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给你,涂一下手臂,然后再用这个冰一下。”快到中午的时候宋余回来了,站在方诚的格子间外,递了一只药膏和一瓶冻成冰的矿泉水在方诚手里。

  方诚不解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喝,早上被邵一源抓过的地方肿了起来,青紫青紫的,有的地方还破了皮。

  “谢谢宋姐,可这些东西……”方诚拿着东西,直觉是邵一源准备的。

  宋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就这么简单。”

  方诚默了默,打开药膏挤出一些涂在青紫的地方。刚才忙着没觉得,现在因为涂药按着伤处的关系,方诚整条胳膊都疼起来。好在药膏涂上去很清凉,他找了块毛巾包着冰矿泉水覆在胳膊上消肿。

  中午方诚去上了个厕所回来,正准备订饭的时候,一份香气四溢的煲仔饭就出现在他的桌上。饭盒盖子上,还夹着一张纸条,上面邵一源为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向方诚道歉,还叮嘱他注意身体好好吃饭。方诚本想把这份煲仔饭扔掉,看了纸条上小心谨慎的措辞,联想到在公司楼下邵一源带着哭腔的话,方诚中途改了个道,端着饭去了公共休息区。

  土豆烧鸡煲仔饭,很常见的菜式,但却下了不少功夫。土豆外脆里嫩,鸡肉嫩滑可口,方诚觉得这应该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煲仔饭了,就是不知道是哪家店做的,不然可以带鼎鼎去尝尝。

  下午下班,方诚照例去接鼎鼎。鼎鼎今天似乎特别高兴,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干爹送来了一只大西瓜还有芒果荔枝什么的一大堆好吃的水果,鼎鼎拜托老师把水果洗好切好之后分给了班上的小朋友,鼎鼎还因此收获老师的当众表扬和其他小朋友羡慕的眼神。

  “嗯?你干爹今天去看你了?”方诚有点奇怪,陶徳今天不是说要开一天的研讨会么,怎么会这么闲还给孩子送水果。

  “是啊!那个西瓜有这这这这这么大!可甜了!”鼎鼎挥着手臂在空中比划。

  “你看到你干爹了?”方诚问。

  “没有呀!是保安叔叔把水果提进来的,干爹没进来。”鼎鼎摇摇头,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方诚大致明白了,这样的事只有邵一源干得出来。早上为了误导他,故意把自己和陶徳说成是伴侣之后,邵一源一改之前的态度,又是跟自己道歉送药送饭,又是给鼎鼎送水果的,想必是受了不小的打击吧。

  “儿子,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方诚拉着鼎鼎的手,让他走在人行道的里侧。

  “这是干爹送的呀!而且水果是越甜越好吃,跟那些甜兮兮的饼干蛋糕不一样,这个甜的我喜欢吃。”鼎鼎仰着脸,眉飞色舞地说。

  “有机会了要跟他说谢谢才行。”方诚心不在焉接了一句。干爹送的你就这么高兴,万一让你知道这是你亲爹送的,还不得高兴成什么样。

  鼎鼎“哦”了一声,“那还不简单,爸爸你再做一顿饭给干爹吃就行了呗。”鼎鼎每次想到他干爹吃他爸爸做的饭时的表情,就特别可怜他,老爸的手艺那么一般都被他说得好吃成那样,干爹平时在国外到底在吃多么难吃的东西啊!

  方诚想了想,快三天没在家里做饭了,冰箱里也没什么菜,要是今晚开火的话,还要去菜场再买些菜回来才行。

  “那我先给干爹打个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来我们家吃饭。”方诚拿出手机,给陶徳打电话。

  “喂,陶徳,你今晚有时间没?我没什么事,晚上到我们家来吃饭吧。嗯?怎么跑那去了?哦,哦,好吧,那算了,改天吧。”挂了电话方诚对鼎鼎遗憾地说,“你干爹出差了今天不在A市,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爸爸你忘了跟干爹说谢谢了,”鼎鼎提醒道。

  “哦对哦……”望着儿子澄澈的眼眸,方诚心虚地低下头,他不愿在儿子面前撒谎,但是又不能跟他说出实情。内心挣扎了片刻,他重新掏出手机,“跟他发个短信吧。”鬼使神差,方诚在微信黑名单里找出邵一源,发了句“谢谢”过去。

  “嗡嗡--”接到微信提示,邵一源在车里欣喜若狂,原来方诚他们停下脚步看手机是在给他发微信。真棒!诚诚没有生气,他没有生气,这次的事总算没有办砸……邵一源迅速敲了句不用谢发过去。方诚其实发完微信之后就有点后悔,看到这么快邵一源就回复了过来,情急之下又把他拉黑了。

  方诚的慌张和仓皇一丝不漏全部落在了邵一源眼中,看到这一幕心情落到谷底,原来诚诚那么害怕他。重逢之后他迫切地想要靠近,但不料却把人越推越远,邵一源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后悔不迭。

  目睹了方诚和鼎鼎在路边一家看上去卫生环境堪忧的小吃店里打包了两份盒饭上楼,邵一源在车里深深皱眉。

  “喂,帮我送两份饭到燕林小区,对,就是上次那个地址。嗯,两个青菜两个荤菜吧,不要做得太油腻,有小孩要吃。哦对了,再加一份绿豆排骨汤和一个果盘,动作快一点,我等着。”

  方诚已经分不清邵一源这是好意还是恶意了,看看桌上琳琅满目的餐盒和精致的菜色,再看看还被鼎鼎捧在手里没吃两口的盒饭,方诚磨牙,订了饭为什么不早说?哦,微信给屏蔽了,打电话呢?哦,新号码他也不知道……话说回来,为什么邵一源要这么自动自发地包揽他的一日三餐?这样让一门心思要跟他划清界限的自己情何以堪?

