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兰和李玉也是悄悄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个头不高不低,目测下来绝对不会高于一米七。一个精干的平头,身上一身衣服很是随便,但却是不给人混乱的感觉。脸蛋不属于很吸引人的那种,称不上帅气但很老实,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而罗兰和李玉竟然没有看到这个男人在看到自己姐妹表情很自然。所以决定看一下房子可以就租这里。

  “没有打扰你吧?”李玉微微一笑的说道。

  “没有,怎么会?我都贴出来快两天了,说实话,你们是第一个打电话的人!”于春微笑的说道,一个请的手势,很随意。

  “第一个?呵呵,那我知dào是什么原因了!”罗兰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

  罗兰的性格一看上去就和李玉不同,如果说李玉是那种清纯脱俗级文静温柔的话,那么罗兰就是那种火热、活泼类型的,这从李玉一身的白色连衣裙,而罗兰则是一身的火红就能够看出来了。

  “难道我的广告有问题?”于春疑惑的问道,于春可是真想知dào这个答案。

  “内容上是没什么问题,但在手段上嘛。第一,你的广告仅仅只有一张,还就一张普通的a4纸,虽然上面的字迹还算不错。第二,你选择的位置不对,不知dào什么原因,你选择了一个角落。很可惜,大部分的人,如果不仔细的寻找的话,根本就找不到。”罗兰一点面子也不给,侃侃的说道。

  于春挠挠头,显得很是尴尬的说道:“看来是我疏忽了,疏忽了。贴在小区最里面的公告栏”然后走进房间

  罗兰得yì的笑了笑,李玉也是一样。两女对望了一眼,彼此笑了笑,也是跟着上楼了。

  “这是一个有趣的男人。”罗兰和李玉心中想着。

  这里的大套。“环境不错嘛,和我印象中的男生的家庭不怎么一样!”罗兰好像一点也不知dào生疏,一进门,就到处打量着房子的一切罗兰和李玉2人就这样租进来了,卫生间公用。魏艺事业心重也没有管于春把房子租出去。

  晚上于春尿急憋了一泼尿。洗手间的灯是开着的,于春也没注意,直接解开裤子,掏出小于春开始放水。

  正当于春尿的正爽呢,忽然身边传来了“喀啦啦”的声音,于春一侧头,只见洗手间里面的浴房门被推开了……

  “…啊……”一个身材妙曼的少女披散着头发打开浴房玻璃门探出头来,见到洗手间里居然有一个男人在撒尿,顿时吓了一大跳!见是于春,赶紧关浴房玻璃门。

  她这一叫不要紧,于春吓得一下子就断流了!此刻于春是尴尬之极,就这么憋着出去吧,自己还难受。继xù尿吧!

  妈的,老子是男人还怕看么!于春一横心,继xù酝酿起来。

  魏艺进了屋。于是叫了一下于春,可是喊了几声“于春”也不见有人回答,见洗手间灯亮着,魏艺也没敲门,一把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同样因为着急,于春也没有锁门。这时候于春刚刚拿着小jj继xù尿起来,被魏艺这一声暴喝又给吓断流了!

  “啊?呃……”魏艺看着手拿小jj的于春,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他吗,的,老子非被吓出病来不可!于春心里这个气啊,又不是没有见过。你还跟着叫

  最新q章`节上f酷|匠网

  “于春,你先出来……”魏艺顾不得脸红了,“一姐,你叫什么,吓坏了起不来了,”于春耍赖站在卫生间……

  于春终于放水完毕,反正他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索性也放开脸面。尿完以后,还抖了一抖,才系上裤子的腰带。

  “美女,我完事儿了,你可以出来了!”于春走的时候,特意敲了敲浴房的玻璃门说道。

  刚才李玉正在擦着身上,忽然听到浴房外面有嘘嘘的声音,就以为罗兰回来了,就随手打开浴房的门。在学校2人习惯了打打闹闹,忘了房子里还有个男士住在一起。

  浴房的门是那种花玻璃制成的,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面。但饶是如此,李玉在里面也是坐如针毡。明知dào外面看不见她,双手却也本能的护住身体上的害羞部位。

  其实于春刚才什么都没看见,就觉得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浴室门就关上了。李玉也没看仔细,只是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

  李玉此刻也是羞得不行,暗暗骂自己是个小色女,刚才看见他在小便就得了呗,自己居然还看了他那里好几眼!

  其实李玉也只是好奇罢了,从没交过男朋友的她,根本也没有机会看到过男人的那里,刚才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回想起来,李玉就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暗暗祈祷于春没有注意到自己当时的眼神,不然以后就没法面对他了!

  见于春出去了,李玉松了一口气,。

  魏艺在等自己,于春顾不的调戏李玉。回到自己的卧室。于春这个宅男觉得现在已经没有追求了,钱打了10万回去老妈,让老妈过来杭城生活,老妈舍不得老家,嫌城市太闹不愿意来,然后又说到媳妇上,这次于春用手机把魏艺照片发到老妈的手机,老妈很高兴,要跟魏艺通话。魏艺没办法支支吾吾的跟于春妈妈通了电话。老妈让她们早一点结婚趁还能动给他们带小孩。于春一口答yīng。

  宅男有钱干什么,肯定是买车买房。现在钱被魏艺管住了。整天外面瞎逛,要么回家打游戏。车房等产品上市有钱再买。于春这天逛到公园看到有人在跟摆地摊的找麻烦,平时他见了肯定躲开,现在觉得自己也算一个成功人士。

  也关心关心社会,于春走过去了解情况。

  “草,和你说话没听见啊?想要摆摊就得交钱!”黄毛随便踢出一脚,就把老头的地摊上面的东西给踢乱了。

  “后生,我卖点东西,你为什么还要找老朽的麻烦?”那老头叹了口气说道。

  “妈的,?”旁边一个蓄着长发的青年不耐烦了,上去一把掀了老头的古书摊,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一把老骨头了就不揍你了,免得别人说我们不尊老爱幼,给你一个机会,快点交保护费!”

  “人心不古啊!”那老头一边收拾散落在地下的书籍,一边摇头道。

  “我草!”于春见到那老头被欺负,顿时火冒三丈。一个靠着摆地摊过活的老人,本来就够值得同情的了,这两个家伙居然还要收人家的保护费!。

  于春推开黄毛冲到老头身边,怒视着两人。

  “呦?还有管闲事的家伙?”那个蓄着长发的青年定着于春说道。

  “你们不走,马上警察过来了,我打110了”于春警告

  “呵呵,报警!报什么警!老子抢劫,杀人了”长发青年往杨明面前吐了一口浓痰,不屑地说道:“mlgbd,这没你什么事儿,该上哪儿上哪儿去!”

  于春气得脸色铁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