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方方,你要怎么办?那个人……”

  “他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得罪不起,我过几天还是辞职算了。”方诚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方方,你又要辛苦了……”陶徳心疼地说。

  “嗨,人活着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你这次回家呆了这么久,黛丝和琼都高兴坏了吧?”

  陶徳顺着方诚的话转移了话题,“嗯嗯,琼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她做的橘子汽水可好喝了,真想带给你尝尝!你看,这是她前几天照的照片。”陶徳把手机里的照片展示给方诚,提起女儿,他喜眯了眼睛。

  “还有!黛丝又怀孕了你知道吗?”陶徳差点忘了把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告诉方诚。

  “真的?!好事啊!恭喜你!”方诚打心底里替这个大个子感到高兴。

  “谢谢!到时候请你和鼎鼎吃酒!”陶徳打着酒嗝,兴奋地说。

  “那是满月酒吧?什么吃酒……”方诚笑了起来。

  第二天把鼎鼎送去幼儿园之后,方诚就跟着陶徳去了研究室。跟以前一样测量了一些基本数据之后,抽了三管血,留了些样本,方诚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想到邵一源很有可能去南珠,方诚一点也不想上班,他买了点菜回到了陶徳家。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他还是决定从南珠辞职,借用陶徳的电脑,方诚写了封简短的辞职信,发给了老板和宋余。

  陶徳和鼎鼎中午都不在家,方诚随便下了碗鸡蛋面吃,吃完之后他去了手机市场重新买了个性能一般的手机,办了个新号码。之前的联系人全存在那个手机上,方诚登上微信,把通讯录里的电话一个个导入手机。下午接鼎鼎放学的时候,方诚还没忘把自己的新号码告诉了幼儿园的老师。

  晚上方诚下厨给陶徳和鼎鼎做了顿丰盛的晚饭,吃得陶徳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用他的话说就是好吃得都要把舌头吃掉。方诚理解一个整日靠汉堡牛肉烤土豆过活的外国人对中国菜的痴迷,可是一米八几的壮汉端着碗抹眼泪的样子,实在太违和了。

  “陶徳,我们明天就回去了。”吃饭的时候,方诚说。

  “住在这挺好的啊,为什么走?”方方一走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不能老住你家,黛丝知道了会有想法的哈哈哈!”黛丝知道方诚的事,知道他是个GAY,还带着个孩子。

  “不会的,黛丝不会说什么的!”陶徳急忙举手保证。

  {酷&O匠}K网永●@久'}免#U费看Un小vB说M

  “得啦,要是想吃我做的菜,你到时候到我们家来不就行了?”方诚摆摆手,道出了陶徳的心声。

  “好!”陶徳闻言果然不再挽留。

  “你的辞职信交了吗?”陶徳问。

  “嗯交了,奇怪的是公司一直没有回音,手机打不通的话也应该给我发个邮件吧……”方诚有些疑惑。

  “估计明天就会给你答复了。”陶徳夹了块好啃的排骨到鼎鼎的碗里。

  “谢谢干爹!”

  “诶我的检查没有问题吧?”

  “嗯,常规检查没有什么问题,雌激素和雄激素的水平还是维持在一个超级完美的平衡上,艾特上个月想在一个志愿者的身上达到你这种平衡,但是失败了。方方你真的是神造之物!”每次陶徳拿着方诚的血样报告,都会这么感叹。

  方诚一哂,因为这具身体,跟父母都断绝了关系,怎么能称得上是神造之物?

  “没事就行,”每三个月一次的检查,方诚权当是体检了。

  “哦对了,方方你瘦了,但是没长高,鼎鼎倒是又长高了又长重了。”陶徳挤挤眼睛,贼笑着说。

  “饭碗放下,不许你再吃了。”方诚一筷子打在陶徳手上。

  “别,别,我真的觉得方方你要胖一点,更好,你现在太瘦了,虽然A市不刮龙卷风,但是万一刮起来,你会被吹跑的。”老外开起玩笑来一本正经,方诚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龙卷风是什么?”鼎鼎问。

  “就是那种打着旋的风,嗯…对了,我找个瓶子给你造一个!”陶徳跑进厨房,找了个矿泉水瓶子,接上水,在鼎鼎面前演示起龙卷风。

  “哇哦!”看着瓶子里的螺旋,鼎鼎越来越崇拜他干爹了。

  方诚看着这一大一小盯着个烂瓶子玩的开心,两人的笑靥印着餐厅暖暖的橙光,温馨而美好,他没来由地想到如果坐在那里的人是邵一源……大概是不可能的吧,方诚心底一片苍凉。做人不能太贪心,虽然陶徳只是孩子干爹,但是他对鼎鼎很爱护,方诚很知足。

  “好了好了,快吃饭,一会菜该凉了。”方诚夺过瓶子放到了餐桌另一边。

  “没事,小鼎鼎,今天跟我一起洗澡,我在浴缸里教你玩龙卷风。”

  “好!”

