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春魏艺卧室找到魏艺,她躺在床上一声不响,见于春进来也看了他一眼。

  魏艺启唇,有些沙哑的声音,像是夏日失水多日而干涸的水塘:“你说我放qì了,你就会放qì吗?”

  于春看着魏艺说道“不会,因为我知dào你放qì我也不会过得好的,你身上已经有了我深深的烙印。”

  “……”魏艺失语,实话说,她有些后悔自己方才那么说,那种处理方式虽然合理,却不适合在二人之间言说。

  然而魏艺却像是一只顽强的小兽,她的美目圆睁,眼底泛着罕见的倔强:“我告sù你,我永远都不会放qì,就算你要放qì,我也要把你拉回来,你生是我的人,死也要是我的鬼。”

  于春沉默了一段时间,良久才温和一笑,柔声道:“是我错了。”

  魏艺却没有半分笑意,忿忿然的扭过头去:“我要去其他的地方走走,你别跟着我!”

  在往外走的地方,就是一个广场,平日吃完饭了,总有一些家在附近的老人家过来转悠,也算人气旺盛,治安挺不错。

  即使如此,于春也不可能将她放下,只有一路在魏艺的后面远远的吊着。

  这时节正值酷暑,夜里凉风习习,不少人出来纳凉,也不乏一些年轻人,看见外表出众的小姑娘免不了谈笑几句。

  可惜的是,魏艺正在气头上,冷冰冰的看了对方一眼:“我认识你吗?让开。”

  “咳,好厉害的姑娘。”那人尴尬的站在原地,看到后面的于春,眼睛一亮,试图上前搭讪,于春没有理他。

  看着前方的魏艺很快就消失在了大树的阴影之中,于春正走上前,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逼得他生生停住脚。

  美女跟着这么个男人,正好美女生气,让他追不上,分散一对是一对,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闹不了大,这也就纯粹是乘凉的人左右无聊闲的。

  只是他遇上的于春,可不是他想象中好招惹的主,手才刚伸,于春直接手肘一竖。恰好撞在他的小臂上,把他的动作下压。就在这人还诧异于春的反应这么快的时候,自己已经一阵天旋地转,被于春拿在肩膀上丢了出去。于春如今内功心法有成,

  好大一个大男人,少说也有一百二十多斤吧,就这么轻巧巧的叫于春给丢了出去。

  得亏这旁边都是绿化带,遮挡住了小半的身形,饶是如此,这男的也是知dào龇牙咧嘴的。

  于春皱眉打量着地上这个人:“不要见了美女走不动,或许下次就不是把你摔出去了。”

  “你有没有事情?”魏艺已经自后方走上前来。

  刚才被丢出去的男的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便看到刚才经过的脾气不好的女人和于春站在一起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他这边的动静吸引了魏艺的注意,看着刚刚站起来的男的,她直接走过去在他的身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诶你这。哎哟!”那男的躲闪不及,或许也是没有料到魏艺的脾气如此暴躁。顿时被踢中了小腿,叫苦不迭。

  于春的拳头在对方的眼前晃了晃:“我想将你再丢出去一回。还不走!”

  “这年头,姑娘比汉子还暴力,算是我倒了霉了。”那不知名的人就这样飞快跑远,他的惨嚎声不可谓不凄厉,但是他的倒霉多是自找。

  见状魏艺笑了一声,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先前还在生气,怎么能这样子就放qì。

  在于春反应过来的时候,魏艺又继xù往前走,这次他依旧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跟的距离比上次近了些。

  一直走到快要走出广场的时候,魏艺才蓦地停下来,于春看着她站定,甫一上前,还带着几分关切:“现在怎么肯停下来了?”

  刚才魏艺生气,让自己不要跟着她,于春便不说话,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

  走了那么久,魏艺也该累了,这时候于春再上前,即使魏艺生气,也是应该的。

  “抱。”魏艺看着站在面前的于春,忽然说道。

  于春张开双臂,将魏艺揽入怀中,环住她的细腰,于春才在她耳边低低的道:“你就仗着天黑使劲折腾吧,不怕有人瞧见。”

  “我就折腾,别忘了,是谁让我生气的。”魏艺幽幽的回了一句,低头看着于春的面颊,忽然低下头,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

  酷`^匠R●网U正(版¤首发

  于春不躲不让,任由她的唇印在他的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传来,顿时让于春不舍得放开,短暂的接触很快无法满足,他们却不得不依依不舍的分开。

  即使这周边没有人经过,也不能如此放浪形骸。

  “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于春说道然后拉着魏艺的手,魏艺不声不响。

  等洗漱完了躺在床,上的时候,魏艺才回想起今天晚上的莫名其妙。

  隐忧依在,可是魏艺却无法再对于春发火,实jì上她很清楚于春的想法,但是她却始终无法做到。

  她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喜欢一个人怎么可以包容对方的出轨,那么这份感情有多深,可以想象。

  只是于春认错了,她才没有继xù追究下去,但是心中的疙瘩却没有消退下去。

  对此,于春不得不再三保证,只有李玉,这才让魏艺的那份纠结慢慢的不见。她也知dào像于春这样的人一个女人没法应付的。

  只是在大部分的时候,魏艺都聪明的不再提起这方面的事情,知dào于春的理念现在的魏艺还无法接受,她只是希望时间可以慢慢的改善这些。

  此时,在京城一栋别墅之内,洪英,怀里搂抱着两位漂亮小妞,正躺在床上,一边抚摸那两位女子胸部,一边跟人家打电话。

  自从上一次高价购买于春秘方失败,自己家族这几天什么事情都被撇在一边,洪英心里就一直在想着,怎么干掉于春这小子?

  本来,洪家身为七大家族之一,平时走哪别人都礼让三分,自从被于春这小子一手玩弄,洪英对于春这小子自然是恨之入骨。拼着自己下地狱也要于春好kàn。

  若说华夏国,还有什么组织可以一拼,估计也只有隐匿在北边军方之中的虎队。

  虎队是华夏国最神mì的一支队伍,就算特安也对他们知之甚少,要想调动他们,自然是不可能之事,因此,洪英正在跟他一位在虎队里面的朋友打电话,希望能够请他出马,帮忙把于春那小子干掉!于春的事情只在高层流传,虎队那么偏僻保密肯定不知dà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