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可,可以,诚诚,你别消失……其实,我是真的……”他哽咽的语调染上了浓重的悲伤,可惜听者毫无反应。他没想到方诚会拿消失威胁他,邵一源红了眼眶。

  “好了,那,再见了,”方诚避开邵一源哀伤的眼神,了然地点点头,走过去拉开车门,“鼎鼎,下来吧,我们回家咯!”

  “跟叔叔再见,还有说谢谢。”方诚教孩子说。

  “邵叔叔,谢谢你今天请我们吃饭,还给我挑鱼刺!叔叔再见!”鼎鼎对邵一源挥挥手,一蹦一跳跟着方诚上了楼。

  “诚诚……”邵一源已经记不清他已经多少次像这样目送方诚离开,可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心痛,大铁门吱吱呀呀在他眼前合上,阻隔了他的视线,邵一源跪倒在地,紧紧捂着胸口,谁来告诉他,他要怎么做才能挽回方诚?

  “嗡嗡-”

  “喂,您好。”

  “请问是邵先生吗?你送过来修的手机已经修好了,机子里面没摔坏,换了块屏幕就行了。您看您什么时候过来拿?”

  “……哦,好!我马上来拿!”邵一源跳起来,他怎么忘了,那天方诚手机都没拣就气得走掉了,本来想给他再赔一个新的,可他担心手机里或许存着重要的资料,于是他后来把手机捡起来送到修理店里修理去了。

  “诶,您要是有事的话,过两天来拿也行……”

  “不了,我现在就过去。”

  “好的,我在店里等您。”

  邵一源开车去了手机修理店,“你好,我来拿修好的手机。”

  “哦,是邵先生是吧?给,手机。”店员从柜台里拿出方诚的手机。

  “刚才电话里忘记说了,不光换了屏,后盖因为砸了个坑,所以也换了。”店员笑眯眯地说。

  “嗯,我知道了。一共多少钱?”

  “换屏八十,后盖给你便宜点,就算十块吧,怎么样?”

  花多少钱倒是无所谓,邵一源拿出钱包掏钱。“确定修好了可以用,里面的文件都在是吧?”

  “嗯,照片啊通讯录什么的都在,手机本身没啥问题,可以用。”店员接过邵一源给的一张一百,绕到收银台里找钱。

  “邵先生,锁屏是你们家亲戚吧?那个小男孩长得可真漂亮!”店员一边找钱一边说。

  邵一源不禁一哂,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人这么说了,他怎么没觉得自己跟鼎鼎长得有多像。“不是的,不是我家亲戚。这是我朋友的手机,锁屏应该是他的儿子。”

  邵一源没想到遇到的这个店员这么执着,听到他说的话,小伙子拿过方诚的手机,按亮屏幕,指着上面的鼎鼎给邵一源看,“不是,你看,这孩子跟你长这么像,如果不是孩子爸爸抱着孩子,我都要觉得这是你儿子了!”方诚手机的锁屏是他抱着鼎鼎坐在一大片草地上的照片,鼎鼎高高地举着胳膊,方诚在他背后比了两个兔耳朵在他头上,父子俩脸上灿烂的笑容让远处的朝阳都逊色三分。

  望着店员小伙子信誓旦旦的样子,邵一源哭笑不得。“好了,是不是我儿子我会不知道?”最近修手机行业真的都这么闲?邵一源抽过店员手里的手机和找零,转身离开了柜台。

  回到车上,邵一源开始考虑怎么把手机还给方诚。他知道方诚又买了一只新的,还手机只不过是一个去找他的借口,反正方诚只是说不让送吃的送水果,没说不让送旧手机,邵一源在心里玩起文字游戏,为找到一个可以和方诚来往的机会而窃喜不已。

  “嗡嗡-”

  “喂,爸?”

  “在哪呢?”

  “呃,在外面……”

  “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事找你。”

  “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哦对了,你今晚有空吗?”

  “有空。”

  “那就行,其他的你来了我再跟你说,先挂了。”

  看来只好改天再去送手机了,邵一源叹了口气,启动了车子。

  到了济和,邵一源径直去了院长办公室。

  “爸,找我什么事?”邵一源走到茶几旁边,倒了杯凉茶。

  “我们家前面那一栋里住的李伯伯你还记得不?”邵威忙着整理一堆报纸,头也不抬地问道。

  “记得啊,家里是做生意的。李伯伯不是老来家里找你下棋么?”邵一源想了一下回答。

  “嗯,就是他。他家有个儿子,好像比你大一点,爱人也是学医的,不过好像本科学校出了点问题,稀里糊涂拿了个理学学位证毕业了,搞得考研考不成找工作没医院要,他们家打算把他爱人送到美国去从头读,估计那孩子倒是一门心思想学医。但是从头读,这读出来都多少岁了,哪能这么耗着?所以我跟他说,让他爱人到我们医院来,找个靠谱的医生带带他,过个两三年让他考个院内研,这样不就行了?都是熟人,能帮的就帮一把,你说呢?”邵威停下手里的活,把老花镜摘了放一边,邵一源给他爸的茶缸里添了热水送到他手边。

  “我觉得可行,又是邻居又是你朋友,能帮忙的肯定帮。”他爸难道想把李伯伯的儿媳妇放到他手下培养?

