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方诚在酒店门口等了一会,陶徳开着他的SUV到了他们面前。“干爹!”“哇哦,小鼎鼎!你又长高了长重了!”高大的陶徳把鼎鼎举过头顶,逗得孩子咯咯笑个不停。

  “你最近真的这么忙啊?三个月没跟我联系了。”方诚把骑在陶徳肩头的鼎鼎的衣服往下拽了拽。

  “是啊,方方,我整天在天上飞,忙得我都瘦了!你看!”陶徳愁眉苦脸,把满是腱子肉的胳膊横在方诚眼前。

  方诚心道我还真没觉得你瘦了。一开始见到陶徳,方诚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像是铁饼运动员的傻大个会是搞科研的,果然还是人不可貌相。

  “行吧,你把他带到你那去,晚上我这边结束了就去接他。”陶徳点点头,“宝贝,今天我们吃咖喱好不好?”他把鼎鼎抱下来放进车里的儿童座椅,给他系好安全带。

  “嗯嗯!”干爹做的饭,也就咖喱好吃一点。

  “方方,晚上需要我来接你吗?要不你今天跟小鼎鼎住我那里,正好明天带你去研究室检查。”陶徳说。

  “到时候看吧,再跟你联系。”方诚说。

  “OK!那我们走啦!”“爸爸再见!”鼎鼎从摇下来的车窗里对方诚挥挥手。

  “开车慢点,记住这不是在英国!”方诚嘱咐道。

  “知道啦方方!”陶徳一轰油门,车开了出去,方诚看到车开走之后,转身回了酒店。他没有发现三楼的落地窗前,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

  回到包厢,方诚觉得气氛有点奇怪,菜都上齐了,大家也都坐好了,可怎么不见人动筷子?

  “哈哈,方诚回来了,我们开席吧,邵医生?”胡志勇倾着身子问道。

  “嗯,开席吧。”邵一源在等方诚过来坐到他右手边的空位上。

  “服务员!这里帮我加个凳子,哦,不用了我自己搬,麻烦加套餐具。”方诚想都没想从麻将桌那里搬了个凳子,坐到了靠近门口给上菜预留的空位上。

  邵一源眼睁睁看着方诚坐到了离他最远的桌子另一边,捏紧了手中的筷子,不断告诫自己,冷静,冷静下来。刚才从窗户里看到酒店门口那一幕,邵一源问方诚的同事,大家都不知道那个外国人是谁。那个人为什么能和方诚走得那么近,看上去两人的关系也很亲密,鼎鼎叫那个人干爹,看样子也很喜欢那男人,不会是……邵一源不敢往下想。

  “来来来,宋姐,递我一下酒瓶。说好的,我先自罚三杯!”服务员把餐具摆好之后,方诚拿着酒杯站起来说道。

  “诶,这样才对,给满上!”胡志勇和其他的同事吼吼着。

  “第一杯!”这酒店的白酒杯比一般的要大,方诚一仰头全灌进嘴里,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烫下去。

  “好,第二杯!”方诚咂了咂嘴,白酒就是不如啤酒好入口啊。

  “不要喝了!”邵一源突然说道。

  “哈哈哈,没事没事,说到做到,三杯就三杯!”方诚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微笑,手上还在倒着酒。

  方诚什么也东西也没吃,这样三杯白酒下去,对胃的刺激难以想象,他不能看着方诚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我说不要喝了!你的胃受不了!”看到方诚对他的话充耳不闻,邵一源气得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拍桌子,震得餐具哗啦一响。一瞬间全桌都安静下来,所有人大气不敢出。

  “邵医生可不能让我食言啊!我的胃嘛,早就好了,谢谢邵医生关心,医者仁心,真没说错!”方诚说着就要把酒往嘴里喂。

  “我!说!不!要!喝!了!”邵一源情急之下,下了座位快步走到方诚面前,死死抓住他拿酒杯的手,酒杯晃动,白酒打湿了两人的手。

  邵一源夺下酒杯,道了声失陪,拽着方诚走了。

  “你干什么?!放手!”方诚被邵一源连拖带拽带到了酒店的停车场才停下。

  “诚诚!你怎么这么不听话?酒精那么伤胃,你胃病刚好,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邵一源吼道。看着方诚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邵一源气得肺疼。

  “要你管?!邵一源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是我的什么啊,这样管我?是,我现阶段是要仰你鼻息过活,那又怎么样?你要再这么纠缠我,我明天就辞职!”方诚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邵一源怎么老是揪着他不放!

