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春魏艺在姑姑家住下了,半夜里却突然听到外面砰砰的砸门声音。于春急忙穿衣起来,姑姑已经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是一脸较集中带着泪水的欣欣。“兰婶,我妈妈病突然加重了,能借一下哥的车子送我妈去一下医院吗?”

  )d更‘3新最$快上u`酷@匠网k

  “可以啊,当然可以啊。”于春一边说,一边走了出来,准bèi开车。魏艺准bèi起来,被于春叫着让她不用去。姑姑和姑父也急忙这欣欣跑向她家里去。

  于春开车过去,保镖悍马突然也跟了上来。于春也没有管他,他知dào欣欣家就在姑姑家右面,中间隔着一条路,而欣欣家就在马路右边。于春的车子刚开到门口,姑姑和姑父已经抬着欣欣的母亲匆忙走了出来,而欣欣则在一边不停地低声安慰着她的母亲。

  把欣欣的母亲抬上了车子,于春便启动车子向着姑姑家所在的乡镇行去。路况很不好,车子摇摇晃晃的,无法开的有多快。姑父坐在前面,姑姑坐在后面一方面照顾欣欣的母亲,一方面不停的安慰着欣欣。

  车子很快上了公路,速度快了起来。半个小时以后,车子开到了镇卫生院。卫生院的值班医生立kè进行急诊,于春和姑父、姑姑陪着欣欣等在了急救室的外面。通过一番聊天,于春这才知dào姑姑的母亲胃不好,不能干活,家里穷,一直在拖着,终于出事情了。

  急救室的灯光一直亮着,当时间已经来到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急救室的灯光终于灭了,三个医生和两个护士一脸沉重地走了出来。“哪位是病人家属?”一名中年医生问道。

  “我是,我是……”欣欣急忙走了上去。

  “很遗憾告sù你,病人送来的迟了,我们已经尽lì了。”医生说道。

  “啊……妈……”欣欣大叫一声,身体突然向后倒去。

  于春站在身边,急忙伸手抱住了欣欣的身体。温香软玉满怀,于春来不及享shòu,急忙把人交给医生。欣欣只是晕过去了,所以医生很容易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欣欣醒过来以后,冲到急救室里,抚着她母亲的尸体嚎啕大哭。

  姑姑在一边也是泪流满面的劝慰着,于春和姑父坐在一边,虽然没有哭,但脸色都比较沉重。相依为命的母女两,母亲的去世对于女儿的打击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大。屋里太过沉重,于春和姑父走到医院的院子里,互相吞云吐雾起来。

  “欣欣也够可怜的。”姑父感慨了一句。

  “是啊。往后的日子可真难过了。”于春回道。

  天亮以后,欣欣的情绪也已经沉了下来,但一脸的悲切还是很让人心疼。欣欣家的亲戚并不多,得知消息的亲戚很快都赶了过来,前前后后不过十来个人。纷纷扰扰的商量了一会儿以后,于春叫了医院的车把欣欣母亲的尸体运送回家。

  这种事情于春也不好插手,而姑姑和姑父又要替欣欣家帮忙料理后事,于春本来打算回家了,但是欣欣却找了过来。“哥,有点事情想求你。”欣欣坐在于春的面前,颇有点不自在。

  “有什么需yào我帮忙的,就直接说,不用客气。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二话没有。”

  “我妈去了,我要给她料理后事,但是家里现在实在拿不出多少钱,葬礼都不知dào该怎么办?……”欣欣说的声音很低,或许是因为向于春开口求助,很是让她抹不开面子。其实,她完全可以向庄上其他人家借的,但是一来她的面子没那么大,二来庄上的人却并不一定借给她,毕竟以一个不到一十八岁姑娘的偿还能力,大家还是很怀疑的。

  欣欣也自认为自己无法从庄上其他人那里借到钱,所以这才向于春开口。至于她的那些亲戚,平时根本就不来往的,她家所有的亲戚都认为欣欣家就是一个大麻烦,而且这么多年来,欣欣家已经欠了这还走着关系的几个亲戚家很多钱了。这次要不是她母亲去世,估计这些亲戚能来看一下她的母亲就不错了。

  “没问题,需yào多少,我现在就去取给你。”于春连考lǜ都没有考lǜ,直接就答yīng了下来。

  “具体我也不知dào需yào多少,我问问三叔吧!”

  “不用问了,我直接给取五万块钱来。”于春说完,便准bèi发动车子。“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不了,家里这边走不开。”欣欣叹了口气说道。

  于春开车去了镇上的银行ATM机,几张卡取出了五万块钱,然后回来直接交给了欣欣。欣欣拿着钱,心头百味杂陈,她万般无奈之下看于春开着汽车,心想手里会有点钱,她做好了于春拒绝的准bèi,但却没想到于春如此爽快就答yīng借钱了。

  于春现在也只能借钱帮zhù她了,毕竟这种事情他可插不上手,他也没有什么理由能插手。如果是在城市里,于春或许可以帮忙办葬礼,但是在这种农村里,于春插手了会被人说三道四的,对欣欣的名声也不好听。

  姑姑和姑父要帮忙料理丧事,于春便开车叫了魏艺回家了。随后几天,于春魏艺都呆在家里,第九天

  于春带着魏艺便开车离开了家,车子刚开到县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于春拿起来一看,是姑父打来的。本来姑父说月底去的,现在打电话来难道是现在要去?于春接通了电话。

  “姑父,今天也要过去吗?”于春问道。

  “不是,我是问你个事。”姑父说道。

  “姑父,你说。”

  “欣欣你知dào吧,她托我问你能不能帮她找份工作。你也知dào,欣欣不像别的女孩子长期在外面打工,所以没有什么技术,你看你的公司有没有什么职业适合她做的,给她提供一个工作。欣欣也够可怜的,能帮上就帮一点吧。”

  “嗯。没问题。这样吧,你带着她一起过来,我会让公司的人给她安排一个合适的岗位。”于春说道。

  “好的。那就这么讲了。”姑父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到了祁县于春让魏艺买了一栋刚刚造好的10层2万平方的大楼花了于春2千多万。注册了2家公司,一家蔬菜果品公司,一家是高档会所,于春打算把自己村建设起来,中洲村当高档会所,自己家村当乡村旅游景点。让自己村里都得利,刚刚好去中洲村要经过自己家村。

  于春带着魏艺去省府申请征地,以1亿2千万征地款打动省府官员。不到一个礼拜,征地批文拿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