  “本来去年冬天都说好了这个事,好像他爱人当时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拖到现在。刚刚小李跟我打电话,说他爱人身体休养好了,问什么时候可以把他送来。我想着你们都是年轻人,好说话,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今天晚上你跟他们两口子见个面,看看是什么情况,我记得小李说过他想去儿科,你再问问清楚,行的话下个礼拜一就让他来上班。虽然是熟人,也不用太关照狠了,容易招红眼病,找个负责任的交代好就行了,这就不用我多说吧?”邵威抿了口茶说。

  “嗯,我知道了,你把李伯伯儿子的电话给我一个,我跟他们联系。”邵一源掏出手机记了个号码,看到备注写的是叫李逸洋。

  “行,就这个事。”把事情交代好之后,邵威看了眼手表,他约了朋友去听戏,时间差不多了。

  邵一源开车把他爸送到剧院之后回了自己的公寓。他和景霓离婚之后就搬出了两人的婚房,在医院附近买了一小套公寓。一个人住不需要多大地方,卫生有钟点工定期打扫,除了上次送给方诚的煲仔饭,邵一源基本不在家烧火做饭。对他来说,家不过是个睡觉休息的地方。

  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啤酒,邵一源倚在流理台前打电话给李伯伯的儿子。

  “喂,您好,我是邵一源,邵威的儿子。”

  “啊,邵医生你好你好,我是李逸洋,经常听邵伯伯提起你。”电话那头的回答彬彬有礼。

  “我听我父亲说了你爱人的事情,他是长辈,有些事情不好亲自出面,所以他把这件事交给了我。你看你们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了解了解情况,然后下周一就来上班如何……”

  *看◎正◇版章节上8酷匠/`网p

  “……哦哦哦,三宝不哭,不哭,乖哦……畅畅,把妹妹的奶嘴拿过来……”邵一源听到电话那头有孩子哇哇的哭声和小孩子跑来跑去的声音。

  “喂?李先生?”

  “啊,不好意思,邵医生,孩子醒了在哭,家里这会就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奶嘴在厨房柜子上……喂?晚上我们有时间,我订好酒店之后把地址发给你怎么样?抱歉现在实在腾不出手,嘘,三宝乖,三宝乖,不哭不哭……”李逸洋哄了半天也没见孩子止住哭,震天的哭声里邵一源几乎都听不到李逸洋说话的声音。

  “哦,那好吧,你先照顾孩子吧,我们晚上见。”话音刚落对方就挂了电话,如果不是听见孩子哭闹的声音,想到对方确实可能在忙,这样迫不及待挂了他电话,邵一源早就生气了。

  放下手机邵一源耳旁还是刚才电话里孩子的哭声,小孩子都这么好哭吗?听着真闹心。

  邵一源放下啤酒去冲了个澡,出来时李逸洋已经把酒店的地址发了过来。想到晚上对方带着爱人,而他这边孤家寡人的,邵一源只有默默叹气的份。

  邵一源到达包厢的时候,李逸洋他们还没到,也是啊,人家是有家有孩子的,听电话里,他们家至少两个孩子,肯定每天忙得跟什么似的,哪像他光棍一个,吃个饭早早地卡着点到……

  “啊,邵医生,不好意思,出门之前耽搁了一会,来晚了……”服务员推开包厢的门,领头走进来一个看上去约莫有个二十七八,宽肩窄腰,穿着休闲T恤和九分裤的高个男人,邵一源没见过李逸洋,但是看长相知道这个应该是李伯伯的儿子。邵一源从座位上站起来和李逸洋握了握手。可是随后进来的一个人让邵一源有点微讶。这什么情况?

  发觉邵一源的目光停在身后,李逸洋笑着往旁边一让,扶住后面那人的背,对邵一源介绍道,“这是我爱人,叶光,叶光,这是我跟你说过的邵医生。”

  叫叶光的男孩有些害羞,脸红红地对邵一源弯了弯腰,“邵医生你好,我是叶光,请多关照。”男孩个子不高,瘦瘦的,皮肤很白,穿着件卡通短袖和牛仔短裤运动鞋,打扮得跟个学生似的。

  李伯伯的儿媳妇竟然是个男人!邵一源回不过味来,他寻思他爸是不是知道这件事,然后才让他出面的。“你好,我叫邵一源,快进来坐吧。”邵一源伸手和叶光轻轻握了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 说:

  谢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