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春跟魏艺要回老家了。李玉知dào不想去上学了也要跟着去,被于春哄了一下午脸色才好一点点,答yīng老家建设好,李玉高考完就来接她。于春在这二天里买了一大堆礼品,准bèi回家发给亲戚朋友,从杭城开车回去1200公里需yào13个小时,魏艺怎么劝也没用于春非要开着他的宝马回去。经过俩人轮流开了13个小时,于春回到了老家,别看于春直播时有10亿人,路上没一个人认识他当时他在舞台离摄像机远,另外于春当天很憔悴人又普通,在经国家管制,除非别有用心之人,平时还真没人注意他,2个保镖也开了辆悍马一路跟着于春。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村庄上的人看到一辆崭新的小汽车开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辆粗大的车,都好奇地观望。等看到车子坐着的是于春的时候,一个个更加的惊讶了。上次于春回来没有多久,现在回来就有车了。还跟了一车回来

  车子一路开到了家门口,听到声音的老妈走了出来。等看到是于春开车以后,非常的惊讶。“你哪来的车子开的?”老妈没有忍住好奇,便问道。

  魏艺跟着下车叫了一声。“妈”,于春老妈高兴的拉着魏艺“好闺女,进屋再说。”

  于春老妈在打量魏艺,于春就把自己的情况告sù了老妈。于春妈很惊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一年时间便拥有如此大奇遇。虽然有点不信,但是儿子毕竟也不会拿这种事情骗她,

  在家住了一天,享shòu一把天伦之乐以后,于春开着车子去了自己的姑姑家。姑姑对于于春和魏艺的到来非常的开心,张罗着做好吃的给她们吃。姑父到镇里卖水果,得到晚上才能回来。于春从小常来姑姑家,对姑姑家和姑姑家所在的村庄都非常的熟悉。

  姑父家还有一个表哥,不过现在在外地开店,得年才会回来一次。

  “兰婶,在家吗?”于春跟魏艺正和做饭的姑姑聊天,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于春站起身,看见了一个带着甜甜笑容的少女。于春感觉很是熟悉,但是却已经想不起来是谁了。“哦,是欣欣啊,在家呢,进来吧。”姑姑从灶台前走到门口笑着说道。

  欣欣?难道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就是那个自己10多20岁在家退学在家,无聊帮忙带的常常抹着鼻涕擦着眼泪的瘦小小女孩吗?都说女大十八变,这变化也太大了吧?于春记忆中的欣欣很瘦很胆小,稍微呵斥一下或者动一下就会哭鼻子。而且欣欣家很穷,穿的衣服很破烂,脏兮兮的。

  但是眼前的欣欣呢,衣服虽然不新,但是很干净。脸上虽然没有化妆,但是白里透红很是好kàn。更让于春惊讶的是,这个欣欣身材已经长开了,要凸有凸,要凹有凹,很是魔鬼。

  “这是小春哥吧?姐姐是春哥女朋友吧?”欣欣一进来,看到于春魏艺笑着问道。魏艺微笑着点头说

  “妹妹你好,我是你春哥女朋友。”大大方方的承认。

  “你好啊。欣欣,多少年没见了。”于春起身问好。

  “嗯。今天怎么有空来了?春哥准bèi办酒了吗?”欣欣问道。对于于春还没有娶媳妇于春妈着急,熟悉的人基本都知dào。

  “嗯,办酒你要当伴娘哦”于春笑道。

  H酷匠k&网永久…S免Xy费8看l。小h说。

  “嗯。”欣欣点了点,对着于春姑姑说道:“兰婶,我妈让我来借一下活口扳手用一下。”

  “我去给你拿,你坐一下。”姑姑说完,便走向了堂屋。

  “这么长时间没见,当年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变得这么漂亮了。现在上学吗?”于春和欣欣同时坐下来。

  “哪有,已经不上学了。哥你买车了啊,门口那车是你的吧?”欣欣谦虚了一句,反问于春。

  “是啊,就做一点小生意,赚了点钱。你不上学,现在做什么呢?”于春说完又问道。

  “没做什么,就在家里种地呢。我妈身体不好,我走不开。”

  “你爸呢?”

  “我爸死了5年了。”欣欣情绪突然间有点失落。

  “不好意思。我不知dào。”于春有点不好意思,问话戳中了人家的伤疤。魏艺在他身边伸手掐了他一把

  “欣欣,小春,这个臭嘴,我替你教育教育他。”魏艺见2人沉默下来,叉开了话。

  “没事。小春哥也不知dào。”欣欣温柔一笑,表示自己不在乎。

  三人聊着,姑姑拿着一个大的活口扳手走了进来。欣欣站起来接过扳手,道了声谢又对着于春跟魏艺说道:“哥,嫂子,要不要去我家玩玩?”

  “吃过饭看看有没有时间过去。你在这吃饭呗?”于春客气地说道。

  “不了,家里饭也做好了。我回去了,兰婶。”欣欣说完,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转过身翩翩如蝴蝶一般的离开了。

  “欣欣这些年变化真大,越长越漂亮。当初我都想说给你啊,魏艺于春他妈到处找人给他说媒,你不要介yì哦”三姑看着欣欣走了以后,笑着对于春和魏艺说道。

  “姑姑,没事的,我刚刚认识他就知dào了”魏艺笑着说。

  “我比她大十四岁吧?说是哥哥做叔叔都够了”于春问道。

  “你已有对象了,要是没谈,你能看上欣欣,我跟她说说。欣欣这孩子人好,她爸死的早,母亲身体又不好,几乎是一个人托起了这个家。平常啥活都干,魏艺我不是拆散你们,”魏艺笑了笑知dào姑姑在开于春玩笑。

  “看不出来啊,一个弱女子竟然能干这些男人才能干的活。”于春感慨道。魏艺也有同感。

  正说这话呢,姑父回来了。看到于春魏艺,姑父明显也很高兴,急忙嚷着要去买酒好好喝一场。于春的姑父五十来岁,身体强壮,而且遇人就带着一脸的笑容,看起来很亲切。

  一顿饭吃完,于春和姑父喝完了一瓶白酒。吃饭时,于春询问姑父水果生意的具体情况,得知并怎么好以后,于春便邀请姑父帮他,开了一个月五千,包吃包住。于春并没有公开自己的财产,不希望自己家族亲戚为了钱而巴结自己,趁自己搞开发把亲戚都拉拉过去。看看场地活动活动也好,事情于春还是请专业的来做。

  姑父欣然同意,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去。要不是姑姑还要在家照顾上学的孙子,于春都想把姑姑也送一起。

  吃过饭没多久,欣欣再次来到,是来还扳手的。还了扳手以后,欣欣又坐下来和于春还有魏艺聊了一会儿天,这才告辞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