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父子俩收拾完,坐着地铁不紧不慢来到幼儿园时,幼儿园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家长,鼎鼎在人堆里跑前跑后跟他们班上的小朋友打招呼。大部分来开家长会的都是孩子母亲,很多还相互认识,妈妈们聚在一起谈论你家女儿她家儿子,方诚不擅长应付这种女人很多的场面,只得远远站在那等幼儿园开门。

  “你好,你是方鼎鼎的爸爸吗?”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看到方诚一个人站在花坛边,主动上来搭话。

  方诚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嗯是的,你是?”

  “我是和方鼎鼎一个班的邱瑞琪的爸爸,你好,以前在校门口接孩子的时候看到过你几次。今天本来是孩子妈妈来的,早上她临时有事,我是被赶鸭子上架来的。”邱瑞琪的爸爸晃了晃手里的相机。“我一来看到大部分都是妈妈来开家长会,女人凑一堆马上就聊开了。好不容易才看到你,赶紧过来跟你说说话。”

  方诚听了哈哈一笑,“是啊,我这不也站在这边等开门呢。”

  “听说你们家孩子的干爹昨天送了好多水果到班上分给其他孩子吃,下午放学瑞琪回去学给我听,说让我下周也买了送去,现在的小孩子,什么都要比一比。”邱瑞琪的爸爸微笑着说。

  方诚略略皱眉,这话什么意思?是说他们不该送?“孩子干爹没跟我打招呼就送去了,要是跟我说了我绝对不让他这样做。吃了没事还好,万一买去的东西给孩子吃坏了,现在一家就一个宝贝蛋,有个啥闪失可搞不成。”方诚后来仔细想了想,送东西给别的孩子吃这种事,确实有些欠妥当。

  “没事没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谢谢来着,让你们破费了。瑞琪还跟我说芒果好吃,让她妈妈买了三斤放家里。”邱瑞琪的爸爸连连摆手,鼎鼎爸爸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哦,我也只是这么说说。诶,开门了,可以进去了。”方诚把鼎鼎招呼到身边站好,邱瑞琪也跑到了他爸爸面前,她今天穿了件嫩黄色的纱裙,头发细致地编了辫子盘好,看到方诚很有礼貌的说了声“叔叔好”。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方诚心想。

  “叩叩叩”幼儿园的一个保安敲了敲邵一源的车窗,“先生您好,我们这里不能停车,麻烦您往前面开一点。”副驾驶的车窗放下来,保安看到了驾驶座上的邵一源。“咦?你是小一班方鼎鼎的亲戚?今天也是来开家长会的吗?那把车停到我们幼儿园停车场吧,我给你拿张卡。”

  邵一源听了一头雾水,“不是,我是方鼎鼎爸爸的朋友,今天只是路过这里,我马上把车开走,不好意思,添麻烦了。”车子路过校门时,邵一源看到方诚牵着孩子正往教室走去。

  今天见到方诚纯属巧合,邵一源早上开车上班,路上绕去一个朋友家拿了份资料,从朋友家出来一拐,没走多远就到了鼎鼎的幼儿园,当时幼儿园的门口聚了很多人,邵一源推测是不是在举行什么活动,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有家长会,抱着是不是能见上方诚一面的心情,他把车停在路边。果真没过多久方诚和鼎鼎出现在视野里。精神抖擞的发型,潇洒大方的着装,明亮的颜色,看得出方诚为了家长会花了不少心思,孩子也打扮的活泼可爱,父子俩站一起,肖似的两张脸上挂着同样开心的笑容,邵一源看得入了迷。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老是在外面到处跑,还把你的病人扔给其他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职业素养?!”

  邵一源一大早坐在院长办公室里聆听邵威的训斥。

  “爸,我最近有些其他的事情……”邵一源盯着手里的资料,神情愈发激动。

  邵威看着儿子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来气。“我跟你说话呢!这几天你老大人在忙什么?患者挂了你的号却找不到你的人,投诉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你要怎么解释?”