  方诚早上起了个大早,给陶徳和鼎鼎做了早饭,三人吃过饭之后,陶徳去研究室,鼎鼎去上幼儿园,方诚打算回家换件衣服然后去公司把自己的个人物品搬回来。

  陶徳开车先把方诚放到了他家大门口,然后载着鼎鼎去幼儿园。

  方诚在院子里一边跟早上出去遛狗赶早市的邻居打着招呼一边往家走。快要到单元门前的时候,停在路边的一辆车的车门突然打开,从里面冲下来一个人,方诚光感到耳后呼的一阵风,他就被拽住胳膊转了个圈,差点没掼在地上。

  “谁……邵一源?!”方诚看到邵一源的样子吓呆了。凌乱的头发,血红的双眼,一边脸还微微肿着,嘴唇干裂胡子拉碴,领带扯在一边,身上的衬衣也皱巴巴的。方诚纳罕,邵一源什么时候这么落魄过。

  “你这两天去哪了?!”邵一源双手掐进方诚的胳膊,沙哑的嗬嗬声像指甲划在黑板上。

  “怎,怎么了?!我去哪了关你什么事!”邵一源的指甲都快把他的皮肤掐破了,方诚疼得要挣脱,可换来的是对方捉得更紧。

  “你是不是去那个外国人家里了?啊?是不是?快说是不是?!你们是什么关系?!回答我!”在方诚家楼下等待的两天,邵一源的精神都快被割裂了。方诚被那个高个子的男人接走之后,当天晚上就没有回来,第二天也没有回来。邵一源在狭小的车厢里一坐就是两天。方诚的手机摔坏了联系不上,他的同事也不知道接走他的那个男人是谁住在哪里。等待的每一秒对他而言都是种煎熬,最开始他还强自镇定,拼命说服自己方诚和男人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焦躁,内心强烈不安,方诚已经有了新伴侣的可能性使他绝望。而在他思考要不要报警找人的时候,方诚回来了,邵一源一眼就看到那辆白色SUV的驾驶座上坐着的男人,一瞬间所有的血液直冲头顶,方诚难道真的和那男人在一起了?!

  邵一源的吼声让方诚的耳边一阵轰鸣,他一早的好心情此刻消失殆尽。

  “是!我是跟他在一起怎么了?他是我儿子的干爹,我们的关系你自己想!你他妈给老子放手!”方诚推搡着要离开邵一源的桎梏。听到方诚证实性的回答,邵一源当场愣住,“诚诚……怎么会……”他此时全乱了,心上像被狠狠捅了一刀。方诚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抚养孩子,像夫妻一样,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不会?你以为我方诚这辈子就非你不可了?笑话!你看不上我,有人看得上!你给我滚!”方诚怒气冲冲地呛回去,反正自己也辞了职,用不着再看着某人脸色说话做事。

  “诚诚!”看到方诚要上楼,邵一源情急之下拉住了他衣服的下摆。

  “放手!老子已经从南珠辞职了,你他妈不要再来纠缠老子了!滚滚滚!”方诚大力挥开邵一源的手,掏出钥匙开了单元门,闪身进去,砰地一声把邵一源关在了外面。

  “呼,呼,呼…”方诚一边上楼一边喘粗气,每次见到邵一源就没好事,每次都要惹他生气,烦死了。

  方诚回到家冲了个澡,换了个衣服就打算去公司。等他出了地铁站,老远看到邵一源靠在车边,守在公司门口,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们公司的大门,而他要想穿过广场进到大厦里,就必须从邵一源面前经过。方诚无比头疼地几乎贴着墙根往公司走。

  “诚诚!”邵一源很快就发现了自顾自闷着头往前走的方诚,一路小跑来到他身边。方诚对他的呼喊充耳不闻,继续走他的路。

  “诚诚!”邵一源又叫了一声,忍不住牵上了方诚的左手。

  “放手,邵一源,公司楼下我不想跟你打起来。”方诚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声音冷得掉冰碴子。

  邵一源闻言心头一震,拉着他的手缓缓松开,方诚正准备抬脚走人,邵一源塞了张纸到他的手里,“诚诚,你别辞职,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你继续在南珠好好工作吧,我走了。”他语调里的悲伤,让方诚一度觉得邵一源在哭,等他回头看时,邵一源已经背对他走出好远。手上的纸摊开一看,是他的辞职信。

  方诚上楼直接去了老板的办公室。胡志勇告诉他邵一源刚才来了一趟,要走了他的辞职信,然后提出济和的项目交给宋余负责,方诚不用再参与。

  “方诚,你跟邵一源到底怎么回事?看得出来他很想跟你搞好关系,但是你好像不是很乐意的样子,那天饭都没吃就走了,搞得我们都尴尬的很。虽然这话可能不该我说,但是我们是做生意的,尽量不要掺杂太多个人感情,这样对双方都好,你明白吗?”胡志勇寻思肯定是邵一源做了什么对不起方诚的事,然后他现在想弥补方诚,可是方诚似乎不愿意领情。

  “我知道了,这次是我处理得不好,连累了公司,我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谢谢老板。”方诚给胡志勇鞠了个躬。

  “嗯,去忙吧。”胡志勇倒没觉得方诚给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害,只是让他出去之后再去找一下宋余说明情况。

  可是宋余这会不知道去了哪里,并不在办公室,方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开始新的工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章节字数限制,都快把我的节奏打乱了,晕……

  哈哈,看文愉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