠翠叫我每天给她打电话,我并没有答应过她。可现在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成了我答应每天给她打电话。陆雪从进门走到沙发上坐下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和我礼貌性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噢,前两天我出了点意外进了医院,电话也弄丢了,所以就没有给你打电话啦!”我只能试探性的告诉她我是出了意外住院,至于中了枪伤的事是不能告诉她的,我想灵儿在外说话也是有分寸的,应该没有告诉于翠翠我是中了枪伤。

  “噢!难怪一直打你电话打不通呢!打电话给灵儿的时候灵儿也是告诉我说你爬树摘果子的时候从树上摔下来摔伤了背,你的伤还疼不疼啊?”这于翠翠也真是个宝,也不想想,这大城市里哪来果树啊,何况我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去爬树。不过灵儿这丫头也怪有才的,能编出这么个让我住院的借口。

  “不怎么疼了,应该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对了,你怎么没有上课呀?”我可不想于翠翠隔三差五的跑来医院看我。

  “噢!没事就好。今天我们班自习课没有老师,所以我就叫陆雪陪我过来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到时候你出院了记得打给我啊。”于翠翠边说边用笔和纸记下了她的电话号码递给了我。 我将记有电话号码的纸条揣进了病号服的上衣兜里。我这才反应过来招呼于翠翠和陆雪吃水果,陆雪倒也不客气。在床头柜上随便拿了个苹果就开始削着吃,于翠翠倒是告诉我说她不喜欢吃水果。我们就这样在病房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祁微买了一些吃的回到病房。见到于翠翠她们还在,祁微就微笑着说:“于翠翠,你们两一起和我们随便吃点吧。”语气听上去倒是和气,但我从祁微的眼神里看出了些许不高兴。

  “祁老师,不用这么客气了!我们正准备回去了。”说完于翠翠就起身叫上陆雪离开了。祁微将手里的食物放在了桌上,并将买回来的稀饭拿出来倒进了我们自己的饭盒内。

  “微姐,和你商量个事呗!”想到马上就是表妹的生日了,之前答应她到御福苑和盛世年华过生日的,我不在怎么行,表妹可是我们一家人的小公主。所以这会必须先做通祁微的思想工作。

  “怎么了?”祁微捣腾着手里的活并没有转身。于是我就将星期天想出去陪表妹过生日事告诉了祁微,开始她本来是不答应的,后来由于我软磨硬泡她才答应了我的要求,不过祁微说到时候让灵儿先带表妹去御福苑吃饭,反正那些食物我现在也不能吃,等吃完饭祁微说她开车送我过去接灵儿和表妹到盛世年华。事情说定,我开心的就准备给表妹打电话。

  “瞧你乐成那样,慌什么,今天周五了,下午灵儿和珊珊放学就直接来医院了。”祁微笑着告诉我。我还真忘了这事,看来是在医院里关傻了。祁微端着手上的稀饭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一勺一勺的吹冷喂我。我吃着稀饭看着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w酷匠√A网l首发d

  “你笑什么?”祁微奇怪的问到。

  “你这样还真像我媳妇。”我调皮的笑着说。

  “难道我不是你媳妇吗?只是现在还没过门而已。”祁微假装拉着脸说到。对啊,祁微本来就是我未婚妻,我怎么傻到说出这样的傻瓜。

  “呃……媳妇,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开玩笑,我黑泽是什么人,哄女人可是我的拿手菜。祁微白了我一眼,小脸蛋子又红了起来。这女人还真有意思,动不动就脸红。稀饭也吃完了,我怕再继续逗她会让大家尴尬,。索性就和她拉起了家常。祁微告诉了我很多关于她在大学的事,正如我听到的一样,她在读大学期间是学生会的会长,而且还是一名高材生。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祁微居然没有谈过恋爱,她说她的追求者倒是挺多的,只是当时过于注重学业,所以对身边的追求者都婉言拒绝了。看来我还真够幸运的,爷爷给我许下的这个未婚妻居然这么单纯,我竟然还是祁微的初恋。打从心里偷着乐。聊着天时间倒是过得挺快。已经到了放学时间,灵儿和表妹一起有说有笑的走进了病房。一进病房,灵儿就像个猴子似的,穿前穿后,跑到床头柜拿了一个苹果就开吃。

  “哥,后天就是珊珊生日了,你打算送珊珊什么礼物?”灵儿包着一口苹果含糊不清的问到。

  “礼物我上周已经买了,我给珊珊买了个iPad。”我笑着答到。

  “啊!你都给珊珊买了iPad了?那我买什么?本来知道珊珊一直想要个平板,我都准备给她买的,你居然动作比我还快。”灵儿咬着苹果不满的说到。

  “是啊,哥上周末就给我买了个mini2。”表妹对着灵儿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

  “微微姐,那你准备送珊珊表妹什么礼物?”灵儿转身又将目标转移到祁微身上。

  “哈哈!我可不告诉你!”祁微对着灵儿眨了眨眼睛对着灵儿笑着说。

  “哼,不告诉拉倒,反正后天我就知道了。”灵儿假装生气似的挤了挤鼻子。

  之后祁微将我和她商量的生日安排告诉了灵儿和表妹,两人没有反对。两个妹妹知道我要等医生查完房才能溜出去,眨巴着眼睛笑我是逃跑的病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