  可是……

  “儿子,今天我们不吃盒饭了,吃这些……”方诚有些无奈地把鼎鼎手里的盒饭拿走,他感觉自己再不说句话,儿子的口水都要顺着下巴滴到地上了。

  鼎鼎欢快地“嗷”了一声,握着勺子快速剜了一口离他最近的青豆虾仁塞在嘴里。“嗯,好吃,爸爸,这个真的好好吃!”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方诚拿出一只小碗,把米饭拨出来一些搁在鼎鼎手边。

  方诚给自己舀了碗汤,嗯,确实不错,这汤一尝就知道是用砂锅慢慢一点点熬出来的,跟现在很多餐馆里逮着味精鸡精可劲撒的汤水不一样。

  方诚父子的晚饭吃得极为开心,心里高兴,对邵一源的火气就没白天那么大了。晚上洗完澡伺候鼎鼎睡着之后,方诚打开微信,一天里第二次把邵一源从黑名单里调出来。

  “晚饭,很好吃,让你破费了,谢谢。以后不要再送了。”

  “好吃就好,小朋友吃得开心吗?”

  “开心,他最喜欢青豆和排骨了。还有,谢谢你送到幼儿园的水果。”

  “没事,你们高兴就好。他跟你真像,我记得你也很喜欢豌豆和排骨。”

  “嗯……”方诚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邵一源也很喜欢排骨,方诚喜欢红烧,而鼎鼎和邵一源更喜欢排骨汤。鼎鼎的很多喜好与其说是像他不如说是像邵一源多一些。

  “小朋友睡了吗?”

  (u看正?h版2章“^节上。酷¤匠d网,

  “睡了,他一般十一点一定要睡的,不然早上起不来就会闹。”

  “一个人带孩子真辛苦。”

  “也没什么,有很多人一直在帮我,没觉得多难。”柳絮,刘露还有陶徳和他的团队,有这么多人在他危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等鼎鼎长大了,他一定会把这些事全都讲给他听。

  同样的话在邵一源读来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他以为方诚说的是陶徳,心情顿时灰暗起来。

  “你的胳膊怎么样了?”

  “挺好的,你给的药膏很有用。”看着自己发的消息,方诚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邵一源抓伤了他,他应该生气才对,而现在这种感激的语气是闹哪样?

  在邵一源下一条回复发过来之前,方诚抢着说,“我累了,要休息了,安。”

  “好,晚安,祝你做个好梦。”方诚才发现,邵一源在聊天时没有一直喊他“诚诚”,知道了他对这个称呼很抵触,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喊过,若论察言观色,邵一源第二,则无人敢称第一。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听到闹铃,鼎鼎在梦里咂吧咂吧嘴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被子里。方诚按了闹铃,今天星期六,是开家长会的日子,方诚打算好好准备一下。

  时间还早,鼎鼎还能在床上赖一会,方诚先下床去洗漱。仔仔细细洗脸刮了个胡子,挑了浅蓝色带领子的T恤和一条米色休闲裤穿,头发梳上去做了个定型。这一些做完之后,方诚站在穿衣镜前左右端详,嗯,不错,庄重也不算太正式,显年轻又不至于太跳脱,方诚挺满意自己的造型。

  “儿子,起床了,今天要开家长会呢,不能迟到哦!”方诚收拾好之后去喊鼎鼎起床。

  “再五分钟…就五分钟……”鼎鼎眯着眼睛被方诚从床上抱起来。

  “不行,再五分钟就要晚了,好了,睁眼,自己穿鞋,”等鼎鼎去刷牙洗脸的时候,方诚去厨房把前一天的剩菜剩饭从冰箱里拿出来微波加热,然后就着昨天的排骨汤,方诚下了面在汤里煮。

  等面煮好的时候,方诚进洗手间把站在洗脸池前打盹的鼎鼎摇醒,然后回到餐厅把菜从微波炉里端到桌上。鼎鼎醒了之后动作就挺麻利,他把方诚找好放在洗脸池边的衣服穿到身上。

  “爸爸,你手机充好电没?”鼎鼎走到茶几跟前喝水。

  “充好了,充的饱饱的,今天可以给你拍多多的照片!”方诚把汤面放在餐桌上,鼎鼎喝完了水之后就坐下来拿起小叉子吃面。

  “今天干爹能不能来看我?”鼎鼎问。

  方诚把荷包蛋拨到鼎鼎碗里,闻言抬头,“干爹最近都不在A市呢,怎么了?想干爹了?”

  “没有,我跟苗苗说我有一个特别高特别壮的干爹,还是英国人,她非不相信。”要是干爹今天也能来教室就好了。

  “哦,这样啊,那你把你跟干爹的照片给他看不就行了?”方诚提议。

  “对哦!我去找!”鼎鼎说完就要去房间里找相册,被方诚拦住,“先吃饭,吃完饭再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感谢支持,双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