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到祁微脖子上戴着的狼牙的时候,我完全惊呆了。因为爷爷告诉我的那段话就是关于另一颗同样的狼牙。爷爷当年将狼牙传给我的时候告诉我,说这颗狼牙是当年他和他的铁杆兄弟孟元在西藏救了一名喇嘛,喇嘛为了感谢二人的救命之恩,就将两颗狼牙分别赠送给了爷爷和他的铁杆兄弟孟元。喇嘛告诉爷爷和孟元,说只要这对狼牙在八月月圆之时合并,便能起死回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神奇,反正爷爷和孟元将狼牙收下了。爷爷和孟元立下誓言,说等他们老了,会将两颗狼牙传给孙辈,如果两个孙子都是男孩或者同为女孩就结为兄弟姐妹,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后来爷爷因为生意的原因来到了林城,而与孟元失去了联系。不是吧,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么巧合的狗血剧情。关键是孟元的孙女居然还是我的老师,还比我大了四五岁。好像又不对,孟元姓孟,祁微姓祁,怎么两人能扯到一起去呢?我站在原地不断回忆着爷爷给我说的话,完全忽略了祁微站在身旁。

  “黑泽,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另一颗狼牙在我这里?”祁微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

  “是啊,为什么你会有狼牙?”现在我心里确实很想知道祁微为什么会有狼牙。

  其实世上拥有狼牙的人很多,但是这对狼牙很特殊,与一般的狼牙不同,这对狼牙是血红色的,牙尖部分有一丝雪白。

  “其实孟元是我的外公。当年因为家里叫外公回了东北,外公就和你爷爷失去了联系。之后外公在东北娶了我外婆。没多久就有了我妈,一次意外事故,外婆离开了。外公很伤心,并没有重新再娶。所以我妈是独身女,在我十八岁那年外公从东北来到林城将这颗狼牙传给了我,并将他与你爷爷黑卫伟立下誓言的事告诉了我,之后外公就去了西藏,直到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祁微说话的时候带有一丝神伤。听得我直冒汗,祁微把我叫来和我说这些事该不会是想让我娶了她吧,想到都让人怕,娶自己的班主任,开什么玩笑。

  “那个……祁老师,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民教师,你该不会相信什么娃娃亲吧?”我太他妈机智啦,居然能想到用高等教育这个借口来让祁微主动推掉这门娃娃亲。

  “外公和我感情很好,而且这辈子我最敬重的人也是外公。所以,我会履行外公与你爷爷黑卫伟立下的誓言。等你大学毕业,我就做你的新娘。”我了个去!这祁微居然还真要履行爷爷和孟元的誓言,虽说她是个标准的美女,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要让身边的朋友知道我要迎娶一个大我四五岁的娃娃亲媳妇回家,我不被朋友们笑死才怪。老天啊,能不能不要和我开这种玩笑!

  “那个……祁老师,如果我考不上大学,你是不是就不用嫁给我啦?”我报着最后一丝希望瑟瑟缩缩的问到。

  “那倒不是!只要你年满二十二岁的时候我就会嫁给你。难道娶我你不愿意吗?对了,以后出了学校你直接叫我微姐就可以了。”祁微听到我的理由貌似有点不高兴了,说话的态度也不是很好。

  “没有不愿意娶你,我只是觉得二十二岁的我是不是太年轻。”我这都在说些什么呢,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对了,祁老师……不不不,微姐,就算将来我要娶你,但你带我来这农庄做什么啊,和这件事有关联吗?”我还真没搞懂祁微带我来农庄做什么。

  “当然有关联,以后我要嫁给你,现在我就是你的未婚妻。这块农庄的菜地就需要我们两一起来打理。所以今天我就是专门带你过来教你种菜的!以后每个周六你都得跟我来这种菜。”祁微说到种菜可真来了兴趣,顺手拿起了一旁的锄头递给我……苍天啊!我刚才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祁微真要教我种菜。早知道我宁愿和表妹在家看动画片了。

  抱怨也没用,只能扛上锄头跟着祁微走进了地里。在祁微的指挥下,我左一锄头右一锄头的刨着土,真是身临其境,貌似自己就是一菜农,祁微在一旁就像我的农村媳妇,在一旁吆喝着,我真他妈快哭了,这都是什么事啊?人家找个媳妇都是商量着去哪逛商场,爷爷给我许下个媳妇居然吆喝着我每周六到这农庄种菜。在地里刨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刨出个所以然。

  “行了,今天就到这吧!你先去把手洗了,洗完我们回城里吃饭。”祁微背着手一蹦一跳的走出了菜地。走到水管边,我将鞋子上的泥土擦干净之后又将手洗了。祁微和我一样,很快的就将鞋子和手都洗干净了。

  (t酷、匠网Q唯#一正版,,◇!其m‘他都是}}盗版E(

  “走吧,我带你去火锅城去吃火锅去。”我和祁微上了她的别克车。回城的路上,祁微貌似很开心的样子,一路哼着小曲,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哼哼些什么。四十分钟后,我们终于到了火锅城,我们点了个重庆火锅。可能是下午干活累了,我居然吃了四碗饭。祁微坐在我的对面位置,看着我的吃相,她居然笑了。那笑容,就像一个居家小女人的样子。吃完饭,祁微主动结了账,我也没和她抢着结账,谁叫她让我做免费劳动力。

  这时,外面天已经黑了。祁微本来提出要送我回家的,但是我给她说我想走走消化一下,让她自己先开车回去。祁微和我简单交代了一下下周上课的问题就先开车离开了。而我,像个游神似的游荡在回家的路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乌鸦说:

夜深了,有点累了。休息一下,明天再接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