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一源……

  邵一源给李逸洋发了条让叶光下周一来上班的短信,管他呢,等人到了医院再说吧。

  第二天邵一源挂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护士小何半天没回过神。

  “邵医生,你昨天值夜班了?”

  “没有,昨晚喝多了……”还失眠,几乎一宿没睡,睁眼到天亮。早上六点,邵一源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这一天没什么事做,与其在家荒废着不如去医院晃晃。

  顿时小何心里对邵一源肃然起敬,多好的邵医生啊,宿醉的清晨不肯在家多休息,这么早就来了医院,这样的奉献精神真让人感动!

  邵一源迎着小何莫名其妙热烈的目光走到座位上拿起白大褂穿好,吩咐她泡一杯咖啡来之后,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散发着香气的黑咖啡很快放到了他桌上,“哦对了,小何,你知道有没有那种,嗯,折叠式的,样子很小巧的,挂在钥匙上也不是很蠢的指甲剪吗?”邵一源叫住准备出去的何晓,边比划边问。

  “呃,邵医生你说的是便携式指甲剪?”邵医生的问题好奇怪啊。

  “嗯,差不多,有没有磨指甲的锉子?”

  网上这种东西多的是,何晓心想。“有啊,那种只要叠起来,很小的一块,挂在钥匙上有时都看不出来是指甲剪。”

  邵一源打了个响指,“对,就要那样的,在哪里可以买到?”他拿了张桌上的便签纸,准备把何晓说的地址记下来。

  “这在网上多的是啊……”实体店的话,她还真不知道哪里有卖。

  “好吧,我还不知道网上有卖这些东西的。网上买的话要多久才能到?”邵一源把笔帽重新套了回去。

  “同城的话上午下单,下午就能到,挺快的。这样吧邵医生,我帮你上网看看,看好了把链接发到你手机上怎么样?”

  “嗯,好,那就麻烦你了。”

  “方诚!”开完早晨的例会,方诚路过前台的时候被人叫住。

  “嗨,还记得我吗?”来人大方地跟方诚打了个招呼。

  方诚瞧了半天,对这张脸好像是有印象。“你是济和医院的护士,对吧?找我有什么事吗?”方诚记得这个趾高气昂的小护士好像姓何。

  “对,我叫何晓。我们邵医生拜托我亲自把这个送到你本人手上。”何晓从纸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的礼物盒,双手奉上。

  又来了,才消停了几天?!把他说的话全当耳旁风了。方诚垂着胳膊都懒得接。

  “干嘛?快点接着啊!你不接我们邵医生不让我回去的,医院里还一大堆事等着呢,就当可怜可怜我,做个好事赶紧把东西拿去啊!”何晓抖着下巴做委屈状。来之前邵一源略微跟她透露了一下,说方诚可能不大愿意收他送的东西,于是两个人合计出了这么个对策。

  可以啊邵一源,明知道他不想为难别人,也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所以故意让何晓来送东西。打发了何晓,方诚抱着盒子一边往自己的办公桌走一边咬牙切齿地想。

  盒子没有用胶带封口,一抠就打开了。看到盒子里的两样东西方诚不知作何感想。打开面上对折的纸条,上面写着:这两个东西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水果吃,所以我并没有犯规对不对?邵一源

  “方方~邵医生又给你送什么好东西啦?”小王踮着脚往盒子里瞅。

  “没什么,修好的手机和一个指甲剪。”方诚把盒子倾斜让小王看到里面的内容。

  “哦,是你之前说摔坏的那个手机?你不是已经买了个新的了嘛。诶,送指甲剪什么意思?敦促你搞好个人卫生?好奇怪啊,有送人指甲剪的吗?”小王偏头问另一个女同事。

  “是啊,邵医生在想什么啊……不过这个指甲剪样子挺好看的……”女同事发表了与小王相同的看法。

  她们叽叽喳喳谈论的时候,方诚拆了指甲剪的包装,掏出钥匙把这个小玩意儿挂了上去。邵一源会送他这个他一点都不觉得怪异,这么多年了,难为他还记得。

  方诚从小就有咬指甲的坏习惯,上了大学都还改不过来。他老喜欢把手指甲啃得一点白边都没有,指甲两缘也经常被他连啃带扯得冒出血珠来。最开始邵一源看到他手上总是带着伤,以为是他剪指甲剪掉的太多,剪到肉里了。观察了一段时间,他抓了好几次方诚啃手的现行,才明白他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一天两人上自习的时候,邵一源又逮到方诚在偷偷摸摸啃手。他气急败坏地把方诚的手捉住,“你是要我跟治小孩一样,给你手指头上面涂黄连是吧?”

  “哎呀,我不啃手背不进去!”方诚大言不惭,他的手在邵一源手心里扭着,带着小刺的毛指甲挠得他心里痒痒的。

  “借口,你背你的,这只手先放我这保管。”邵一源把方诚的右手摁在桌子上,从包里掏出一只大指甲剪,准备给方诚修剪指甲。

  “邵一,你是有备而来的!”方诚惊叫一声,歪着头痴迷地看着邵一源打开指甲剪,拿锉子那一面给他小心翼翼地磨被啃烂的指甲,一边磨一边吹气,那一刻方诚觉得自己真是美了也醉了。

  邵一源不抬头就能感受到对面方诚的目光,“愣着干什么?书背好了?脑梗死和脑出血的鉴别要点?”

  邵一就是浪漫气氛的大杀手,哼!“呃,首先表格一共有五条……”

  “只有五条?”

  “六,六条…发病年龄,有无高血压,发病时情况,病程进展,症状及体征,MRI表现……”

  “行了,会了。烧伤分度采用?”

  “三度四分法!”

  “心脏骤停的典型表现?”

  “意识丧失,呼吸停止,大动脉搏动消失‘三联征’!”

  “嗯,帕金森病四大主征?”

  “静止性震颤,运动迟缓,体位不稳,还,还有…肌强直!”

  “一氧化碳中毒皮肤黏膜呈?”

  “樱桃红色!”

  “好了,换个手。”邵一源拍了拍落在裤子上的粉屑。

  “啊,哦。”方诚把左手递过去。

  “接着,肾病综合症四大特点……”

  渐渐地邵一源养成了随身带着指甲剪的习惯,与其让方诚每次都把手啃出血,还不如他勤快一点,提前把他的手指甲修好,让他想啃也没处下嘴。此举确有成效,方诚几次想啃指甲发现没得啃之后,慢慢就改掉了这个坏习惯。自那以后,方诚每时每刻指甲都是圆圆的,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他很少再因为指甲毛糙而挂坏衣服,划伤自己,这全都是邵一源的功劳。

  不过和邵一源分开之后,方诚很快故态复萌,每每把指甲咬的见血,洗个手都疼得直抽气。

  酷匠I、网#唯4一n正{g版$Y,其XG他$都~是*+盗Dn版T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