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林风抱着乐乐的尸体哭喊得已经没有了泪水。警察通知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来将乐乐的尸体运到了殡仪馆。乐乐的父母也来了。看到乐乐的时候,乐乐的妈妈直接在冰棺前哭得死去活来,她爸爸在一旁默默的流着泪。由于昨晚一夜没有休息,我叫黑灵儿和表妹都回家去补补觉。乐乐的父母都不是本地方的人,所以殡仪馆里的人不是很多。冷林风一直守在冰棺旁静静的看着乐乐的遗容。我和令狐则是帮着打理一些琐事。乐乐生前一直也没有上班,就这么住在冷林风的家里。其实林风还是挺疼乐乐的,只是乐乐性格太偏激了,并没有真正明白林风的心意。

  没过多久,令狐帮忙联系的做法事的先生来了。先生带着两个徒弟在灵堂前开始了准备工作。乐乐的父母此时也由林风的父母搀扶到了一旁坐下,他们也认同先生过来做法事。希望乐乐的灵魂得以超度。先生在两个徒弟的协助下,很快就完成了准备工作。先生说,乐乐是因为积怨跳湖死的,所以不能摆放时间过长,下午就得火化,而且得将骨灰存放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方可下葬。法事开始了,先生叽哩哇啦的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在念些什么。下午的时候,林风的爸爸托人买来一只大红公鸡,说是先生要用来做法事的。一般的法事亲戚朋友都是可以观看的,但是因为乐乐属于凶死,所以后半截的法事先生就叫我们回避了。只有乐乐的父母和林风能留在灵堂内。半个小时候,法事算是做完了。简单的追悼仪式晓得是那么的凄凉。追悼会后我们陪着乐乐的父母到了火葬场完成了最后环节。人差不多都离开了。林风说是要等着陪乐乐的父母将乐乐的骨灰存放在公墓的存放区,我和令狐就先行离开了。

  出了火葬场,令狐说他要去古玩市场逛逛,所以我们就在火葬场门口各自打车离开。坐上出租车后排我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也真是够累的。连着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真让人让人无法接受。想着想着我在车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居然还没有到我家小区。“师傅,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我提高了警觉,因为我发现这并不是回我家的路。司机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继续加速往前开。“停车。”我掏出了身上的钥匙抵在司机的脖子上。这样才让司机将车停了下来。我迅速的离开了出租车后排下了车,这时车子已经开到了郊区,周末是一片小树林,几乎没有什么过往的车辆。我下车后,这个司机并没有开车离开的意思,而是跟着我下了车。“站住!黑泽,你认为今天你能顺利的离开吗?”这名司机此时手里正握着一把手枪指着我,面部露出了一副让人看着就恶心的笑容。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司机的长相,圆圆的脸盘子,小鼻子小眼,一张吹火口。身高好像离一米七差了一点。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确实,我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你认不认识我结果都一样。我认识你就可以了。”这个司机说出的答案并不是我想要的。

  z“最9新%s章节上J酷…D匠2网O

  此时林城一中教室办公室,一个女人正在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这个女人正是祁微。祁微忽然感觉胸前的狼牙有了震动感,不好,黑泽出事了。一阵不详的预感让祁微心里直发冷。掏出了电话拨通了黑泽的电话,连拨了几次都是机械式的声音,无人应答,请稍后再拨。祁微打开了苹果手机的定位系统,开始搜寻黑泽的ID号,ID位置显示为林城郊区。祁微拿起桌上的提包匆忙的向学校车库走去。

  林城郊区。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但是丑司机并没有让我接电话,而是让我把电话摸出来交到了他的手中,丑司机接过我的手机后顺手将我的电话丢在了旁边的树林里。

  “黑泽,说说吧!黑谭志把东西放哪了?”原来这个丑司机认识我的父亲,应该是和我父亲有过节。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丑司机口中所问的东西是什么,但我也不能直接回答的他的问题。

  “东西,我肯定不会随时带在身上。我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了。”我转了转眼珠说到。

  “是吗?上车,带我去拿。你来开车。”丑司机用枪指着我,把我逼向出租车驾驶室的方向。其实我是不会开车的,但我心想这是我逃脱的唯一机会。我拉开了驾驶室的门,眼看丑司机离我越来越近了。我一个后踢踢到了丑司机的胸口。丑司机朝着后面退了四五步的距离,拿着枪的右手也顺着惯性朝天仰了上去。机会来了,我向着右边一个跨步,串到了车尾的位置,砰砰两声枪响,我不敢停下脚步,朝着路边的树林快速奔去。紧接着又是几声枪响,只感觉啪的一下,我的右后背中了一枪。我忍住疼痛在树林里跑着S型,随着连续的枪响,丑司机的子弹可能打完了,他或许是怕枪声引来警察,所以也不敢继续追我,而且也见不到了我的踪影。只能返回了出租车的位置失望的开车离开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发现丑司机并没有继续追来。悬着的那口气一松,只感觉眼前越来越黑,黑暗中那双火红的眼睛又再次呈现在我的眼前,而且是那么的清晰,只不过这次多了一张模糊的兽脸,有点像狼的样子,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支持不住了,一个踉跄,我摔倒在树林里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睁开了双眼,我的鼻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带上了氧气罩,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仪器,床头发生滴滴滴的声音,应该是什么仪器声,看样子应该是ICU病房。此时的我看什么都是模糊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又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转出了ICU,祁微坐在床边趴在我的床头,看样子好像是睡着了。也不知我睡了多少天,只感觉到整个人的身体都是麻麻的。我试着动了动身体,一阵刺痛从后背传了出来。痛得我直冒冷汗。可能是我的动静大了点,祁微醒了。

  “你醒了?”我的清醒让祁微露出了安心的微笑。说着话,祁微站了起来轻松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要动,你后背有伤,很严重。”

  “我怎么在医院?我睡了多久了?”现在我的身体还很虚,说话的时候显得没什么力气。

  “你已经昏迷五天四夜了。那天我打你的电话你没有接,我怕你有事,所以用了手机定位系统查找你的位置。我赶到郊区的时候警察已经在现场了,并且通知了120急救。”可以从祁微说话的神色中看到一丝担心。

  “我家里人呢?”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阿姨和叔叔看你脱离危险就回公司了,他们说还要开会。黑灵儿回学校了,你表妹出去给我买吃的去了。我这两天没课,所以就留下陪陪你。”老爸他们也正是的,居然让我的班主任留下照顾我。

  正在我和祁微闲谈的时候,表妹提着一堆吃的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哥,你醒啦?”珊珊声音有点涩,眼圈也是红红的,应该是哭过,而且哭得伤心。我这表妹从小就属于心地善良的丫头,小点事就能哭得稀里哗啦的。从小到大我那么疼她,她不哭才怪呢。

  “小丫头,又哭鼻子啦?”我轻声的逗了一下表妹。

  “你还笑人家,都差点被你吓死了!”说着表妹又掉下了眼泪,样子看着楚楚可怜。

  看着表妹又哭了起来,祁微赶紧站起身去安慰表妹,同时顺手递给了表妹一张纸巾。“好啦!珊珊,不要哭了,你哥哥这不是没事了吗!”

  “好了好了,哥知道你心疼哥。哥不逗你就是了。”看着表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再继续逗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