  “诚诚!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呢!这几年我已经改变了,你为什么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呢?!还有那个平安扣,你明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还给我退回来!”邵一源也濒临崩溃,方诚的戒备和躲避在两人之间筑起高墙,好像无论他说什么,方诚都充耳不闻。

  “平安扣?呵呵…邵一源,你给我滚!老子讨厌你,恨你,你给我滚!”方诚受够了邵一源的一厢情愿,对着他骂起来。

  “诚诚……”

  “喂,陶徳,你们到家了没有?现在能拐个弯来接我吗?对,出了点事,饭我不吃了,我要回家……”方诚拨通陶徳的电话,说他要回家,邵一源听到方诚当着他的面跟刚才那个来接孩子的外国人打电话,气极了,冲过去劈手打掉了方诚的手机。

  “邵一源!你有病是吧!”方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在地上摔成了三块,他彻底被激怒,跟邵一源厮打起来。

  “滚开!滚开!人渣!混蛋!”方诚想去拣手机,可是邵一源一抬胳膊封住了他的动作,把他向后一推摁在了墙上。

  “邵一源!王八蛋!你要干什么!唔唔……”方诚的被推倒在墙,头撞得他脑袋里嗡的一声,然后邵一源就扑上来强吻他,烫烫的呼吸喷到他脸上,方诚心里恶心的不行。

  “放…放开…呃,我叫你放开!”方诚曲起腿对着邵一源的脚狠狠碾下去,嘴上也找准机会一口咬住邵一源的下唇。

  “唔……”邵一源吃疼松开了胳膊。

  “啪!”方诚一巴掌甩在邵一源脸上,巨大的响声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传出老远。

  “人渣!混蛋!”,方诚骂完抹了抹嘴,飞快离开了停车场。等他回到酒店前门,陶徳的车也刚巧开到,方诚拉开车门跳上车。

  “开走!”方诚揉着被捏疼的胳膊没好气的说。

  “方方怎么了?怎么电话打到一半就挂了?出了什么事?我看你很急的样子。”陶徳担忧地问。

  方诚想起自己的手机还在停车场,肯定摔坏了,幸亏他把里面的照片都转存到了电脑上。“没事,遇到了个很讨厌的人,烦死我了……”

  “爸爸,你没事吧?”鼎鼎侧着身子问。

  “没事没事,大人们偶尔吵个架,没事的,乖宝。”方诚柔声安慰道。

  “今天就去你家吧,懒得做饭了。”方诚放松身体靠进座椅里,靠背碰到了他后脑勺被撞的地方,疼得他一个激灵,捂着头,方诚在心里一万次问候邵一源的祖宗十八代。

  “好的!我做美味的咖喱给你们吃!”陶徳再次推销起他唯一拿手的料理。

  “少放胡萝卜……”

  “不行哦,大人不能挑食。”陶徳对方诚摇了摇食指。

  酷!+匠b网唯一s正/版,其他☆都&是盗3版

  “啧,我今天这么不高兴,你都不会顺着我点?还是不是哥们了?”

  “不行,哥们是哥们,胡萝卜是胡萝卜,小鼎鼎都不挑食,你更不能挑,是不是,鼎鼎?”

  “嗯嗯,爸爸你不能挑食,这是个不好的习惯。”鼎鼎煞有介事地点头。

  “哎呀呀呀呀,你们烦不烦……”

  “鼎鼎,你看,你爸爸一点都不虚心,这不是好品质,你不要学他。”

  “嗯嗯,不学他。”

  “你们够了啊,还一唱一和了呢,快点开车,我饿死了,要吃饭!”

  “方方你刚才才说不让我开快的……”

  知道陶徳只是在故意逗他,方诚转转眼睛,“得,我说不过你们。我们现在玩一个谁先说话谁是猪的游戏,好现在开始!”

  “噗哈哈哈哈哈哈!”陶徳和鼎鼎欢快的笑声传出车外。方诚心头的阴霾在两人的笑声中消散了许多。

  在陶徳的家里吃过饭之后,方诚领着鼎鼎在他家巨大的浴缸里扑腾,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来。鼎鼎出来之后累得倒头就睡,方诚给他盖好被子,照例摸了三下额头之后掩上了门出来。

  陶徳坐在厨房的吧台边喝酒,看到方诚来了,示意他坐到对面。

  “方方,今天到底怎么了?”方诚上车的时候,陶徳注意到他的领口被扯开了,嘴还肿肿的,难道是遇到流氓了?

  “陶徳,差不多半个月之前,我遇到他了,鼎鼎的另一个父亲。”方诚给自己倒了杯洋酒,加了一块冰进去,拿在手里晃荡,晶莹剔透的琥珀色液体在灯光下闪烁着光彩。

  “所以今天也是……”

  “嗯,他说要跟我复合,你说我能答应他吗?”方诚凄然抬头,眼神空洞。

  “怎么能?!他,他不负责任的大人,害的你吃了很多辛苦,当时要不是我们找到你,你很危险!方方你不要被他再伤害!”陶徳着急,话说的不是很顺,但是意思没差。

  “是啊,当时要不是你们,我和鼎鼎都活不下来,谢啦,陶徳。”方诚碰了碰陶徳的酒杯,端起来抿了一口。

  “不用谢,你也帮了我很多。”陶徳写的关于方诚的研究报告,在生殖医学领域受到了极大的重视,陶徳因此也结识了不少国际专家。

  老外就是实诚啊,陶徳的团队在他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找到他,帮他做检查,给他接生,还帮他照顾了几个月孩子,直到他的身体完全恢复可以独立养育鼎鼎。对方诚来说,他只是给陶徳的研究提供了几组数据,签订了一个长期跟踪观察的协议罢了,而陶徳对他的帮助是巨大的,方诚感谢上苍,让他能在贵人的帮助下成功渡过难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 说:

  谢谢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