  “爸!”邵一源突然站起来,神采奕奕。“接下来一段时间别排我门诊,病房那边全排我夜班好了!”

  看到儿子说完话就准备走,邵威火了,正事还没说呢!他提高嗓门吼道,“你给我回来坐下!”

  “爸……”老爷子要生气了,为了避免闹个脸红脖子粗,邵一源权衡了一下,转身回来在沙发上坐好。

  “我看到你跟一个医疗代理公司签了个两千多万的合同,一声招呼不打就买那么多设备,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你有没有脑子?”邵威前段时间不在国内,回来时合同已经摆在了他桌上都积了层薄灰了,虽说他走之前把医院交给邵一源,可没想到他竟然擅自决定了这么件“大事”。

  “设备都是要更新淘汰的,现在门诊的患者那么多,有的患者早上五六点就来排队,等到快晚上都还排不上做CT,这样太没效率。”邵一源说得有理有据。

  酷$v匠《网正版$》首N√发%

  “那B超呢?做B超可不用等那么久。”邵威抱着胳膊审视着儿子。

  “前段时间不是把体检中心重新装修了一下么,体检中心的三台B超还是十几年前的机型,我看过,维修了很多次,最近故障报修率越来越高。所以我想这次全部换成新的,体检中心是济和的门面科室,效益如何不用我多说吧?”邵一源慢条斯理地给邵威分析,既然他合同都签了,早就想好办法说服他爸。

  “唔…这个宋余是你认识的人?”邵威指着合同忽然问道。

  邵一源一顿,“怎么会,我之前并不认识她,我们只是合作的关系。”

  “哦,我还以为你是为了这个人才这么火急火燎地给人送钱去呢……”邵威嘴里嘟囔。

  “爸,你想多了,我们单纯的只是合作关系。”邵一源着重强调了“单纯”,他明白邵威在想什么,思路正确但是弄错了对象。

  “算了算了,我啥也没想,你少扣帽子。既然进了济和就跟着我好好学,管理医院哪有你想的这么容易?还有,你说你不想上门诊,想排夜班,什么意思?你白天有事?”邵威想到儿子的个人问题就头疼,老景家的丫头哪里不好了,非闹着离婚,离就离吧,离婚到现在三四年过去了人还单着,像个什么样子!每次回家,妻子没事就在他耳边念叨,医院里有没有合适的,赶紧给儿子介绍介绍。想起当年邵一源离婚后在他们二老面前说的话,邵威就上火,介绍介绍,倒是告诉他是介绍男的还是女的?!

  “我在英国认识的几个朋友这几天来A市了,他们手上有几个研究我挺感兴趣的,”邵一源扬了扬手里的资料夹,“所以白天我想跟他们多聊聊。本来我刚进医院,应该从最基本的住院医值夜开始,一来就上门诊朝九晚五的,别人看了心里肯定不舒服,我以后是要接手医院的,做事不能老搞特权,这样不服众啊,爸你说是吧?”

  邵威想想也觉得儿子说的也有道理,他的本意也是要儿子在住院医踏踏实实先历练个两三年再往上提主治的,“那你可别跟你妈说我排你夜班,她之前还特地跟我交代了,不能让你加班……”

  “好了,我知道了,那我走啦!”稳住了邵威,邵一源匆忙离开院长办公室。

  幼儿园里,鼎鼎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合唱了一首《种太阳》,望着儿子把手背在背后认真唱歌的表情,方诚拼命按着快门。小小的孩子们用稚嫩的嗓音哼唱着耳熟能详的歌曲,不知为何,他感动得想哭。方诚满心里都是对鼎鼎的喜爱和感激之情,儿子是一个小天使,他的降生点亮了方诚的人生。太好了,能把鼎鼎带来这个世界,真的太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感谢支持,双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