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她们要参加高考了,于春突然发xiàn自己比她们还紧张。高考完后。几天。

  罗兰跟着于果回到别墅,于春问道说:“小兰,果果,你们今天考的怎么样”

  罗兰笑了笑说:“我还OK的啦!果果说她也OK的啦”于果笑了笑点了点头。

  李玉笑骂着说:“什么OK的啦,就不会好好说话呀!”

  于春看着于果笑着说:“你们两个打算报什么学校呀!要不你们都报离家近一点的吧,回家也方便呀!”

  罗兰微笑着说:“大叔,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俩个已经把学校选好了。就上浙大了。”

  李玉看了看于春说:“这不是成绩还没有出来吗?等成绩出来了我们在考lǜ选什么学校吧!”

  于春笑着说:“对呀!浙大名牌大学,不要傲娇,等成绩下来了在考lǜ吧!”

  罗兰骂道,“大叔,你以为我们是你,职业中专,花钱就可以进的那种。”

  于春,脸都绿了,“什么中专,大学生好不好,虽然是成人大学那也算大学生好不好。”

  罗兰鄙视着于春“大叔你交钱好像没有上啊,文凭拿来我看看。”

  于春气呼呼的说,“你们小女生太无聊了,都不会保护别人隐私,我们那个年代大学生很稀罕好不好。”

  李玉笑着说,“春哥,可不是我说的,你自己说的好不好。”

  于春尴尬的摸了摸头确实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间楼底的。

  于春对李玉说:“现在高考完了,好好去玩玩,也放松一下,转眼就上大学了。”

  李玉点了点头答yīng了。罗兰拉着于果也要一起。于春猥琐的说

  “我们两去玩当蜜月,你们跟着像什么,2个特大号灯泡。”

  罗兰突然生气的说“不管,我们就要去,大叔不试试不带我们看看。”说完拉着于果上楼了,于果经过于春身边也哼了一下傲娇的跟着罗兰上楼,2个闺蜜实在是太粘了。

  第2天一早于春跟李玉罗兰于果爬保叔山

  在保叔山底下阶梯。

  于春笑了笑跟罗兰说:“我们两个打个赌,爬阶梯。如果谁先到就亲对方一下。”

  罗兰连忙说:“不行,这样我怎么也是吃亏,我不干。”

  于春激着罗兰说:“我看你就是不敢,如果敢你就答yīng。我让你10梯”罗兰是一个很好强的女孩,于春就抓住了罗兰这一弱点。

  罗兰硬着脸说:“比就比,谁怕谁。大叔你不要老腰伤了哦,玉玉要怪我咯!”

  于春的目的达到了说:“好,一言为定不许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

  罗兰立马朝山顶跑去,于春看着罗兰跑远的身影笑了笑说:“小样,跟我比你就等着亲我吧!小玉果果我出发哦。”

  李玉跟于果一边爬阶梯一边喊着,“兰兰加油,兰兰加油”罗兰跑过第10梯并没有停下等继xù向上跑去。

  于春气用丹田脚下2梯成一步山顶跑去。刚起步不久就赶上了罗兰,于春看到罗兰笑了笑要绕过她朝山顶跑去。

  于果一看罗兰要输了哎呀叫了一声“我的脚,扭到了。”罗兰听到声音就知dào是假的平时2人一起打闹惯了,于春不知dào,见于果扭了脚李玉在旁边查看,马上回转身跑到于果身边,等到了于果身边,于果小小声的说道,“好像好了,站起来走了两步。”于春才发xiàn被骗了,笑着捏了一下于果的鼻子“果果也会骗人了。”于果弱弱的说道,“哪有。”

  这时候罗兰已经跑到尽头,罗兰在尽头大笑着“大叔你老了吧,哈哈哈哈。”

  于春走近了才说。“嗯,我愿赌服输。说着闭上眼一副等亲的模样。”

  罗兰笑声被卡带一样断了,瞪着眼看着于春,“大叔你好无赖。”

  于春笑着说,“我不管,反正某人不亲就当汪星人吧。”说完就叫了2声“汪汪。”

