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诚把十指摊开在端详起来,右手拇指因为倒欠皮而扯出的一条蛮深的口子已经结痂,前几天流血的左手食指现在已经不疼了。更早之前咬豁了一小块的小拇指基本都长好了。忆及往事,方诚把头埋在桌上,无限悲凉地闭上眼睛。邵一源一定是上次吃饭的时候注意到他难看的手了,可是看到就看到了呗,送指甲剪做什么,搞的他总是不由自主回想起两人的过去。早该忘掉的事情,非引着他想起,多没意思。

  同一时刻,邵一源父母家。

  邵一源把洗好的青椒放在案板上切开去籽,“尝尝咸淡?”邵一源的母亲上官诗燕用小碟接着,舀了勺鸡汤送到儿子嘴边。

  “不错,刚刚好。”邵一源品了品之后说。

  “嗯,再煨个五分钟就可以关火了。你把青椒丝切好之后,把土豆也刨了切好,滚刀块,稍微切大一点,不然烤出来一夹就碎。我去把肉丝拿出来……”

  “哦好!”邵一源每周要回家吃一两顿饭,这是他跟母亲约好的。早上拜托何晓把东西送给方诚之后,他就一直在等回音。送去的东西他会喜欢吗?那天带方诚和鼎鼎去吃鱼的时候,他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方诚坑坑洼洼的指甲和手指上几道沁血的伤口,邵一源心里发苦。方诚当时没有发现他在看他,依旧若无其事吃着饭。当看到他因为手上的伤沾了油而疼得不得不拿卫生纸把手指包起来时云淡风轻的表情,邵一源心碎了,方诚变得比以前坚强多了,他一定吃了很多苦才变成这样的。邵一源从兜里摸出一个跟送给方诚的一模一样的指甲剪,磨砂的表面摸上去手感很好。再给他个机会吧,他愿意给方诚剪一辈子的指甲。

  “想什么呢?”上官诗燕拍了把儿子的后背,从进门到现在邵一源老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直觉儿子有心事。

  “啊,没什么,没想什么……”邵一源垂下眼脸,专心致志削土豆。

  “诶对了,你李伯伯的儿媳妇,我记得是叫叶光对吧?他在医院干的怎么样?”上官诗燕把摘好的青菜放到水池里,撒了勺盐泡着。

  “他说他想去儿科,所以我就把他安排在儿科主任手下,他现在什么也不会,只能从基本的打杂开始慢慢熟悉。妈你怎么知道他们的事?”关于那对夫夫的事,邵一源不知道他母亲知道多少。

  “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去美国结婚的时候,小李还给我们家发了请柬,那会小李跟你李伯伯闹得正僵,他们两口子和小李的姐姐妹妹都没去,他们都不去我们怎么好意思去?后来他们从美国回来之后,我送了套筷子给他们,就这。可怎么说名义上也是李伯伯的儿媳妇啊,让人家去打杂这样不太好吧?”上官诗燕担忧地说。

  邵一源把土豆放到水流下冲了冲,“哎呀没事,实习生刚进医院也是这样开始干活的,我交代过儿科主任,平时多跟他讲讲临床的知识。我听他说叶光挺好学的,是个好苗子,妈你不用操心。切这样的块行吗?”

  “嗯,再大一点也行。诶,我只见过那个男孩一次,长得白白净净怪好看的……”

  “妈你见过他们?”

  “见过啊,就送筷子那次,我去了趟他们家。当时小李不在,小叶在家。他家有一对双胞胎我印象特别深,诶呦你是没看见啊,长得就跟年画上的福娃一样,可喜人了!小女孩很活泼,楼上楼下来回跑一刻都停不下来,闹的呀!小男孩安静,从我进门到我走,他就一个人坐在餐厅看书没挪过窝。现在代孕都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吗?我听小叶说,他们第三个代孕的孩子已经在代孕妈妈肚子里了,诶?算算看,这会该生了吧,也不知道生了个啥……”那次造访,上官诗燕对同性恋情侣有了新的认识,原来他们也能过得跟正常夫妻一样幸福圆满,那邵一源是不是也能过上像他们一样的生活呢……

  听到母亲用羡慕的口吻说着那对笨蛋夫夫的事,邵一源心里五味杂陈,“生了,生了个女儿,才三个多月。”

  “诶呀,是小姑娘啊!长得怎么样?好不好看?你见过没有?”上官诗燕停下手里的活问道。

  “见过照片,长得,就是一般的小婴儿呗,还没长开呢,谁知道好不好看。”想到那家女儿白痴拿着手机跟他讲他的三宝眼睛怎么怎么大,鼻子长得怎么怎么好,邵一源就气结,反正他是没看出来巴掌大点的孩子有多漂亮。

  “哎呀那不一样,有些孩子一生下来就知道以后漂不漂亮。”上官诗燕决定有时间了去小李家看孩子,“改天有空了,我买点玩具上他家看看去!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邵一源嘴张成个O形,“妈你对人家孩子这么执着干什么?”他才不要去被秀恩爱。

  上官诗燕回头瞪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我们家没有?!别人在我这个年纪早就抱孙子了,你看看你,到现在连个伴都没有。我都想开了,你要是喜欢男的,找个正经能过日子而且真心对你好的,安定下来找代孕生个一儿半女,像小李他们家那样,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你说呢?”

  听到上官诗燕说的话,邵一源不是不惊讶的,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是真的担心自己一辈子就这么形单影只下去吧,至少五年前母亲是绝对不会这么说。“嗯,妈你说的很对,我知道了。”邵一源切好的土豆摆到烤盘里。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总是这么说!你之前说的你喜欢的那个人呢?光会耍嘴皮子,倒是哪天真把人家回来呀!”上官诗燕嗔怪道。

  “妈,你不知道,我也是有苦衷的啊……”看到母亲这个样子,邵一源哭笑不得。

  )'更、j新◎最7快Xk上#酷7b匠网P`

  “嘘,我才不听你的苦衷……”上官诗燕把淘好的青菜捞出来控水。

  “妈,我这次真的……”邵一源都被气笑了。

  “嘘,别说话,我手机好像响了……”上官诗燕关了水龙头竖起耳朵听着。

  “好像是的,你手机在哪?我去帮你拿。”邵一源把手上的水擦干去拿手机。

  “嗯,在我梳妆台上充电,”上官诗燕继续忙自己的。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