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来干什么。”保安部大壮直接喊道。

  “滚,没看到我们是警察吗,叫你们负责人出来。”一个毛头警察很是张狂的喊道。

  “怎么回事,我们乃是合法经营的,你们来干什么。”

  魏艺推开大壮,道。

  最~新@章f‘节D《上酷v匠网◇

  “合不合法不是你了算,快将营业执照,缴税证明,还有其他的相关件给我们队长看看,不然让你们关门。”警察还很是张狂的道,完还一直身后的那个一脸傲气的中年警察。

  这警察正是这镇派出所的所长,平时在镇上横行无忌。

  “你了算,我明明记得是工商局管理这营业执照等等的,你派出所管理的不是这一块吧。”魏艺毫不给面子的道,

  “你,找死,我们派出所有协助的权利,你快给我拿出来。”那警察顿时恼羞嗔怒,在镇还没有敢这个跟自己话呢。

  “不要在这里捣乱。”

  在这警察刚要发狂时候,那田局长顿时出言阻止,刚才他们来参加开幕,是身穿的便服而且旁边没有警察,所以直接出言。

  “额,你是老几。”警察一阵阴阳怪气的起来,语气对着他很是不屑。

  “吴国东所里带着带这么多人出来干什么?”田局长听到警察如此叫他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啊。田局,……”镇派出所所长发xiàn是上头老大支支吾吾一下说不出话来。

  田局长教育了一下镇所就让他回去了,于春在一边一直看着魏艺解决。于春觉得公司交给魏艺太正确了,公司里里外外魏艺安排得顺顺当当。

  功能饮料生命1号销售惨淡,生产1百多万箱,出货量达不到10%,魏艺整日大会小会研究,让于春说于春就一句话太贵,一瓶零售价10元,基本是走高端。酒店商场去推广。

  于春这几天躲在办公室玩游戏,什么都让着魏艺,知dào她这几天心情不好。公司刚刚开完会,魏艺拉着于春进了她办公室。

  魏艺说:“于春,在我和李玉之间,你会选择谁?”

  于春不禁有些为难,魏艺是自己第一个女人,看得出来她现在能接受自己,问这样的问题是已经在考lǜ真的愿意跟自己了。她愿意当我的媳妇,而李玉是虽然被逼,但自己真的喜欢她。

  于春支支吾吾一言不发

  魏艺走了过来,坐在于春的腿上,将他的手拿起来,放到她的胸部上面,,她说:“于春,其实一姐是真的喜欢你,你也喜欢一姐,愿意娶一姐,一姐保证能让你的事业红红火火。那个李玉,只不过是个学生。根本就帮不到你。”

  于春看了一眼眼睛里面全都是**的魏艺,倒吸一口冷气,不自禁的说道:“我已经答yīng李玉要照顾她一辈子的。”

  魏艺把于春推倒在办公桌上面,将办公桌上面的所有档案文本全都推倒到地上。

  于春被她给点燃了,她身上有着一股幽幽的香味儿,于春不知dào怎么回事,就是想拥有她。

  魏艺摩挲着于春的头发,让他轻些。

  她的身子很温暖,紧致,润滑,丰艳多汁

  终于,两个人共度了巫山**,她的脸颊红润无比,整个人也紧紧的抱住于春,像一个贪吃鬼一样主动找他索吻,于春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她慵懒的对于春说:“抱我到椅子上面。”

  于春将她抱了过去,她瞪了于春一眼,拿出纸巾给于春擦了擦,然后又给她自己擦了擦,对于春说:“你先出去,我要工作”

  于春答yīng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当时于春怎么也想不到,在办公室的里间,有一个人通过门缝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她的脸上全都是晶莹的泪水,她看着魏艺将破烂的丝袜换了下来,露出一双白净的裸腿,然后又整理了一下有些杂乱不堪的内裤,这才站了起来,平复一下刚才的余韵,朝她走了过来。

  她躲到了里间的角落里面,蹲在那里,无声哭泣。

  魏艺推门进来,说:“小玉,你都看到了吧?”

  李玉抬起眼看着魏艺,放声哭了出来。

  魏艺说“他喜欢你的只不过是你青春的肉,体。”

  李玉暗地想,逼我退出。于春亿万资产,你以为我不知dào。谁笑到最后还不知dào。

  李玉抬起头看了魏艺一眼,眼里满是精明,那里还有娇小乖巧的样子。

  李玉离开魏艺办公室之后,魏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迷离的都市,收起了眼中的精明。她从抽屉里面找出来一包女士香烟,点燃了一支,抽了一口,任由香烟在她白净的手指尖慢慢燃烧。

  于春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想着魏艺的话,

  晚上的时候,李玉回来了,于春不知dào她看到自己跟魏艺的事情,所以看到她回来,热情的拥bào,李玉神色上面并没有什么。脸上也没有泪痕,她从容笑了笑,拿出手中买的菜说:“我给你做饭吧。”

  于春摸了摸肚子,有些饿,说:“行。”

  李玉的手艺不是的很好,于春还是很高兴的吃完。

  吃过饭后,于春跟李玉一起躺在床上,看了她一眼,不禁想跟她做-爱,其实自己知dào,自己只是想补偿她。于春去吻她,她推开了于春,问:“怎么了?难道你姨妈来了?”

  李玉摇了摇头说:“没心情,下次吧。”

  于春再问:“到底怎么了?平时你可是主动找我索取呢,今天怎么不想要了。”

  李玉冲他笑了笑,于春并不知dào她在想什么,她嘴上却说:“我今天真的不想,”

  于春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听着李玉诉说,也没往心里去,自己有些困,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末,于春醒过来的时候李玉已经起了,吃过早饭之后,她就拉着于春到了卧室,去吻于春。于春不禁有些发懵,看了着急的问她说:“怎么了,昨晚上不愿意,今天来兴致了?”

  李玉说:“你管我,我就是想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