  2K酷匠/I网唯一正z-版,☆A其!他都#E是盗版;v

  罗兰看着这个无赖,郁闷的说你闭上眼睛。罗兰见于春闭上眼睛,食指跟中指弯曲一下碰了一下于春的脸,然后转身上山,于春假装陶醉一下。原地闭上2分钟眼,于果跟李玉看到全部过程,见于春还在原地陶醉,直笑得大跌,于春看她们2个一直在笑,觉得莫名其妙。两手一摊无语的样子,李玉笑着俩手指做了一个动作,于春气的啊啊啊的叫着追杀罗兰。

  3人开开心心的玩到中午回到香格里拉,定了个小包,什么山精海味于春很是土豪的3人点了12道菜。

  罗兰看着这些山精海味忙叫道“够了,够了,大叔你平时不上班,又没有见你开公司炒股票,在家吃了睡睡了吃,比猪还懒,现在又是车又是别墅,不会是魏艺姐包养你的吧。”然后调戏了一下于春接着说,“大叔你是不是想把我们3个闺蜜都给包养了吧。”

  于春色眯眯的看着罗兰说,“怎么样,大叔有魅力吧,你要不要让大叔包养啊。”3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有时于春抽空逗逗罗兰。

  突然大厅那传哭喊声。

  “郭明明,老朱,老朱死了。”于春听了立马站起来,于春学了医术听有人出事了条件反应就想去看看。

  “让开。”于春推了一边看热闹的人,进去一看那人的四肢已经冰冷,脸色苍白,嘴唇也有点发紫,眼睛紧紧的闭着,仿佛真的死了一般,上前开始把脉。可哪里还有脉搏存zài,难道真的死了?于春惊出一身冷汗。众人看到于春的动作,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于春的身上。现在就是给他长寿宝也没用了于春想着。

  将左手放在病者的胸口,右手放在颈动脉上,还好,胸口还有温热,颈动脉还有轻微的跳动,虽然极其微弱,可是有跳动就证明还没死。于春随手拿出针盒取出九根银针握在左手,右手的在患者的胸口运气拍了一丝内力进去,然后左手念动银针,飞快的将九根银针扎在胸口,锁骨,颧骨附近,接着又取出九根银针,闪电般的再次落针,这次九根银针都落在了胸口附近。

  “将他的腿抬起来。”于春大喊了一声。

  患者朋友连忙遵从指示,将患者的腿抬高。

  于春将十八根银针收起,左右手各自握着九根,两手挥动,十八根银针再次落下,不过这次落下的位置却在腹部和会,于春出手如电每一针都带一丝丝能量,双手运功催动18根针的能量。18针自动的在颤抖,然后慢慢平静,于春手收一次将18针拔起,于春将患者的身体抬起,在后背猛的拍了一掌,这一掌力量之大,所有人的耳朵里都被震的一阵嗡鸣。而患者在这一掌之后,猛的抽搐了一下,接着嘴唇张开,大大的吸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众人纷纷拍掌,仿佛华佗再世一般,18针活死人。

  于春却累得浑身被汗水都湿透了,刚才那一阵忙活用的正是华佗灸法中的夺命针法,专门对付的就是由于长久闭起导致的突然间假死,只不过,这活实在是太累了,即便于春现在的身体有所加强也禁不起这么高强度的动作。好在内功心法升级后已经不是不平凡的东西了,在身体上窜了几圈后,于春的体力就恢复了过来。

  “你们过去给他按摩,力量小点,敲打敲打就行,他四肢长时间缺氧,不敲打开很容易残废。”

  患者朋友立kè执行了起来,他们已经见识了于春的神奇针灸,现在对于春异常的佩服,连死人都能够救活,这本事确实不是一般的大,没想到民间还有着这么一位能人。听都没有听说过,对于春的话也就有了点言听计从的味道。

  于春见他们在忙活,然后功成身退了,刚刚救了一人内核又有了一丝丝上涨,看样子,蓝水晶确实是功德至宝。

  “我靠,大叔,你厉害啊,这家玩的。比神医还神医,牛。”罗兰真心的佩服道。李玉跟于果一副崇拜的眼神跟着附和。

  “那是,不会两下子压箱底的功夫。大叔怎么雄起。”于春夸张的道,罗兰见他又浮夸切了一声也就没有在问。

  于春看了看吃得差不多了说“我们赶紧走吧,等会患者找过来麻烦了,我这人最不喜欢客套,做好事不用留名,请叫我雷锋。”大家一听也是,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了酒店开车去找个地方休息,下午逛雷峰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