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行人不少,都是吃完晚饭出来溜达的。附近广场还有一些大妈正跳着广场舞。我想到闲来无事,就走到广场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看大妈跳广场舞。

  林城碧海嘉园的一处夜总会包房内,几个黄毛青年站在一个三十岁左右男子的面前。

  “枫哥,黑泽那小子真的太猖狂了,不光把我打了,还把东仔的右手给废了。你要替兄弟们出头啊!”说话的正是张华。

  被张华称为枫哥的男人原名叫做卫枫,十年前因为犯故意伤害在苦窑里蹲了三年。出狱之后就跟上了一个外号叫三爷的人,几件事做得较为合三爷的心意,卫枫变成了三爷身边的红人。三爷因为手里的产业多了,就将碧海嘉园的这间绿林夜总会交给卫枫管理。

  卫枫眯着眼睛看向右手打着绷带的东仔。将手里拿着的烟放到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

  “妈的,你们几个也真够废物的,区区一个高中生都收拾不了,还跟我混什么?”卫枫将手里的烟头狠狠的杵在茶几上的烟灰缸内。“大斌,你陪张华去会会那小子。”卫枫朝身后的一个男子轻轻的挥了挥手说到。

  “好的,枫哥。我这就去办。”被称为大斌的男子答了卫枫的话就带上张华几人走出了包房。

  y酷匠网a正"版7B首i发:

  火锅城广场附近,我正坐在广场一角无聊的看着大妈跳广场舞。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起身拍了拍裤子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火锅城离我家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但我想到没什么事,所以就选择了散步回家。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挺清净的。回家的必经之路要经过一条穿城河,河边零零散散有一些钓夜鱼的人。站在河边的几个青年突然朝我走了过来。定睛一看,正是白天被我收拾的张华和那三个黄毛青年,其中一人右手还打着绷带。只不过他们身后多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可以感觉到这名男子与张华他们几个黄毛不同,步伐很沉稳,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寸头,右眼边上有一条深深的刀疤。杀气,不错,我从这名男子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杀气。

  “你就是黑泽?”刀疤男冷冷的问了我一句。

  “我是不是黑泽与你有什么关系吗?难道你大晚上的带着这几个黄毛是给我道歉来?”对于这种社会青年,我向来没有什么好感。

  “小子,你太狂妄了!”刀疤脸被我的回答激怒了。话音刚刚落下,刀疤脸一记鞭腿向我踢来,我侧身避过,一个反身旋踢踢向刀疤脸,刀疤脸也迅速的避开了。“小子,有两下子。”刀疤脸不削的冷笑着说。看来这个刀疤脸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我不敢分神。刀疤脸再次向我展开攻击,咔嚓一声,两拳相对,刀疤脸向后退了两步,没错,刀疤脸的右手和我对拳的时候骨折了。张华和三个黄毛看到这样的情景更是不敢上前。我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两步跨到刀疤脸的面前,用了散打的组合拳直接将刀疤脸放翻在地。刀疤脸已经被我打得嘴角出血,躺在地上动惮不得。

  “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较量?”我就像一只完胜归来的公鸡,昂首对着刀疤脸问出这么一句。

  “扶我走!”刀疤脸并没有继续再都下去的意思。听到刀疤脸的话以后,张华几人赶紧上前将刀疤脸扶了起来,愤愤的离去!

  看到几人的背影离开,我苦笑了一下。哎!看来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之后我也回到了家,回家的时候表妹已经睡了。我洗了个澡就回到了自己房间睡下,由于累了一天,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表妹已经将午餐做好放在餐桌上,但没看到这丫头。可能是去同学家了。我端起碗随便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碗。吃完饭闲来无事,我想到网费还没交呢,黑灵儿快回来了,我得去把网费交了。穿上衣服我出了门直奔电信局去交网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乌鸦说:

恩怨越结越深,什么时候才是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