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湖在一中的后山腰上,说来也怪,一般湖都在洼地里,这湖却生在半山腰,因为山大,植被保护得很好,所以树林十分茂密,只有湖周有一圈开阔地,因为地方比较偏僻,我们常常去那里玩耍。但是讲真的,这么三更半夜的跑到那里去,我还是头一遭。

      坐上出租车,一路上我心头乱糟糟的,心想,林风也是什么状况搞不清,乐乐要跑去那里跳湖?不时间那双红色的眼睛老是在眼前浮现。

      到了山脚,我们下车,要爬到半山腰才能到犀牛湖。我们趁着夜色,踩着湿滑的山路往上奔。这座山叫鸟山,因为植被保存好,有很多鸟类而得名。因为我们的攀爬,惊醒了很多沉睡的鸟儿,山谷里回荡着很多千奇百怪的鸟叫声,在黑漆漆的晚上听起来分外的诡异。我一边背脊发凉一边往上爬,还要顾及两个妹妹的安全。黑灵儿从小就野惯了,倒不怎么担心,但是表妹可不一样。这丫头可是一家人的掌上明珠,谁都把她当宝。所以上山的时候显得有些吃力。耳边还有令狐、珊珊和黑灵儿的喘气声……好容易爬到半山腰,转个弯就是犀牛湖了,远处就传来一男一女刺耳的尖叫和怒骂声,我们循声飞奔趁着夜色,只见林风和乐乐扭打在一起,两个人都非常狼狈,衣衫不整,乐乐头发像疯子一样,满脸泪痕。看见这样的情景,我们一起冲上去,把他俩分开。我连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你们这是在干嘛?”

      林风粗声道:“这个人发疯,要跳犀牛湖!”乐乐“哇!”的一声蹲在地上抱着头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来,声音回荡在山谷里,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我转脸仔细打量林风,他白皙圆润的脸颊上被抓了几道裂痕,额头上全是汗,身上的衬衫也被抓破了,小小的单眼皮里燃着怒火。令狐清清嗓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两个人打成这样?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嘛?”林风气呼呼的瘪嘴说:“我可没打她,是她打我,她要跳湖,我拉着她而已。”

      乐乐听到这话停了下来,愤愤的站起来,恶狠狠的带着哭腔说:“你自己问他!”我顿时明白问题出在林风,一定是林风的哪笔风流债被乐乐识破了,才会这样。早就提醒过这小子,不要玩火,这会儿闹出事情来了。

      估计赶来的这四个人全明白了,大概是什么事情。这个冷林风,从小就是个风流小子,特别会揣摩女孩心思,别看长相普通,眼睛特小,撩起妹子来可是方圆百里无人能及,曾经创下过十五分钟把一个陌生妹子忽悠上床的记录,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可自从去年和乐乐在一起之后,这小子突然收了心,收起了一切撩妹技能,和乐乐出双入对好不甜蜜。朋友们都还在说,可算是找到收得住这小子的人了。可这没消停几天又出事了?心想这回我可得小心,看看咋帮这小子圆过这场。

      大家都还傻傻的你看我我看你,脑子飞速运转,想要接下来做什么反应的时候,林风突然开口冷冷说道:“别跟我吵吵!不就是和超市的雯雯上了回床嘛!有必要那么要死要活的吗?!还把我脸抓成这样!多大点事情?反正我就这样,看不惯就滚!我们分手!”

      乐乐瞪大眼睛,看着冷林风,像看见了鬼一样,就这样一直瞪着他。看着她当时脸上的表情,我寒毛都竖了起来。

      突然,乐乐惨烈的尖叫一声划破夜空的寂静,然后放肆的狂笑了起来,那种笑,是我一辈子都没见过的,笑得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我脑子一片混乱,今晚是怎么了,怎么一直遇见让我不寒而栗的事情?谁知道,让人更加恐怖的事情将接着发生,让人永身难忘。

      在我大脑一片混乱看着这一切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像被石化了一样,傻傻的看着狂笑的乐乐,突然,乐乐一下奔上了湖边一个大岩石上,猛一回头用魔鬼一般凄厉的声调恶狠狠的对着我们五个人说:“冷林风,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片深情,我死了也会化作妖魔鬼怪来缠着你!让你和他们不得安宁!”说完,乐乐纵身一跳,“嗵”的一声扎进了湖里!

      我想喊,却卡在喉咙没有喊出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浑身颤抖个不停,回头趁着夜色,我模糊的看见其他几个也都抖得不像话。顿了几秒,惊呆了的林风这才大叫一声,也跳进湖里去救人,我也赶紧着跳进了湖里。

      令狐,黑灵儿和珊珊不会游泳,站在岸上干着急,只能打电话报警求救。

       我一扎进湖里,水凉得简直不像话,冻得我差点抽了筋,一秒钟也不敢耽搁,我和林风一边大喊乐乐的名字,一边扎进水里捞人。

       刚上一中那会儿,听老师说这犀牛湖的水很深,而且没有鱼,水色是深碧绿色,也听说过这里常淹死来湖里游泳的孩子。所以可怕的念头和回忆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

       我和林风来来回回捞了十几回,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湖水里,简直就是瞎子摸针,完全找不到人。等到警察赶到的时候,我和林风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我们被拉上岸边,绝望地看着警察安排打捞、询问......

      那一夜是那么漫长,那么恐怖,那么难熬。

  Mz酷n{匠网正版YP首发;C

      等到我们再看到乐乐,是天已经亮的时候,警察的打捞队才把她从湖里捞起来,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早已没有了体温。

      林风飞奔过去,紧紧抱住乐乐,早已喊不出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乌鸦说:

凡事的果,且来自于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